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元杳九千岁章节免费试读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扶妖

主角:元杳九千岁
一道天雷,把元杳劈成了小奶包,她爹还是个大奸臣,人称九千岁!九千岁长了张祸国殃民的脸,却行事狠辣,掌控前朝后宫,权倾天下。自古,大宦官没一个好下场......为了活命久一些,元杳伸长小短手,到处抱大腿。小皇子们:“招惹你的家伙,已经被我打得满地找牙。”世子和小侯爷:“抓你去做人质的敌国奸细老巢,已被团灭。”小公主们:“乖,过来姐姐抱。”当团宠的感觉,好好哦!元杳:“说来惭愧......”“既然惭愧......”邻国的漂亮质子抓着她:“除了我和你爹爹,离别的男子远一点!”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04 09:52: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别扭的小漂亮

熊孩子!

长本事了!

一个小屁孩,竟然敢当着她爹九千岁的面说要揍她!

看她不给他点脸色看看!

元杳黑白分明的眼珠转了转,哭出声来:“哇......”

林玄瞳孔放大:“喂!你哭什么哭!”

元杳抱着九千岁,哭得更大声了。

场面之混乱。

霎时间,整个广场的人全朝这边看了过来。

只见,让人闻风丧胆的大奸臣九千岁,风姿翩翩、风华绝代,弯腰揽着个白**嫩的奶团子,眉眼含笑,轻言细语地哄着。

奶团子扎了对可爱的小丸子,像小仙童一般,手也短,腿也短,可爱得不像话......

九千岁给元杳擦了眼泪,衣袖一挥,吩咐道:“来人,把定军侯府的小侯爷给本座宰了,拖出去喂狗!”

大奸臣要杀人啦!

幼学班,胆小的孩子直接吓了哭出声:“呜哇,娘,怕怕......”

不仅其他小萝卜头怕,元杳也挺怕的。

依九千岁的性格,说杀人就杀人。

林玄虽然讨厌了点,但罪不至死,充其量就是个没教育好,胡说八道的熊孩子罢了。

而且,杀了定军侯府小侯爷,人家不得找九千岁拼命?

到时候,只怕她这个女儿也要跟着遭殃......

想着,元杳连忙,抓紧九千岁衣衫:“爹爹,其实吧,他也没这么坏,还是别杀他了吧......”

熟料,林玄并不领情:“呸!有本事杀了我啊!”

元杳惊呆了。

这熊孩子,上赶着送人头呀!

这时,一道轻快的笑声传了过来:“林玄,听说,前阵子,你爹不让你骑马,就牵了头驴子来骑,结果,你脑袋挨了一下,躺了一个月,是真的吗?”

这不是在说他脑袋被驴踢了吗?

林玄红了脸,气得咬牙切齿:“谢!执!”

有小女孩惊呼:“呀!是谢小世子来了!”

元杳闻声回头,就见到一个身着黑色紧身衣袍、头发高高束起、皮肤偏黑、眸若星辰的男孩,男孩约摸十岁左右,走路带风、意气风发。

谢执已经足够吸引目光,可比他更引人夺目的,是他身旁的白衣长发的小少年。

小少年大约七八岁,比谢执矮上一个头,身型单薄,细长眉,瑞凤眼,眸光好似漫天星辰,清澈又璀璨,高挺的鼻梁下,唇色苍白如纸。

往广场上一站,整个人白得似乎在发光,自带美颜和柔焦。

一阵风拂过,小少年摇摇欲坠,蹙了眉头,抬起手,手背轻轻抵上苍白的薄唇,低低咳嗽......

他可太好看了吧!

好看的人,连蹙眉、咳嗽这种动作,都特别赏心悦目!

不知不觉的,广场上的学子全都噤了声。

元杳也看痴了:“这哪是凡人?这是小仙男吧......”

谢执走到元杳面前,挡住她看小仙男的目光,冲她眨了一下眼,朝九千岁行了个礼:“见过九千岁。”

九千岁轻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谢执眉峰挑了一下。

这时,白衣小少年已经走了过来,他先是扫了眼只比他膝盖高一丁点儿的元杳,接着,姿态端正地对九千岁拱手:“楚国云潺,见过九千岁。”

楚国的?

那不就是楚国的小皇子吗?

原来,他叫云潺?

真是个漂亮的崽呀!

就在元杳胡思乱想之际,云潺和谢执已经走至林玄那排队列,和元杳一起分进了新生班。

至此,除了水土不服、爬不起床的西丘国小皇子外,所有学子全都到齐。

新生的入学礼,正式开始。

所谓入学礼程序,有正衣冠、跪九叩拜师、净手净心、在眉心点朱砂开智等......

一通流程结束,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元杳的小身体支撑不住,哈欠连天,困得昏昏沉沉的。

入学礼后,夫子给学子们分发了书卷、笔墨纸砚,一通嘱咐,就放学了。

元杳双手抱着比她脑袋还大的书卷,迈着小短腿,哼哧哼哧出了学堂。

学堂外,其他小萝卜头有爹娘接,早早往大门口跑了,唯独元杳、谢执和楚国小皇子云潺没爹娘接......

云潺肤色白得近乎透明,一手掩唇,一手抱了书卷,缓步朝外走。

小仙男好柔弱呀!

怜爱了。

元杳动了恻隐之心,刚想上去扶他,就见谢执挡在她面前:“嘿,小杳儿。”

元杳抬头,好奇地看着谢执:“怎么了?”

谢执冲她挑了一下眉,从怀里掏出个巴掌大的铁盒:“小杳儿,这是我从南边给你带的礼物,快收下。”

礼物?

元杳顿时笑容灿烂:“什么礼物呀?”

“花籽。”谢执笑眯眯的道:“这可是我亲手摘的,你可要好好种。”

花籽?

好东西呀!

这个季节,刚好是种花的好季节!

元杳单手抱了书,吃力地伸出另一只手去接。

“好好种,开花了,记得告诉我啊!”谢执哈哈笑了两声,潇洒离去。

元杳看了眼铁盒,再抬头,只见云潺的虚弱背影,至于谢执,早就没了踪影。

撇了一下小嘴,元杳抱着书卷,吃力地追上云潺:“那个......”

云潺闻言,脚步顿了一下。

元杳迈着小短腿,小跑到云潺身边,仰头问他:“你生病了?我帮你抱书吧?”

云潺眉头轻皱了一下,绕开她,自己往前走。

哇,好有脾气呀!

跟他说话,竟然还不搭理人的!

没礼貌的臭小孩!

什么小仙男呀?就是个小别扭!

元杳一生气,索性不管云潺,自己往外走。

很快,云潺就被甩在身后。

国学院大门,丹青早就候着了。

见元杳抱着书,丹青连忙让人接了书,而她也上前抱起元杳,关切地问:“郡主累不累?”

元杳点点头:“累。”

这副身体实在太小了,没有足够精力支撑着她大大的灵魂。

丹青笑了一下,伸手,掀开车帘。

一道白色身影,忽然蹿了出来。

元杳一喜:“汤圆!”

虎崽崽竟然也来接她了!

元杳连忙从丹青怀里挣脱,想要伸手去抱汤圆。

然而,汤圆竟绕过她,飞快地向她背后蹿去。

元杳大惊,连忙转身。

只见,云潺正扶着门框,似乎是在喘气,柔弱不已。

锁定目标,汤圆“嗷”了一声,冲云潺奔去。

不好!

元杳顿时后背发凉,扯着小奶音惊呼:“云潺,快躲开!”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