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
南浅沈希衍小说结局

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温言暖语

主角:南浅沈希衍
沈希衍很早以前,警告过南浅,骗他的下场,就是碎尸万段。偏偏南浅骗了他,对他好,是装出来的,说爱他,也是假的。从一开始,南浅的掏心掏肺,不过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她裹着蜜糖的爱,看似情真意切的喜欢,只是为了毁掉他。当所有真相摆在沈希衍面前,他是想将她碎尸万段,可他......无法自拔爱上了她。爱到发疯...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1 20:03:5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小说简介

今天给你们带来温言暖语的小说《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小说》,叙述南浅沈希衍的故事。精彩片段:南浅哪里喝得了那么多酒,找了个借口想走,秦副总怕得罪沈希衍不同意。她只好换了个说法,说喝太多不舒服,要去趟洗手间,秦副总……...

《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看着眼前反讽他的慕寒洲,沈希衍神情淡漠的,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

“听说,慕总在慕氏持有20%的股份,这次收购合并,应该拿到不少股份分红吧?”

“沈总,我只是慕董事长的养子,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公司又在我手里败了,他怎么会给我分红?”

别人怎么羞辱他,慕寒洲就怎么接招,丝毫不像手下败将,反倒有几分运筹帷幄的潇洒。

沈希衍凝着这样的慕寒洲,看了几秒后,端起酒杯,隔空敬了他一下。

动作表示尊敬,说出来的话,却是极尽羞辱。

“慕总,既然慕董不愿意给你分红,那来沈氏吧,我给你1%的股份,让你接手慕氏,任职执行总裁。”

让慕寒洲接手慕氏,还只给1%的股份,这是人能想出来的招数?

觉得沈希衍有些过分的南浅,在犹豫半晌后,忍不住开口接话。

“沈总,慕总是慕氏的人,作为沈氏的法务总监,我有必要提醒您,他来任职执行总裁这么重要的职位,风险系数太大。”

南浅为沈氏考虑的话,在沈希衍听来,只是为了帮慕寒洲解围。

“南总监,我做的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

“我没有指手画脚,我只是......”

“你就不能像陆芷一样,安安静静坐着?”

陆芷听到这话,睨了眼阴晴不定的沈希衍,又看了眼对面被针对的南浅,目光多少是有些探究的意味。

毕竟在陆芷的印象里,沈希衍从小到大,从未跟一个女人说过这么多话,哪怕仅仅只是针对。

接收到陆芷怀疑的眼神,南浅也觉得自己过于冒进,连忙收声低头,不再插话。

她闭上嘴,沈希衍清冷的视线,这才转移到慕寒洲身上。

“慕总,我的提议,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

慕寒洲直接给出答复。

“我接受。”

南浅脸色一僵,有些难以置信的,侧眸看着慕寒洲。

沈希衍也同样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明知是折辱,还答应下来,是心理素质太好,还是有其他打算?

沈希衍看不透慕寒洲的心思,捏着酒杯,迟疑两秒后,冷淡开口。

“慕总不必这么着急答复,免得入职后,又跑来找我离职。”

沈氏和慕氏的人向来不和,他要进了沈氏,多的是人给他使绊子。

这一点慕寒洲自是清楚的,却丝毫不在意。

“沈总敢让我任职,我就不会提离职。”

既然对方上赶着进坑,抛出橄榄枝的沈希衍,自然也不会阻止。

“那就提前恭喜慕总,加入沈氏。”

慕寒洲端起酒杯,隔空遥遥敬了沈希衍一杯。

“以后,还请沈总多多指教。”

轻抿着红酒的沈希衍,勾起唇角,淡漠一笑。

两人之间的交锋,刚告一段落,主持人就邀请沈希衍上台讲话。

聚光灯打在沈希衍的身上,泛出耀眼夺目的光。

大家追随着灯光,纷纷看向沈希衍。

灯光下的男人却没动,低沉深邃的眸子,在看向慕寒洲时,溢出一丝嘲弄。

“慕总刚加入沈氏,上台说几句吧?”

沈希衍话音刚落,宴会厅里,一片哗然。

“慕寒洲脑子抽了吧,怎么会加入沈氏?”

“没人要的狗,哪里朝他招手,就往哪里钻呗。”

“但他好歹是慕董的养子,慕氏刚落魄,他就临阵倒戈,这也太没品了吧?”

“都说是条狗了,难不成,你还指望一条狗有品?”

这些话,难听至极,南浅气到捏紧拳头。

慕寒洲却不在意,在无数谩骂、嘲笑声中,缓缓起身。

主持人看到他上台,笑着把话筒递给他。

慕寒洲接过,开口说话,却没声音传出来。

“哦,不好意思,这支话筒是沈总专用的,你还不够格,所以发不出声......”

主持人说完,取来一支儿童用的小话筒,递给慕寒洲。

“用这支,比较符合你的身份。”

台下的人,看到这滑稽的一幕,霎时笑得前俯后仰。

望着站在台上,被主持人戏谑、被所有人嘲笑的慕寒洲,南浅眼底流露出担忧的情绪。

他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总裁,不过一朝落魄,就被这么多人践踏,命运待他真是不公。

坐在对面,把玩着香烟的男人,抬起淡雅如雾的黑眸,隔着昏暗光线,淡淡凝着南浅。

她的视线,从始至终,只关注着慕寒洲,没有看他一眼,沈希衍不禁勾起唇角,冷嗤一声。

“秦副总,慕总刚上任,你们没有表示吗?”

坐在不远处的秦副总,正跟着大伙儿一块嘲笑慕寒洲呢,听到沈希衍的暗示,连忙举杯起身。

“哎,各位,听我说一句。”

秦副总有话要说,宴会厅里的嘲笑声,逐渐收敛起来,等彻底安静下来,秦副总这才号召大家。

“慕总刚任职分公司执行总裁,我们做同事的,是不是得给他敬杯酒,再道一声喜啊?”

“那必须的!”

在众人一口同声之下,秦副总开始撺掇大家,给慕寒洲敬酒。

每人敬一杯,慕寒洲必须一杯到底,要是不喝完,那就是不给同事面子。

看到慕寒洲喝完一杯,又被灌一杯,南浅皱了眉。

慕寒洲缺了一个肾,更是不能喝酒。

这么多酒灌下去,他的身体,肯定承受不住。

南浅想了想,直接起身,走到台上,挤进人群,一把拽住慕寒洲的手。

“慕总,我有急事找你,要不你先跟我出来一下?”

南浅来解围,慕寒洲也就顺势放下酒杯。

“各位,不好意思,先失陪。”

南浅在同事们诧异的目光中,拉着慕寒洲,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她全程没有看沈希衍一眼,似乎只要有慕寒洲在,就会忘记他的存在。

隐匿在暗处的男人,凝着两人牵手离开的背影,深邃的脸庞,骤然阴暗下来。

“阿衍,你怎么了?”

听到陆芷的声音,沈希衍阴冷的神色,恢复自然,捏紧酒杯的手指,也逐渐放缓。

“我去抽根烟。”

陆芷想跟着起身,沈希衍淡漠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别跟过来。”

陆芷心口一沉,有些失落,却没有任性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