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多养几天拉出去卖
多养几天拉出去卖温婉宋三郎目录 多养几天拉出去卖小说阅读

多养几天拉出去卖叶染衣

主角:温婉宋三郎
上河村最有学问的宋家三郎娶了个小哑妻。小哑妻身段好,模样俏,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就是不会说话。继母说她便宜,五两银子就能换——温婉白眼。妯娌笑她命苦,被人欺负都还不了口——温婉白眼。算命先生说她旺夫,将来必定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温婉眉开眼笑:这个好。【小哑妻谋婚篇】为给继弟交束脩,继母五两银子卖温婉,要给瘸子做续弦。温婉捏紧小拳头,坚...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5-04 09:50:1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多养几天拉出去卖》精彩章节试读

温婉答应了嫁,周氏这些天精神抖擞,对她是越发“好”了,大清早的,温婉都还没起床,周氏就已经把早饭做好,还亲自端来温婉房间,去镇上的时候不忘帮温婉带些珠花。

温婉知道周氏是为了贪图宋家的彩礼,她也不挑破,周氏送来的东西,照收不误。

相比较周氏的“热情”,温父则显得冷静许多,从田里回来就一个劲地抽闷烟。

温婉多少能感觉到,她爹其实并不希望她嫁到宋家去,可她没办法出面跟温父解释。

一来自己不会说话,解释不了那么多。

二来,自己和宋三郎本来就只见过几次面,哪怕这里是乡下,也格外注重男女大防,她总不能告诉她爹,她跟宋三郎打过交道,并且还是她逼着宋三郎娶自己的。

否则要是传出去,她这张脸就真没地方搁了。

好在宋家那头速度快,宋巍没几天就亲自来了一趟温家。

温婉自然是不适合出去跟他见面的,她躲在自己屋里,悄悄掀开一条门缝注视着堂屋的动静。

周氏被温父叫了出来,在水井边洗衣裳,堂屋里只剩温父和宋巍两人。

温婉不知道宋巍跟她爹说了什么,只知道宋巍走的时候,温父亲自送他出的门,温婉从门缝里看到她爹的脸色比前两日缓和了不少,对宋巍的态度似乎挺不错。

温婉还瞧见,宋巍临走前转头朝着她这个方向看了一下。

那双湛黑的眸子,哪怕之前就已经得见过,被他这么望上一眼,温婉仿佛又回到被他在村学抓小辫子的时候,心砰砰跳个不停。

她背过身靠在门板上抚了抚胸口,等宋巍离开后才推开门。

温婉追出去好远,宋三郎已经不见了身影。

原本她是想问问宋巍和她爹说了什么,可一想,宋巍肯定看不懂自己的手语,心下作罢,扭身准备折回去。

泡桐树后面突然传来低沉好听的嗓音,“在找我?”

温婉吓了一跳,回过头。

宋巍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立在她身后,目光正注视着她。

“……”冷不防遇上这样的场面,温婉有些措手不及。

宋巍垂眸,小姑娘的眼神格外倔强,似乎在责怪他突然跑出来吓人,他暗暗失笑。

温婉心中轻哼一声,扭开头去,不想理他。

转身之际,手腕被男人宽厚的大掌握住。

温婉怔愣住,还来不及反应,手里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她低头,见到是一本线装书。

“我亲手抄的。”宋巍说:“里面是千字文,你按照自己背的顺序,从第一个字开始数,就知道哪个字该怎么念了。”

温婉捏紧书脊,心绪翻涌,抬头看宋巍时,眼中多了一抹感激。

为了能匹配读书人,她一直以来都想学认字,可是女子读书向来被人说道,况且书太贵了,她买不起,只能去村学偷听,然而学了这么久,都没什么进展。

宋巍这份礼物,算是帮了她大忙。

头顶又传来他低缓的声音,“你先记,至于如何写,等你过门,我再亲自教你。”

这话听得温婉耳朵尖微微发烫。

收了书,她做了个“谢谢你”的手势。

宋巍颔首:“你喜欢就好。”

温婉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试探性地用手比划:你看得懂我说什么?

宋巍但笑不语。

——

回家的路上,温婉仍旧觉得不可思议。

宋三郎身边又没有不会说话的人,他们俩才见过几次面,他为什么能轻轻松松就看懂一个哑巴的手语?这太让人惊讶了。

宋巍这次来温家,给温父买了上好的茶饼和一坛子酒,给周氏的是两匹碎花布,看样子也不便宜,另外给温顺买了不少零嘴。

周氏得了好处,两眼笑眯眯的。

温父也面带笑容,不过温婉看得出,他并非是因为那几个茶饼和那坛子酒。

至于她爹为什么突然之间转了态度,恐怕得问问宋巍白天到底说什么了。

吃食和衣裳,温婉都不稀罕,宋巍的手抄本才是她认为最宝贵的礼物,晚上关了门,兴奋得睡不着觉,点了油灯用手指着书本上的字一个字一个字地默念,认真又仔细。

大概是怕她看不明白,宋巍的字稍稍放大了些,一笔一画都写得端端正正,十分清楚。

他的字挺好看,至少是温婉目前看过所有书本上最好看的字。

因为熬了夜,温婉第二日起得晚了。

周氏难得的没有因此给她脸色看,亲自来敲门,手上端了一碗碎米粥、两个白水煮蛋和一碟酸萝卜丁。

温家很少有这么丰盛的早饭。

见温婉有些发愣,周氏笑道,“都快出门的姑娘了,是该好好养养,咱们婉娘长得好,要是再养细嫩一些,宋家三郎没准会更喜欢。你快吃,吃完我带你去镇上裁布做新衣裳。”

——

想到自己就快嫁人,温婉挑了个大晴天,跟温父打了个招呼想去她娘的坟前拜拜。

温父听到这话,恍惚了一下,说陪她一块儿去。

父女俩在温婉生母陆氏的坟前站了许久,温婉弯腰除了除杂草,给她娘点了香,烧了些纸钱,又供上几个自己做的饼子和来时路上采摘的野果,这才跪下实实在在给她娘磕了三个响头。

温父也蹲下来烧纸钱,低声说了几句。

温婉听到了,温父是告诉陆氏,女儿即将嫁去好人家享福,让她不必挂念。

温父平日里话不多,今日能在陆氏坟前说上这么几句,实属难得。

温婉一直没弄清楚她娘的死因,只是听人说她娘不是平江县的人,她爹早年做过走货郎,有一年出去的时间久,回来的时候带了个挺着大肚子的美妇人,那美妇人便是她娘陆氏,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温婉。

陆氏是在温婉三岁那年没的,据说是死在外头,尸身都没回来,如今的坟包只是座挂了名的空坟。

温婉学会手语以后问她爹,她娘怎么死的,她爹告诉她,他们拿货回来的路上遇到暴雨,小河涨水,她娘被河水冲走了,找不到尸身。

温婉觉得她爹可能没把实话说全,不过问了几次,温父都是一样的说法,她就不再问了。

烧完纸钱,温父拍了拍手上的灰,这才摸摸温婉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你三岁那年贪玩掉进了冰窟窿里,当时外面天寒地冻,谁都没发现,得亏宋三郎路过,及时救了你一命,你才能活到今日,他虽然大你一轮,心眼却实在,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你嫁过去,他往后都不会亏待你。”

温婉抬起头,面上写满了惊讶,三岁的事,她早就不记得了。

温父解释,“就是那一次,你回来后起了高烧,把嗓子都给烧坏了。”

温婉听明白后,有些好笑,合着这位未婚夫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