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医狂妙手
《医狂妙手》陈阳林若菱大结局精彩试读

医狂妙手支笔定三山

主角:陈阳林若菱
父亲一场重病让他认识到钱的重要性,险些丢失尊严的陈阳,险死还生却意外获得了狂医道传承,医术、武道、术法,集于一身,从此,他下定决心悬壶济世,匡扶中医……重活这一次,他要不留遗憾。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19 16:37: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医狂妙手》精彩章节试读

吃完晚饭,陈阳开着那辆‘征用’来的破桑塔纳送林若菱回家,回来的路上不断思考该怎么去赚钱。

现在这个社会,有钱的是爷,没钱的是孙子,琢磨着开个中医馆,但一想到开店的各种花销和手续,陈阳就一个头两个大。

缓缓地开着车往回走,就在路过一处珠宝行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吸引了陈阳的注意!

是吕尘,大学时候跟陈阳住在一个宿舍,家里是做珠宝生意的,为人很热情,经常请全宿舍的人一起吃饭,如果硬要说还有什么缺点,那就是太过着迷于飙车。

隐约间,陈阳察觉到吕尘身上的一丝不对,急忙把桑塔纳停在路边,朝着他走过去。

“吕尘!”

陈阳远远地喊了他一声,正在跟旁边的人交代着什么的吕尘听到这道声音还愣了一下,当看到清楚开口的人是陈阳的时候,立马咧着嘴朝着他走了过来。

“我下铺的兄弟,你可想死我了,你这些天都去哪了,兄弟们聚会都找不着你!”一见面,吕尘就给了他一个熊抱。

“这段时间家里有点事,脱不开身。”陈阳闻言微微苦笑了一下,没好意思把家里窘迫的经济情况告诉吕尘,只好一句话带过,“最近过得还行么!?”

“凑合呗。”吕尘递给陈阳一根烟,打火机吧嗒两声点上,“你也知道,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妇科大夫,最好再遇上几个女同学,让我满足一下大学在宿舍幻想的场面,可惜啊,家里老头子非让我继承家业,这不,我正学着交接店里生意呢。”

吕尘语气有些无奈,就好似让他继承家产是委屈他一般。

陈阳听着吕尘的话,嘴角直抽抽,“听听,说的这特码是人话吗!?”

千亿家产你不继承,竟然想去当个妇科大夫!?家产你要是不稀罕,请让给我好不好!?我穷的十来万医药费都交不起!

“哈哈哈,走,请你喝酒!”

吕尘拉着陈阳朝着不远处的大排档走过去,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几瓶啤酒下肚,再次找回了大学时的感觉。

“兄弟,最近事业、生活还都顺利吗!?”陈阳盯着吕尘两眉之间微微发黑的命宫,淡淡的问道。

命宫,也称印堂,这地方要是变了颜色,十有八九会倒霉,甚至可能会有血光之灾!

“也就那么回事,没啥好不好的。”

继承家产,管理家族企业,几乎是每一个富二代都逃不掉的命运。

“你店里的玉石最便宜的多少钱!?能随身携带的那种。”

“一两千块吧,就那种常见的玉观音。”

“那你等我一会。”

陈阳笑了笑,没有再多问,起身朝着吕尘刚才工作的那家珠宝店走过去,用某宝的花呗预支了一千块钱买了一个玉观音,一边走一边双手掐诀,在上面施加了一个平安符,回来递给吕尘,说道:“随身带着,保平安的。”

说着这话,陈阳的心都在淌血,自己的花呗最高额度也才一千来块钱,结果就这么花了,他很想问吕尘把钱要回来,但面子使然,他根本开不了这个口。

“谢了!”吕尘随手把玉观音塞进了口袋里,根本没往心上放。

倒不是他看不上陈阳的礼物,实在是看惯了高级玉石,根本没办法把这种级别的东西放在眼里。

又聊了一会,临走的时候嘱咐吕尘玉观音要贴身携带,吕尘也给了陈阳一张吕氏珠宝行的黑金会员卡,想买任何珠宝玉石都能享受五折优惠。

第二天一早,陈阳还躺在床上睡觉,丁秀芝就打开房门过来拉他。

“小阳啊,刚才你大姨来电话,她家女婿升职了,请我们去吃饭,你早点起来,换身干净衣服。”丁秀芝催促道。

睡得朦朦胧胧的陈阳一听是大姨请吃饭,眉头立马就是一皱。

他这大姨,平时最是看不起他们家,这次陈荣安生病住院,陈阳往她们家跑了两次都没借到一分钱,没想到摆升职宴收份子这种事倒是想起他们家来了。

丁秀芝似乎也看出了陈阳心里在想什么,微微叹了口气,“你要是不想去,就在家好好休息,这段时间在医院照顾你爸,你也挺辛苦的...”

“不是,我就是没睡醒,有人请吃饭我当然得去了。”

一边说着,陈阳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开玩笑,这种事要是不去,那帮子势利眼亲戚还指不定怎么羞辱他爸妈呢。

临近中午,陈阳开着桑塔纳带着老两口来到膳厨楼,刚一下车陈阳就被眼前的气派给镇住了。

膳厨楼,这一带著名的特色餐馆,古朴的华夏古建筑风格雕梁画栋,从楼顶的灰色琉璃瓦到门口的纯铜大狮子,全都彰显着它的与众不同。

能在这摆宴请客,也足以说明大姨家这女婿的实力了。

迎宾小姐带着一家三口来到楼上包厢,陈阳扫了一眼,家里的亲戚基本上全到了。

一帮亲戚脸上都是讥讽的神情,对他们一家也是爱答不理。

巨大的电动圆桌能坐下十几个人,大姨和大姨夫坐在主位,旁边坐着的就是她家女婿,他叫白浩,结婚的时候在婚宴上看过一眼,长得十分白净,瘦脸,薄嘴唇,说话的时候左右逢源,能把每个亲戚都照顾到,一看就是混场面的人。

“各位长辈,各位兄弟姐妹,感谢大家能赏脸光临,我先干为敬!”

随着陈阳一家人落座,人也算是到齐了,白浩端起酒杯,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透了。

“好酒量,正所谓‘娘亲舅大’,外甥女婿,这第一杯酒舅舅先跟你喝,以后还请你这市委组织宣传科的副科长多照顾!”

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男子端坐在次主位上,举着酒杯跟白浩干了一个。

“哎呀,白浩原来是市委组织科的啊,真了不起,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科长!”

“人家这是年轻有为,现在是副科长,过几年说不定就直接当大领导了!”

“那是,以后我们这些穷亲戚可就沾光啦!”

一圈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坐在主位上的大姨和大姨夫嘴都笑歪了。

白浩满面春风,“各位长辈太客气了,我白浩不是那没良心的人,只要是在沪海范围内,不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绝不推辞!”

一种亲戚闻言再次朝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只有角落里的陈阳微微的撇了撇嘴。

一个市委组织部小小的副科长,把话说得这么满,也不怕回头被打脸。

“陈阳啊,你也多跟你姐夫学学,现在你也大学毕业了,努努力,也考个公务员、医生啥的,别天天不务正业,给你爸看个病还要到处借钱。”

就在陈阳心里嘀咕的时候,大姨夫突然把话题引到了他的身上。

坐在旁边的陈荣安和丁秀芝脸色立马就有些挂不住了。

他们没想到大姐和大姐夫竟然会在这时候把借钱的事提起来。

“是啊陈阳,你这大学毕业在家晃荡了一个多月了,该找份工作了,要不让你姐夫在市委给你谋个打杂的工作先干着!?”

大姨本来就不待见陈阳,明面上是在为陈阳好想给他找份工作,但话里话外却是在炫耀自己女婿的本事。

陈阳微微笑了笑,刚准备拒绝,旁边的白浩便抢先开了口。

“妈,这事我可能帮不了,想来市委打杂找机会的人排队都排到海边去了,最低学历也得是研究生,咱表弟这条件...呵呵,陈阳,不好意思啊,我实在没这个能力!”

话是杀人的刀,白浩这一番话说完,陈阳在一众亲戚的眼里就越发显得没用起来了。

“那也不能在家呆着啊,爹妈都是工地搬砖卖煎饼的,可没条件让他啃老!”

“也别瞎耽误功夫了,直接找个工地,进去搬砖锄泥,一天一两百!”

“现在大学生不值钱啦,架子也不能太大,赶紧找个活先干着!”

一群亲戚你一嘴我一嘴的说着,听起来像是关心他,但语气里却满是讥讽。

“行了,今天是白浩的升职宴,大家都吃饭吧!”

这时候坐在一边的舅舅看不下去了,赶紧开口替陈阳解围。

陈阳感激的看了舅舅一眼,虽然舅舅也对他恨铁不成钢,但却没少帮他们家,甚至时不时还会背着舅妈给他塞上一两百块钱。

亲戚们的话虽然刺耳,但陈阳却没往心上放,反正凭着自己的本事,早晚会让他们刮目相看。

想着这些,陈阳也拿起筷子准备跟大家一样吃东西,可就在他朝着面前的菜夹过去的时候,桌子瞬间加快了转动。

电动圆桌,加快转动的原因只会有一个,那就是有人推了一把。

陈阳并没有在意,十几个人同桌吃饭这种情况再所难免,可当他发现每次伸出筷子圆桌都会加快转动的时候,陈阳终于皱起了眉头!

“看他那傻样,还想夹菜!”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废物一个,连份工作都找不着,就知道吃。”

“哈哈哈,下一个该谁转了!?盯紧了哈...”

几个同辈的兄弟姐妹小声的嘀咕着,看向陈阳的目光也满是讥笑!

陈阳看着他们,脸色逐渐变得阴沉了下来。

七大姑八大姨说几句也就算了,毕竟是自己的长辈,但他们凭什么!?

就在陈阳的怒火即将达到爆发边缘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李老板,我不是说让你把天字一号包厢留给我吗!?你这是怎么办事的!?”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