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江晚顾小七摄政王
《江晚顾小七摄政王》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江晚顾听萧小说阅读

江晚顾小七摄政王王妃凉凉

主角:江晚顾听萧
一觉醒来差点被人活埋,还被人当成了嫌疑犯,幸好陆熙禾的前世是一名法医,不仅自证清白,还在古代的县衙内谋了一份差事,当起了仵作。王爷的儿子每天追在她的屁股后面喊她娘亲,可她分明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根本不记得什么时候与纪曦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儿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19 17:48:3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江晚顾小七摄政王》精彩章节试读

苏七一脸懵逼。

她的脸这么丑,小团子见到过,他居然还想买她做娘亲?

夜小七见苏七不为所动,直接拿出杀手锏,一把抱住她的腿,在她身上泪眼花花的蹭着。

“小姐姐,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我从小没娘亲,我爹又很忙,如果他将后娘娶进府,我会遭殃的。”

苏七嘴角一抽,看出小团子是在装惨卖可怜。

但他的眼泪滚烫,声音委屈,她心口一震,猛地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快别哭了,除了做你娘亲,我可以答应你其它的事。”

夜小七奸计得逞,一秒阴转晴,迅速松开她,把眼泪擦干净道:“那小姐姐随我回府吧,照顾我好么?我家有很多好吃的,还不用花钱买,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

他打好主意了,只要小姐姐住在府上,父王一定能看到小姐姐独特的一面,他也能成功将小姐姐变成自己的娘亲,不是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那个让人讨厌的女人,休想做他的娘亲!

苏七:“……”

她怎么觉得有点向往,不亏本呢?

眼下她没地方去,没钱买东西吃,小团子简直是她的小福星。

赶紧点头道:“行,一言为定。”

夜小七笑眯眯的主动牵住苏七的手,扬起脑袋,“小姐姐,我叫夜小七,你呢?”

苏七微微一怔,紧了紧他的小手,“我叫苏七,真巧啊!我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七字。”

两人相视一笑,带着一只白虎回了城。

在进城门的时候,有夜小七在,守卫压根不敢检查苏七的身份牌。

苏七成功地混进京城,不由得深深看了小七一眼,她知道他身份贵重,但猜不出他是谁家的孩子。

因为原主被囚禁了整整三年,精神错乱,除了最放不下的两件事之外,其它的事情,已经差不多都忘了。

夜小七在带她回府之前,特意带她先去了一家豪华衣坊,让人给她准备洗澡水,又带她去挑衣裳。

苏七看着五颜六色的女款,又瞅瞅方便舒服的男款。

她毫不犹豫的要了件玄色的男人长袍——最小号的,也可以说是少年款。

夜小七屁颠屁颠地去付钱,苏七伸手拽住他,指指另一边柜台上摆着的胭脂水粉,“小七,我还能多要几样东西么?”

夜小七大方的一拍胸脯,“没问题,今日苏姐姐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

要是让府里的那干人见到夜小七这副样子,一定会把眼珠子瞪出来,他们的小主子,什么时候对人这么大方过?

苏七把自己要的东西都带进了厢房,洗澡水已经备好,小七跟大白守在房间门外,替她看门。

她说过不用,但小七坚持。

苏七心中感动不已,如果没有夜小七,她估计连混进京城都难。

脱下身上脏兮兮的衣服,把自己泡进浴桶里。

从原主的记忆里,她知道原主除了脸被划花,身上也被鞭打得伤痕累累,但真实看到,还是被身上蜘蛛丝般密密麻麻的鞭伤吓到了。

她唇角不由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弧,顾家,先让你们自在几天好了。

她看向手腕上仅剩的两颗红痣,先用自愈能力把身上的伤修复好,再用刚才买的那些胭脂水粉,把自己的脸变得普通。

半晌,她手腕上的红痣消失,全身上下光滑如初。

只是,她的皮肤仍然惨白,没有一丝血色,身上枯瘦如柴,就像个营养不良的小丫头。

苏七换上那套玄色的男人长袍,她的脸已经被胭脂水粉遮尽风华,变得平淡无奇。

这归功于她做法医时,有时候会为死者整理遗容,不止让死尸走得体面,自己也能赚笔外快。

苏七满意的一笑,现在,就算她站到顾家人面前,怕顾家人也不会认出她了。

她这才起身离开厢房。

门外的夜小七见到苏七,小嘴张大,忍不住蹦出一句话,“苏姐姐,原来你不丑呀?”

却也不是太漂亮,这样刚刚好,省得有别的男人跟爹爹抢。

苏七摸摸他的头,但笑不语。

两人一虎离开衣坊,来到了摄政王府。

苏七这才知道,小团子是摄政王府的孩子,难怪所有人都捧着他,一路似乎也有人暗中在保护。

进了王府大门,夜小七眼珠子一转,牵着苏七的手,贼兮兮的把她往最里面的一个院落带。

一路上,苏七几乎没有看到下人。

两人一虎停在宅院外,夜小七不敢再往里走了。

他双眼笑眯眯的,弯成月芽,抬起小胖手指指里面,有意压低声音道:“苏姐姐,你先进去等我好么?大白饿了,我得先带它下去吃些东西呢。”

苏七没有多想,“那好,你快去快回。”

夜小七迅速爬上大白的背,搂紧它的脖子,招呼它快走,好像大白真的饿极了等投胎……

苏七被他软萌可爱的样子逗笑了,压根没注意到小家伙眸底闪过一抹害怕之色。

在夜小七离开后,苏七径直进了落院里,穿过不小的庭院,停在主宅外面。

这时,里面突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