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
姚思滢禹宸睿《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月小隐

主角:姚思滢禹宸睿
姚思滢辅佐三代帝王,从垂帘听政的太后到太皇太后,这一生她荣耀至极,唯一的遗憾是爱而不能。一朝重生,空间傍身,灵泉灵药,信手拈来!从前她吃尽了苦,今后只想要甜,就从那个她垂涎了半辈子的男人开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03 15:04:5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姚府门口此刻整整齐齐地摆着几件上好的黄花梨木家具,其实这些家具都是姚明浩自己给淘来的,但荣阳郡主看不上眼,不过对于一般的人家顶好了。

这不收拾整理出来便能瞧见这家具纹理细腻,还透着沉厚的油光。

“你这家具真要拿来卖啊?”姚府所在的这条街上,里里外外地住着好几个官户人家,这不前来过问的正是对门李御史家的仆妇。

青桃看了一眼姚思滢,她正好端端地坐在一旁的圈椅上,见青桃的目光望了过来,她对她点了点头。

青桃立马便如打了鸡血一般,挺起了胸脯,“咱们大小姐说了,价格合适,只要出钱就卖!”

“那位还是你们大小姐呢?!”李家的仆妇扫了姚思滢一眼,这位大小姐长得挺俊,就是人看着有些瘦弱,那一身粗布衣裙太打眼了。

她是听说姚府刚接回来一位大小姐,却也没想到是这般模样,这吃不饱穿不好还弄得要便卖府里的家具换银子,足可见荣阳郡主这位继母心眼有多黑,明着虐待自己的继女啊。

有李家仆妇凑上前去,其他几家的丫环仆妇也都凑了过来,热闹谁不爱看啊,趁着询问家具的机会,打听一点姚府的内幕才是真,回头说给自己主子听,那不又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么?

“这张黄花梨木的三弯腿圆几是真的好,色泽黄润、材质细密、纹理柔美,”张侍郎家的帐房老先生也凑了过来,来回抚摸如获至宝,略带激动地问道:“闻着还有沁人的芳香,这圆几怎么卖,我买!”

“老先生真是好眼力,这圆几不贵......”青桃真的觉得她有卖东西的天赋,这越卖货口舌还越好了,转头见姚思滢给她比了五根手指,青桃立马大气道:“就卖五两银子!”

五两?

姚思滢扶额,她的意思是五十两,算了,贱卖就贱卖吧,反正是姚府的东西,她又不心疼。

只是一般的黄花梨木都不只这个价格,这可是上百年的老木料做的。

黄花梨木心材生长极其缓慢,数十年内基本看不到心材,用于制作家具的心材需要成长四五十年以上,但是木性极为稳定,不论寒暑都不变形、不开裂、不弯曲,有一定的韧性,可以作各种异形家具,如三弯腿,其弯曲度很大,只有黄花梨木才能制作,其他木材恨难胜任。

所以说黄花梨木里的三弯几也是一个特色。

“我买了!”帐房老先生立马便给了银子,好似还怕青桃反悔似的,抱着这圆几便一溜烟地跑没了。

有了张家老帐房老生开口,其他人都在争相挑选好不热闹,还有嘴皮子利索的在和青桃来回砍价。

姚思滢乐得在一旁看青桃收银子。

“姚思滢,你疯了不成?!”平地一声吼,所有人都惊呆了,目光纷纷转向发出声音的少女。

姚思嘉一身的绫罗绸缎珠光宝气,那模样一看就是娇惯跋扈,再看看独自坐在椅子上的姚思滢可不就是一朵小白莲么?

人性天生同情弱者。

已经有人在对姚思嘉指指点点,姚思嘉怎么受得了,她上前就要开撕。

姚思滢眉头一挑,还真敢动手?

趁着姚思嘉向她扑来的那一刹那,姚思滢扭身一闪。

砰!!!

很不幸的,姚思嘉扑了个空脑袋刚好磕在圈椅的扶手上,顿时红肿一片。

“啊......**,我杀了你!”姚思嘉又气又恼胀得满脸通红,一把拔下了头上的金钗往姚思滢脸上划去,她就要毁了这小**,看她还敢嚣张!

姚思滢目光一凝,伸手便钳住了姚思嘉的手腕,也不知道怎的大拇指用力在她手腕上的穴位一按姚思嘉便痛呼一声,手中金钗应声而落。

姚思滢另一只手顺时煽来,“啪啪”两声脆响将姚思嘉给打懵了。

“还不给我住手?!”荣阳郡主气得七窍生烟,刚才姚思滢打姚思嘉的那两巴掌她看得真真切切,此刻恨不得把姚思滢给生吞活剥。

荣阳郡主眸中喷火,只此刻李夫人和张夫人也听了下人的禀报出来看热闹,瞧见荣阳郡主盛怒的模样李夫人不由劝了一句,“郡主,家和万事兴,您看这位大小姐面黄肌瘦的模样,容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您就算稍稍做个样子也好,不然人大小姐也不会想要便卖家具换银子......”

“是啊郡主,您向来大度慈悲,连街边的乞儿都要赏口饭吃,怎么会容不下自己的继女呢,我听他们这一说就知道有假,忙过来给您正名来着!”张夫人与李夫人对视一眼,眸中俱有着幸灾乐祸的笑意,他们可不怕事大,若是被李御史参上一本,只怕荣阳郡主和姚明浩都要吃挂落。

荣阳郡主一口老血梗在喉间,只觉得胸都快要气炸了,却还得耐着性子安抚张夫人李夫人,“这都是误会,定是有那欺上瞒下的奴才背着我做了昧良心的事情,回头我查出来定不轻饶!”说罢转头对齐嬷嬷道:“这里你来料理。”

荣阳郡主目光定定地看向姚思滢,眸中的怨毒犹如实质。

姚思滢只是挑了挑眉,回了荣阳郡主一个不咸不淡的笑容。

回到府里,荣阳郡主劈头就想打姚思滢,姚思滢只定定看她,“郡主三思,过两日我可就要到书院报道,郡主真想我顶着一张红肿的脸去么?”微微一顿,“不要前脚刚流出郡主苛待继女的流言,后脚又说你虐打我,这可怎么是好?”

“你......好得很!”荣阳郡主咬碎了一口银牙,举起的手却慢慢地放下了,甚至唇角微勾,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来,“还不送大小姐下去!”

姚思滢气定神闲地踱步离开,姚思嘉却气得跳脚,“母亲,不能就这样放过那小**,咱们府里的名声都被她败干净了,她还敢打我,我要打死她!”

“放心,我自有对付她的办法。”荣阳郡主冷冷一笑,收拾一个人自然有千百种方法能让她有口说不出。

原本以为姚思滢是一只羊,却没想到是披着羊皮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