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谋心攻略:王妃她又爬墙了
谋心攻略:王妃她又爬墙了小说免费阅读 贺与霜宁长磬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谋心攻略:王妃她又爬墙了夜半公子

主角:贺与霜宁长磬
前世贺与霜死的窝囊。明明清白女儿身,却被污蔑、被冷遇、被害死。明明手握天下重宝,却被裹挟、被算计、被暗恨。身为宁王世子妃,她活的窝囊,死的憋屈。好在临死时,拉了权倾天下的宁王作伴。一朝重生,她决心以重宝为饵,以天下为局,下一盘复仇的家国大棋。脚踏前夫,拳打皇妃,谁也别想欺辱她!不料想,有人行走江湖,处处相伴,作势要她,实则要她手中重宝。尴尬的是,贺与霜知道他的身份,他却浑然不知,以至于假戏真做,直至自己沦陷。到摊牌那天,贺与霜无奈:“王爷,你的马甲掉了......”总之,这是两个有双重身份的戏精,互相表演,最后翻车的故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19 13:35:3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谋心攻略:王妃她又爬墙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正当这千钧一发之际。

这城外的草丛树丛如施展幻术一般,突然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兵士,这些兵士身穿黑色战甲,或手握长矛,或手握长剑,脚踩皮质防水靴,威风凛凛,精神抖擞。

“黑甲军!”贺与霜惊呼。

梅桑榆眼睛也亮了起来:“这便是传说中,潜龙渊的黑甲军嘛!果然是精兵,这装备,这架势,一看就与普通兵士不同!”

这话让一旁的何若光不免有些尴尬,确实,相比之下,何若光手下的兵就有点太草台班子了。

黑甲兵数量虽还是不及羌人的二十万兵士多,可兵贵神速,突然袭击,这从天而降的打法,直打得羌人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中就败下阵来,直又退回了二十里。

梅桑榆稍稍松了口气,可站在吃城门楼上仔细瞧了瞧黑家军的数量,心中不由得又凉了。

他着急地对贺与霜道:“与鹤啊,这黑甲军才只有五万人!”

“加上城中两万,我们总共有七万人,若排兵布阵得当,也不是没有机会。”

贺与霜暗自在心中吐槽,这堂堂城主怎的如此容易慌张,前世的时候这城主死的早,看来若是不死,也是草包一个,蓬城光靠梅桑榆,定要失手。

“你说......我们真的扛得住羌人嘛......如果最后还是要输,不如......不如我去和羌人们谈谈,和平解决好了。”

贺与霜听了这话,不由得一股怒意升了起来,要不是有梅桑榆这种卖国求荣的人存在,自己前世也不会那么容易被羌人掳走。

“万万不可,义父,若你这么做,岂不是对潜龙渊背信弃义?再者说了,这城中百姓,也绝不会放过你的。”

梅桑榆悻悻地说道:“那......我们没胜算啊。”

说罢,梅桑榆拉着贺与霜往一旁走了几步,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与鹤,我记得你说过,你知道火油矿的秘密。传说中,那火油矿能做出最好的炸药,得火油矿者得天下。眼下正是蓬城的生死存亡之际,你不能见死不救。”

贺与霜面色一变,暗自后悔之前不该把自己的底牌亮给梅桑榆。

“义父,你先别担心,我相信青爷会有办法解决。等一会儿天黑了,我们请青爷到府中商谈,看看接下来怎么办。”

“你只要拿出火油矿,我们一定能打赢!”

“火油矿要开采要使用,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兵临城下,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们还是得先解决眼前的困局。晚上青爷来的时候,你千万别提及火油矿。这样的宝贝,人人都想觊觎,义父你总不希望潜龙渊来分一杯羹吧?”

一旦提到火油矿,青爷就很有可能起疑心,贺与霜的身份也很容易被识破。

梅桑榆听了这话,立刻不敢再提火油矿的事:“好,那......那晚上先请青爷过来商谈吧。”

入夜。

城主府中。

即便兵临城下,梅桑榆还是备了美酒佳肴,甚至......还请了美人。

青爷一进屋,便看到了一桌子菜,还有几个娇嗔窈窕的女人,扇着手中的团扇,巧笑倩兮地看着他。

青爷眉头微蹙:“梅城主这是做什么?”

梅桑榆笑着迎了上来:“青爷今天累了一天,自是要放松放松。快坐下吃点东西!”

“不必了,今日来,是商谈要务的,他人不便在场,让梅与鹤留下就行,其他人出去。”青爷说话的口吻,永远那么不容置疑。

梅桑榆见青爷如此坚决,知道拍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只得悻悻地让姑娘们撤了。

席间只剩下了贺与霜,立刻清爽了许多。

青爷在许临川的服侍下,卸下战甲,坐了下来。

贺与霜一眼就看到青爷的右肩上,染上了一片血红。

“你受伤了?”贺与霜脱口而出。

说完这话,贺与霜才意识到,这话太唐突,太亲密了些。

前世的记忆作祟,让贺与霜总觉得自己和青爷有共死的情谊,然而眼前这位青爷,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果然,青爷有些意外地看了贺与霜一眼,表情却仍是不咸不淡:“不碍事。”

梅桑榆可没心思理睬这些:“青爷,明天可还有援军到?”

“没有。”青爷已经开始大快朵颐。

一日操劳,确实是又累又饿。

梅桑榆脸上一僵:“那......那这只有五万精兵,去打那二十万羌人,岂不是......以卵击石......”

“若是兵士再多,我们粮草可供得上?”

青爷一下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蓬城地处边境,气候恶劣,土壤贫瘠,居住在此处的人,都以打猎或贸易为生,鲜少有人种田种地。

因此蓬城中的米粮,多是从外地进购来。

时逢战事,蓬城各个城门关口自然都有羌人派兵守着,想要在此时运送大批粮草进城,几乎没有可能。

依现在蓬城中的存量,仅能供里外七万兵士食用十日。

若十日不能击退羌人,粮草绝,自也会兵败。

若兵士数量增,这粮草供应日自然也要减。

梅桑榆一筹莫展:“这......这可怎么办啊,青爷,我看您这么有信心,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法宝?能一招制敌?”

如果贺与霜不能交出火油矿,那么眼前这位神秘的青爷,也许能有别的办法呢?

“没有。”青爷回答的很干脆。

梅桑榆还要开口,青爷就打断了。

“还有饭吗?”

“啊?”梅桑榆愣住。

青爷晃了晃手中已吃完的空碗。

贺与霜自然而然地站起身来,为青爷又盛了一碗。

青爷从贺与霜手中接过碗来,有些别扭:“谢谢。”

梅桑榆不死心:“那......还有什么要我配合的吗?”

“每日准时送粮草到我军中,别让他们饿肚子就行。好了,我吃饱了,回去了。”说罢,青爷放下筷子,就直接离开了。

军营中。

青爷手中拿着一把匕首,正划着肩上的伤口,鲜血直从肩头留到了手肘。

许临川一脸忧虑:“青爷,你就让我去城里找个大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