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厉少的替嫁新娘
《厉少的替嫁新娘》江丹橘厉岁寒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厉少的替嫁新娘澳白

主角:江丹橘厉岁寒
一场阴谋,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给坐在轮椅上的厉岁寒。他霸道偏执、富可敌国,却被传患有隐疾,行动有碍,可是新婚当日生龙活虎,长相俊美的男人是谁?原本说好,大家一年后好聚好散,互不纠缠,不曾想男人却说道:“既然游戏开始了,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女人暴怒大吼:“你这个禽兽,变态、无耻。”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个暂时的替代品,放了我吧。”他把她抱在怀里低哑道,“你最好乖一点。”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19 17:50: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厉少的替嫁新娘》精彩章节试读

很快,出嫁这一天到了。

江丹橘在房间化妆,一双无神的眼睛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任由化妆师在她脸上抹画,她却无动于衷。

看到身后出现的江桃李,江丹橘睨了她一眼,冷声:“滚出我的房间。”

“姐姐,我是来帮你穿婚纱的,怎么能赶人家走呢?”江丹橘脸上掩饰不住的讪笑,“也不知道是谁要马上滚出去了呢。”

江丹橘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江家扫地出门了,那也不能在江桃李面前示弱,“那我也是嫁到厉家,不知道要比这个将要破败的江家高上多少倍!”

江桃李继续逼近,在她耳边悄悄说道:“厉岁寒再有钱,也是个不举的瘸子,你马上就会体验到被变态在床上折磨的生活,要好好享受哟。”

江丹橘郁结,没想到刚出虎穴,又要入狼窝。

她狠狠的瞪着江桃李,“你以为顾重深是什么好人,既然他能抛弃我,不知廉耻的和你在一起,你就等着被抛弃的那一天吧。”

“呵,抛弃?只有我江桃李抛弃别人,还轮不到别人抛弃我!”她话刚落音,就听见张妈在外面催促,让快点出门。

江丹橘来不及继续和她斗嘴,赶时间整理婚纱。

江桃李知趣的离开,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对了,还有一件事有必要让你知道,就你这最有钱的老公,也是我抛弃不要,送给你的。”

“你......”

江丹橘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失魂落魄的下了楼。

江家门口,一排价值千万的顶级跑车,每辆车身都扎着娇艳欲滴的鲜花,车旁站着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

没有新郎来接亲,江丹橘独自坐在后排,满脑子都是早上江桃李对她说的话。

难道,难道以后真的要和一个变态一起生活吗?

车子开到了城南别苑,黑色的雕花大门徐徐打开,这里是一棟庄园别墅。

江丹橘下了车,跟着自称丁妈的佣人到了二楼的房间,“江小姐,这里是少爷的房间,你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可以打房间的内线电话。”

佣人居然叫她江小姐,看来压根就没把她当成是厉太太。

她环顾了房间一周,黑白灰的极简风格和楼下的奢华装潢格格不入,简直是两个世界。

江丹橘靠在沙发上,忐忑的等着男人到来。

昨天一晚上都在医院里陪外婆,完全没有休息,再加上等待的焦灼,让她整个人像是乏了的小猫,十分困倦。

叩叩叩。

门外想起了敲门声。

“进来。”她声音微弱道。

丁妈端着茶走了进来,放在了桌子上,离开时说道:“江小姐,少爷在厉家老宅招待宾客,就不过来了,你要吃什么,我让厨房做。”

江丹橘悬着的心,暂时放下了。

她等到快凌晨的时候,也没看到厉岁寒的影子。

一天都穿着婚纱,浑身难受极了,既然男人不回来,自己就先洗漱睡觉。

今天过来的时候,她什么东西都没带,太晚了,她也不想打扰厉家的佣人。

江丹橘打开衣柜,里面整齐的挂着一排睡袍,她随手拿了一件,进了浴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房间里多了一个男人,正背对着她坐在轮椅上。

“啊!”

她的心咯噔一下。

男人转过身,眼神冷冽,在她身上下回打量。

江丹橘酡红的小脸,褪去了血色,声音有点微微颤抖,“您回来了,我没有衣服,就拿了您的一件睡袍,明天我会洗好……”

没有听到男人的回应,江丹橘尴尬的笑了笑,转身去整理床铺。

男人的睡袍穿在身高1米68的江丹橘身上,松松垮垮,一低头,美景毕露。

厉岁寒之前看江桃李的资料,知道她在国外念书的时候经常泡吧,作风豪放,亲眼所见之后,更是对她厌恶。

他推动轮椅,准备去浴室。

江丹橘见状,马上跑进浴室,打开水龙头,调试好温度,“厉先生,我帮您脱衣服。”

厉岁寒冷嗤道:“不用,我嫌你脏。”

江丹橘的手顿住,心想他该不会知道自己和顾重深的事情了吧?

即便如此,也不能让他这样侮辱自己。

“厉先生,既然我已经嫁给你,不奢求像别的夫妻一样恩爱,希望我们可以相敬如宾。”

说完,江丹橘转身离开浴室。

她明天还要早起去医院,就先躺上床,准备睡觉。

男人讨厌她,不碰她,正好。

只要不惹恼他,在这里总比江家好,在江家要防着所有的人,想着想着,江丹橘就渐渐进入了梦乡。

“谁让你睡床上的?”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江丹橘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冷峻的俊颜,男人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她马上坐了起来,双手捂住了胸口,带着防备的眼神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下去。”

男人削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满脸的不容置疑。

“下哪去?”江丹橘似醒非醒,一脸懵逼。

“地上。”

江丹橘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先起身下了床,才看到厉岁寒手里拿了一条皮带。

她心里暗自不妙:他还真是个变态,自己不举,要通过虐待女人来满足自己。

江丹橘满脸恐慌,偷偷的观察男人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厉岁寒进了衣帽间,把皮带放进了抽屉里。

她脸上紧张的表情才疏散开来。

“那我睡哪里?”江丹橘像个受惊了的小白兔,弱弱的问道。

“地上。”

江丹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男人还是吐出相同的两个字。

……

算了算了,不与变态论长短!

江丹橘从床上拿了一个枕头,放在了地板上。

刚躺在地上的时候,全身被硌的生疼,后来慢慢适应,她蜷缩着身体,抱成一团,从地板上传来的寒意,侵袭全身,一晚上都没能睡好。

早上。

她听到了男人离开的声音才从地板上起来,头昏昏沉沉的,好像感冒了。

不行,一定不能让自己病倒!外婆还在医院里等着她去照顾。

第一天先答应变态男人的要求,慢慢的撸顺了毛,争取可以睡到沙发上。

江丹橘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想泡个热水澡驱寒解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