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拈花落:花开时节动天下
《拈花落:花开时节动天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拈花落:花开时节动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拈花落:花开时节动天下飞狸

主角:秦无忧姬云梧
一息获罪,家族倾塌,秦家成了皇权更迭的牺牲品,一家子的老弱妇孺,无人照料,十三岁的秦无忧在这时站出来,成为了那个支撑天地的房梁。她将所有族人都收拢道羽翼下,用瘦弱的肩膀,为她们撑起一片天,照顾年迈的祖母,安抚教育年幼的弟弟,努力让自己变的更强更强。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03 15:02: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拈花落:花开时节动天下》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傻孩子。”老夫人抬手摸了摸孙女的头顶:“我老了,早就是半截身子埋黄土,不知道哪天就要去阎王殿走一遭,何必占着你们的希望,至于你祖父......”皇上怎么会允许他这个前太子的太傅脱罪!

秦洪啊秦洪,这一辈子,咱们夫妻俩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黄泉路上,你可得等等老婆子我啊。

秦无忧趴在祖母的双膝闭上眼,任眼泪消失在耳鬓。

将最后一个名字写完,一切既成定数。

一家人眼泪婆娑的来到门口,看着沉重的枷锁套上脖颈,小小的年纪被大大的枷锁压得脸色通红,每个孩子都想哭,却忍着不敢哭出声。

只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家人,老夫人面露不忍的挥挥手:“走吧,见到你们祖父告诉他,我老婆子就在秦家等他!”

秦无忧走上前,将每一个的脸孔都记在心上:“照顾好自己,等着我,知道吗。”

几个小公子含着热泪点点头,谁也没有求饶哭喊,通红的眼眶压抑着恐惧害怕和不舍:“姐,我们走了。”

秦无忧珉住红唇,眼泪悬在眼眶,沉重的点了一下头。

秦家一行人站在门口,目送他们单薄瘦弱的背影,渐渐消失,声嘶力竭的哭嚎再也压抑不住,谁都不知道,这一去是生离还是死别。

秦无忧压下所有的苦与恨,朝成公公施礼:“成公公冒昧问一句,我祖父他们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辰时。”成公公说。

秦无忧再拜:“多谢成公公大恩。”

成公公淡扫拂尘:“除却赦免的五人外,剩下的众位也跟杂家走吧。”

“小姐......”

“老夫人!”

“祖母,母亲......”秦无忧紧紧抓着老夫人和母亲的手:“哪都不要去,等着我,知道么。”

都是明白人,老夫人也听懂了秦无忧话里的暗示,她拍了拍秦无忧的手:“我省得了,你别急于求成,知道么。”

秦二夫人泪眼朦胧的点点头:“我都听你的,你放心吧。”

正此时一顶青花小轿停了下来,太后派人来了。

来的是太后身边的贴身太监钱公公。

“成公公。”

“钱公公。”两个公公打了一个照面,钱公公掏出一叠卖身契:“这是秦家一众的卖身契,太后娘娘已经把他们都买下了,成公公可以回去复命了。”

成公公含笑点头:“既如此杂家就回去复命了。”

秦家众人莫名其妙,这......

钱公公笑着走到老夫人面前,秦老夫人施礼:“钱公公。”

钱公公拂尘一扫,笑着道:“老夫人你这可是折煞老奴了,杂家奉命前来,有几件事。”钱公公将卖身契递给老夫人:“太后买下了你们,这是卖身契。”

老夫人颤抖的接过卖身契,这些卖身契相当于她们的命!

“太后她......”秦家已然成了皇上的心腹大患,太后竟然还冒着这样的风险帮助秦家。

钱公公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秦老夫人,道:“太后她老人家让我给您递句话,放宽心,好好活着,她还等着你去看她呢。”

秦老夫人捏着信,指尖颤抖,进宫,以前随时可以,现在难如登天,太后这是在提醒她啊!

钱公公一躬身:“太后就说了这些,杂家已经都带到了,杂家就回去了。”

“钱公公,请带我问候太后。”

钱公公点头微笑离开。

“母亲母亲,快打开看看太后在信里说了什么!”三夫人催促道。

秦老夫人打开信封,入目是工整的簪花小楷,光看这字,就已经让年老的老夫人感怀神伤:“玉琳。”玉琳是秦老夫人的名字。

“玉琳我很想念一起跟你绣帕子的岁月,十六那年,咱们两个各奔前程,我进了宫,你嫁入了秦家,一晃已经四十多年过去了,哀家老了,人一老,很多事就看得更加明白,也更豁的出去,但皇儿不同,大宝初定,江山未稳,李义留下的诸多暗流和隐患,时刻危急着盛国的江山,皇儿有他的苦衷和难处,很多事是不得已为之......”

一封信看完,秦老夫人已经是泪流满面:“明月啊明月,始终是你最懂我......”

秦无忧手中牵着年幼的秦念恩,此刻的秦无忧,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秦念恩扯着老夫人的手:“祖母,你别哭,等念恩长大了,就跟哥哥们一起去救祖父和爹爹伯伯们回来!”

秦老夫人摸了摸念恩的头顶:“念恩乖。”

秦无忧蹲在念恩身前,平视着念恩不安慌乱的目光,说:“念恩,你记住今天发生的一切了么。”

“记得,姐姐。”小念恩攥着拳,即便害怕的声音都在发抖,他也没掉出一滴泪。

“好孩子,从今天开始,你,还有念安,念武。”念安念武自动走到秦无忧身边,抿嘴看着秦无忧。

秦无忧抓住秦念安秦念武的手,跟秦念恩交叠在一起:“从今天开始,你们三个就要肩负起秦家的未来,再也不能像之前一样,每日只知玩闹逗趣,你们要学文还要学武,你们要吃很多苦,你们要为秦家洗刷今日的冤屈和耻辱,告诉我,你们能做到么!”

三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小的秦念安已经忍不住滚落泪珠。

“大姐姐,我能!”九岁的秦念武抿着嘴,鼻尖通红一抽一噎,却有一股不肯服输的倔强。

看到秦念武发声,八岁的秦念恩也不甘落后:“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让祖父大伯,爹爹,三叔,四叔早点回家!”

“我也要!”秦念恩追着喊道。

秦无忧眼眶发热,揉了揉三个小豆丁的头顶:“你们是好孩子。”她抬头看着泪流满面的祖母,大伯娘,母亲三婶,缓步走到堂中央,双膝一弯跪倒在地。

“姐姐......”念恩心头一跳,生平第一次知道了心疼的滋味,多年以后,秦念恩才明白,秦无忧当初那一跪,用尽了一生的力气,付出了怎样巨大的代价。

“孩子,你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