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王妃又开挂了
《王妃又开挂了》苏月凌陆孤珏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王妃又开挂了槿染汐

主角:苏月凌陆孤珏
大婚之日遭遇不测,苏月凌九死一生才赶到新婚礼殿,却看到自己的新郎跟别人拜堂。“本宫喜欢的本就是苏婉儿,让她替你是本宫的意思!苏月凌,你这样轻贱,怎么会有好男儿要,若是跪下来求本王,还能给你个侧妃的位置。”原以为她会苦苦哀求,谁知她竟潇洒的摘了凤冠霞帔,还说要退婚,一定是疯了!就在众人准备看她笑话时时,权倾天下的摄政王突然到场,一脸宠溺的看着她:“谁说她没人要?”......苏月凌原来是个又傻又自卑的,一直卑微的讨好继母渣妹,却换来被谋财害命的下场。现在的苏月凌,是魂穿过来天才神医!医术妙手回春,经商出神入化,权术兵法样样精通,一路开挂,成为京城人人追捧的对象。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03 15:04:5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王妃又开挂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小姐,是秋菊!她故意逼我们这样说,不然她就让她姐姐秋月对你不利!想必她一定是知道您要回来,想破坏我们的关系。”

“是啊,我们也是为了您才这么说的!秋月陪您嫁过去,若是想对您不利,轻而易举便可下手啊!”

“是吗?可是据我所知,秋菊和秋月向来不和。”

苏月凌冷笑一声,这俩丫鬟编的理由也太没水准了些,果真是把原主当傻子了!

原主因为从小缺爱,把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丫鬟当好姐妹,平时都是纵着她们。

可她苏月凌,不是那么好哄骗的!

“掌嘴!”

苏月凌冷冷道,声音带着十足的威慑力。

她一声令下,在场的丫鬟愣了几秒。

没多久,刚才一直默不作声的秋菊上前,狠狠抽在香秀和香兰脸上。

香秀倒算是老实,挨了一巴掌,捂着脸哭。

香兰却十分不服气:“小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是最好的姐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就不怕我们再也不理你了!“

闻言,苏月凌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接着打!”

秋菊刚才还有一点顾忌,听到苏月凌这句命令,顿时放下了顾虑。

“你们是什么身份,也配自称是小姐的姐妹?”说完,便狠狠的打了香兰几,巴掌!

这几,巴掌下去,香兰彻底恼了:“你敢打我!我可是王管家的人,就是小姐都要怕王管家,你个下等丫头你怎么敢?”

“王管家是么。”苏月凌抬眸:“把人叫过来。”

见识到了苏月凌的厉害,旁边的丫鬟哪儿还敢不听,立刻就把王管家叫了过来。

王管家急匆匆的赶过来,见到香兰这幅狼狈模样,嘴角抽了一下,这下手够重的。

这府上谁不知道香兰是他的人,把人打成这样,明显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啊!

“是谁把香兰打成这样?哪个敢这么放肆!”

“本小姐打的,怎么,管家有意见?”苏月凌余光瞥向他,轻飘飘回道。

王管家一愣,没想到这个废物小姐敢打人:“小姐,香兰是犯了什么错您要下这么重的手,就算是犯了错也不至于得理不饶人不是?您是将军府小姐,怎么能跟一个下人计较呢?”

“王管家是在教本小姐怎么做事吗?”苏月凌倏地看向他,凌厉的眸子带着寒芒。

王管家一震,不由得惊讶,苏小姐......不该有这种气场啊。

“怪不得下人们都说,本小姐怕管家,原来管家这般厉害,倒是教训起本小姐了。难道王管家还不知道,奴大欺主按我朝律例,当斩!”

王管家被当斩那俩字吓得一激灵,这句话提醒了他,苏月凌再怎么样也是将军府嫡小姐,他不过是个下人,善于审时度势的他当即便跪了下来。

“奴才不敢!”

香兰看王管家就这么跪下顿时急了:“王管家,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给这个小**跪下呢?你怕她做什么!她不过是个废物啊!”

话音还没落,王管家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放肆,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侮辱小姐!”

这一巴掌力度不小,直接将香兰扇的半边脸充血,顿时痛的哭天抢地。

苏月凌半点也不同情,眼底全然是冷漠:“聒噪!拖到后山,让她自生自灭去吧!”

“嘶——”众人听到这句话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说是自生自灭,其实是死路一条啊!谁不知道,后山有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野狼,顷刻间就能活活将人撕碎,连个尸首都剩不下。

苏小姐这也,太狠了!

见识了这般手段,在场的丫鬟更是不敢忤逆半点,当即就拖着大喊大叫的香兰送去了后山。

没多久,后山便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听的众人心颤。

“你们也不必怕,本小姐向来赏罚分明,忠心的人,不仅不会有事,还会得到本小姐的重用。”

看着惶恐的众人,苏月凌轻声开口,她只是杀鸡儆猴,可不想把下人都吓跑。

“只不过,你们要明白你们效忠的人是谁。这里是将军府,主人只有两个,就是我爹和我,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下人们点头如捣蒜,尤其是香秀。

她看到香兰的下场,现在怕的要死,不知道等一会小姐会怎么罚她,连忙求饶。

“小姐,求您饶了我吧,奴婢这么做都是柳夫人教唆的,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奴婢,奴婢以后一定会誓死效忠小姐的!”

苏月凌其实已经猜到了,柳夫人形象慈善宽厚,和丫鬟们走的也很近,这俩小丫鬟还以为柳夫人是心疼她们,才教她们偷懒讨钱,殊不知,她只是利用她们罢了。

苏月凌可没忘记她刚才那副嘴脸,这样的丫鬟,是留不得了。

不过恶人自有恶人磨。

苏月凌唇角一勾:“你想要活命,也不是不可以,以后你就跟着柳夫人,那边若是有动静随时向我汇报。”

“若是她不要你,或者发现了你,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奴婢遵命......”虽然很不情愿,但香秀此时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只是,小姐明显是给她出了个难题。柳夫人那样精明,在她身边做卧底有多难可想而知......

苏月凌没再管她,而是径直回屋。

原主的闺房倒是很气派,床和桌凳都是番国进贡的金丝楠木制成的,被子床盖都是上好的绸缎,就连烛台都是纯金打造的。

外界都说原主嚣张跋扈,只要是她看上的都要抢过来。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东西是是柳氏想要,又不想落下不好的名声,所以教唆她去做。

而原主为了讨好柳氏,只要是柳氏母女想要的,她都会想办法得来,小心翼翼的讨柳氏开心,为的不过是想得到一点母爱。

可柳氏不过是利用她罢了,最后东西落到柳氏手里,嚣张跋扈欺男霸女的名声却安在了原主身上。

所以,原主嚣张跋扈是假,内心自卑可怜才是真,否则也不会因为缺爱,连下人都去讨好。

可怜她这样的讨好柳氏和苏婉儿,甚至给苏婉儿一起嫁入太子府的机会,却换来苏婉儿一刀一刀将她凌虐至死!

“苏月凌,凭什么你是嫡我是庶,从小到大什么都是你的,你能做太子妃我只能做陪嫁!

凭什么你天生长了那么一张貌美如花的脸!而我在你旁边,从来都不会被人注意到!

凭什么!我好恨你!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你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好像一切都是你施舍给我的一样!哈哈,除掉你,一切都是我的了!”

想到原主死前,苏婉儿说的一番话,苏月凌攥了攥拳头。

人心不足。

有些人,你给她的多了,她反而觉得一切就该是她的。

苏月凌能感受到原主死前承受的痛苦和悔恨,她是真的替原主不甘!

“既然用了你的身子,以后,我就是你,属于你的一切,我替你夺回来!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苏小姐倒是御下有方。”

忽然,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从房梁上传过来。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