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无弹窗在线阅读

2024-06-11 23:46:00   编辑:萌果果
  • 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

    沈希衍很早以前,警告过南浅,骗他的下场,就是碎尸万段。偏偏南浅骗了他,对他好,是装出来的,说爱他,也是假的。从一开始,南浅的掏心掏肺,不过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她裹着蜜糖的爱,看似情真意切的喜欢,只是为了毁掉他。当所有真相摆在沈希衍面前,他是想将她碎尸万段,可他......无法自拔爱上了她。爱到发疯...

    温言暖语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 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的主角是[角色],作者温言暖语把[角色]描绘得有血有肉,看完全篇非常过瘾,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讲的是:沈玉喘息的样子,更刺激了镇北王,他似乎很享受沈玉经受不住的模样,尤其是沈玉颤抖的睫毛仿佛扫在他的心上,镇北王再次……

《南小姐别虐了,沈总已被虐死》 第4章 免费试读

第4章

南浅送完慕寒洲,回到自己家,已经凌晨一点,洗洗漱漱完,将近两点。

她累得不行,沾着床,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就收到总裁办发来的通知。

各位高管,今晚六点,麦豪斯大酒店,举办庆功宴,所有人不得缺席。

看到这条消息,南浅微微怔了怔。

往常举办宴会,都是提前一周通知的。

这次庆功宴,时间安排得这么紧迫,就好像上层临时起意。

南浅有些疑惑,却没多想,跟其他高管一样,例行回一句收到,放下手机起床。

她是沈氏法务风控中心的负责人,也隶属于高管,这种宴会,不想参加,也得参加。

南浅起来收拾完,去了趟礼服馆,订了套晚礼服,又去做了个造型,化了个简单的妆。

像沈氏这种数一数二的公司,开庆功宴,合作方必定会来祝贺,形象上面,不能有损。

南浅做完妆造,换完礼服,等时间差不多,开车前往麦豪斯大酒店。

来到宴会厅门口,打算进去时,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开过来,停在面前。

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着一袭纯手工定制西装,高贵优雅的模样,宛若名画里走出来的贵公子。

他看到南浅,当没看见,直接移开视线,迈开修长大腿,绕过车头,走到另一侧。

里面的女人,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放到他的手心,再借助他的力量,从车里,缓缓走了下来。

“谢谢。”

女人站稳后,仰起小巧的下巴,恬静一笑。

她长得很好,肤若凝脂,双瞳剪水,笑起来,更是美艳动人。

那身米白色礼服,穿在她的身上,衬得身姿优美,气质典雅。

这样好看的女人,南浅没有见过,至少沈希衍没有带出来过。

面对女人的道谢,沈希衍没说什么,只伸出手,牵住她的手。

他紧紧牵着女人,踩着红毯,步上台阶,往宴会厅里面走去。

同南浅擦肩而过时,沈希衍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像不认识。

南浅也没太大的反应,只是有一瞬间,感觉到有一点点泛酸。

可能是因为,跟着沈希衍以来,他从未亲近过除她以外的女人吧。

现在亲眼看到他带着别的女人公然出席宴会,有点酸涩也正常。

不过......

南浅伸手,按了按心口,问自己,酸什么呢?

从一开始,沈希衍就说过,只跟她玩地下情,别妄想他会公开承认她。

她于沈希衍来说,不过是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

一个工具,最好不要产生不该有的情绪。

更何况,她的确不能。

不能......爱上沈希衍。

南浅垂眸,在原地,静默两秒后,收起情绪,提起礼服裙摆,走进宴会厅。

里面金碧辉煌,水晶吊灯闪烁着耀眼夺目的光芒,萨克斯曲于厅内,低沉环绕。

沈希衍牵着女人,如众星捧月般,在精英才俊们的拥戴下,落座于主位沙发区。

他坐下后,随着主持人宣布宴会正式开始,厅内明亮璀璨的灯光,渐渐暗下来。

台上的主持人,走完枯燥流程,高层们,以及前来祝贺的合作方,纷纷上前敬酒。

人太多,南浅去不去,无所谓,反正没人会记得,她便挑了个角落,安静坐下。

旁边几个年轻女同事,在聊八卦,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一字不落传过来......

“我来沈氏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沈总带女伴,有人知道那是谁吗?”

“陆家二小姐,也是沈总的青梅竹马,这几年在国外进修,刚回来。”

一位资历比较深的高管,回了一句,旁边几个女同事,立即围过去。

“是青梅竹马,还是女朋友啊?”

那高管一边晃着红酒杯,一边摇头。

“那我不清楚,不过刚回来,沈总就带着出席宴会,女朋友八九不离十。”

几个女同事闻言,像是磕到了糖,一脸蜜汁微笑。

“诶,你们说,沈总待会,该不会上演一出官宣的戏码吧?”

“沈总要是真的官宣,那今晚的庆功宴,可就有点意思了......”

南浅握着酒杯的手,微微紧了紧。

她抬眸,隔着人海,看向灯光下的沈希衍。

他正侧头,低眉含笑的,望着陆小姐。

这样的沈希衍,是南浅从未见过的。

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这种氛围有点闷。

她放下酒杯,起身,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在洗手间里,待了好一会儿,她才出来。

但好巧不巧的是,在走廊撞见沈希衍和陆小姐。

她要是走过去,必然会跟两人打个照面。

倒也没什么,就怕生性多疑的沈希衍,以为她不怀好意。

她下意识拐个弯,往旁边安全通道口走去。

也不是有意要偷听,但两人的对话声,还是不远不近的,传进耳朵里。

“阿衍,几年没见,你怎么还学会抽烟了?”

阿衍......

南浅偶尔也这样叫,是沈希衍允许的。

还以为被他允许,就是独一无二的,却没想到不足为奇。

“打发时间。”

男人淡淡回了一句,从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情绪起伏。

他性子淡,面对任何人,任何事,通常都是清清冷冷的。

南浅习以为常,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陆芷,更是习惯了。

“还是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嗯。”

男人应了一声,似乎没什么多余的话要跟她说。

陆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提步,走到他面前。

“阿衍,我们之间的婚事,你什么时候公布啊?”

婚事......

原来他们有婚约在身。

她还以为只是青梅竹马。

南浅攥紧手心,想等沈希衍回话,却一直没有等到他开口。

她悄悄探出头来,看见立在落地窗前的沈希衍,摸了支烟,打火点燃,放在唇边吞云吐雾。

烟雾弥漫下,英俊深邃的脸庞,晦暗不明,连神情都看不太真切,更别说眼底含着什么样的情绪了。

他吸了几口烟后,不知道跟陆小姐低声说了句什么,就见陆小姐忽然激动地扑进他的怀里。

沈希衍推没推开对方,南浅没敢再看下去。

其实也不必这样,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她,就是胆怯了。

她怕沈希衍不但没推开,反而还像搂她一样,将对方搂进怀里,这种情绪是不该有的,可她还是有了。

南浅不自然的,仰起后脑勺,轻轻靠在墙壁上,等走廊外面,传来远去的脚步声,她才敢走出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