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青春校园 > 同学,年纪第一是我的
《同学,年纪第一是我的》最新章节 顾逸迩司逸小说阅读

同学,年纪第一是我的图样先森

主角:顾逸迩司逸
肿瘤科的司医生从北京回来了。清大附属第二医院最年轻的外科医师凯旋,“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医生”荣誉加持,这位本来就在同事和病人们面前十分耀眼的年轻医生,顿时身上笼罩着一层金闪闪的圣光。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4-19 10:17:3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同学,年纪第一是我的》精彩章节试读

她打开巧克力盒子,里面躺着十二颗造型精致的巧克力。

顾逸迩拿起一颗放进嘴里。

巧克力瞬间就融化在口腔里,露出了里面的榛子夹心,再咬一口,榛子的香脆和巧克力的浓郁苦涩融合在一起,汇集成了一种美妙的味道。

美味的食物让人心情大好,顾逸迩也从课桌里拿出了一个手提袋。

“你的裤子,我也洗干净了。”

司逸抬起头接过袋子,潦草的看了眼里面,然后就随手把袋子放在了脚边。

顾逸迩笑道:“你放心,昨天什么事都没发生。”

这女的说话总是能戳到他痛处,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司逸没再理她。

此时林尾月交数学作业回来了,顾逸迩连忙冲她招了招手:“来吃巧克力。”

林尾月兴冲冲的跑过来,看着那精美的巧克力,惊叹了一声:“这巧克力真好看啊。”

顾逸迩指了指趴在桌上装死的司逸:“他送我吃的。”

林尾月刚拿起一块来,一听这话,又把巧克力放回去了。

“额,我还是不吃了,这不太好吧。”

司逸一听这话就知道小学生的脑洞又开到宇宙了,直起腰杆很严肃的补充:“不是我送的,是我妈送的。”

“……”

林尾月的表情更加深意了。

顾逸迩抿着嘴笑,挑眉看着司逸,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司逸刚想继续解释,这时又围过来几个人。

“**,好香的巧克力!”

“这味儿太勾引人了。”

顾逸迩大方的把巧克力盒递给他们:“吃吗?”

几个人的手就要碰上巧克力,被林尾月一把打开。

“不能吃,这是司逸妈妈送给顾逸迩的。”林尾月一本正经的警告他们。

刷刷几道好奇的目光投在了顾逸迩和司逸身上。

顾逸迩说道:“是有原因的,因为昨天我扒了司逸的……唔!”

她的嘴被捂住了。

司逸一手环住顾逸迩的脖子,一手捂住她的嘴,顾逸迩唔了两声,扭动了两下身子想要挣脱。

“没原因,就是单纯的想送。”透过口罩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模糊,“吃吧。”

“不了不了,这太不好意思了。”几个人连忙摆手,走开了。

“我记得他们两个好像关系不好啊……”

“世间的事总是变化多端,何况人心呢……”

“年级第一和第二名要是早恋,会被通告批评吗?”

“……不知道,不过十有八九成不会,人又没耽误学习……”

司逸放开顾逸迩,后者立马捂着嘴逃离他身边,转过头瞪他。

“你干什么!”

她捂着嘴的样子,好像和之前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很不一样。

司逸想起开学典礼那天,他坐在她旁边替她写稿子。

醒来时,她呆滞的那几秒钟,曾让他以为,这是个文静的小女生。

这真是一个无比错误的第一印象,谁知道顾逸迩这人切开了里头是黑的呢。

手心上似乎还有一丝柔软的余温,鼻尖处闻到了一抹香甜,刚刚将她桎梏住的时候,那一瞬她单薄的后背与自己的胸膛碰在了一起,之后又迅速分开,司逸意识到自己刚刚那个下意识的动作有些冒犯。

他握了握拳头,眼神游移到课桌上,窗户外,讲台处,最后才看向她。

司逸扬起下巴看着她,缓缓吐出三个字:“女流氓。”

“你……”

像是坚定了这个称呼,司逸抿了抿唇,又重复了一遍:“女流氓。”

隔着口罩,这三个字不清不楚的,但是顾逸迩听清楚了。

司逸坐下,把头埋在胳膊里,趴在桌子上不再理她。

真是被气着了,才做出那样的蠢事来。

全怪她。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拿着一杯枸杞茶走了进来。

今天学《大堰河——我的保姆》,现代诗,又是能发挥金嗓子的一堂课。

语文老师声音洪亮:“司逸!你戴的什么玩意儿!你这是在跟我示威吗!赶紧摘了!”

百般不情愿的司逸摘下了口罩和墨镜。

一阵阵低呼,有人想别笑但没憋住,试图紧捂着嘴在掩饰,但是漏出来的声音跟放屁似的。

开学典礼那个神坛之上的司逸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是司·钮祜禄·丢脸·逸。

语文老师尽力保持着严肃的面容:“……你昨天跟谁打架了?”

司逸:“老师,我是被单方面殴打。”

“……戴上吧。”

“谢谢老师。”

下课后,语文老师跟班主任反应了这件事。

慕老师觉得挺严重的,打了个电话给司妈妈。

电话那头很淡定:“哦,那是我打的,没事的,这小子扛揍。”

“……”

第二天,整个年级都知道了司逸他妈给顾逸迩送了一盒巧克力。

要说一班的同学们也是挺仗义的,司逸被揍这个消息谁都没宣扬出去。

贴吧炸了。

“状元cp党头顶青天!”

“前两天是谁说这两个关系不好的,出来挨打”

“神仙恋爱,佛了佛了”

“别人家的妈妈系列”

而被顾逸迩穿过的那条裤子,被司逸塞进了衣柜的最里面,从此不见阳光。

顾逸迩也觉得这事儿挺不好意思的。

她那天也是被气疯了,走廊那么宽,他那一小包番茄酱好死不死就飞到了自己的裤子上。

说不是故意的那也太戏剧性了。

因此才有了强扒裤子的戏码。

之后司逸因为这事被他妈揍了一顿,然而他还是没有跟老师告状说她欺负他,顾逸迩觉得他挺仗义的。

这天,她和林尾月结伴去上厕所。

途径走廊,正好司逸就站在那里。

司逸正靠在栏杆上和别人聊天,看到她来了,面无表情的把身子转了一百八十度,背对着她。

林尾月也看出点名堂来了:“你们吵架了吗?”

顾逸迩挑眉,想到司逸可能还是因为扒裤子的事在生气。

毕竟也是个大男生,自尊心很强的。

她活了十五年,家人宠爱,朋友缘极好,几乎没跟人急过眼,所以心里还是希望能和司逸好好相处。

只要他不再惹她,她肯定不会再欺负他了。

顾逸迩走上前,在其他人的注目下拍了拍司逸的背。

几乎是一刹那,她感觉到了司逸的僵硬。

司逸背对着她,语气淡漠:“干嘛?”

她看着司逸的后脑勺,轻轻一笑:“我想跟你说句话。”

开学快一个月,司逸站在栏杆上不知道这样被搭讪过多少回,每一次几乎都是礼貌性的点点头,然后女生也就自动离开了。

然而这次,司逸连点头都没点,直截了当的拒绝。

“我不想跟你说。”

一般这时候女生会很没面子,不会再纠缠。

顾逸迩非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笑的更开心了:“那我就直接说了,别人听见了可不怪我。”

一旁的二更和林尾月不约而同的竖起了耳朵。

“等下。”司逸转过身来,弯下了腰,把耳朵凑到了顾逸迩唇边,“说。”

他的耳垂有些厚,像是吊了一块小肥肉,日光下,耳朵上细小的绒毛在发光。

她稍稍退开了一些,看到了他精致的侧脸。

像是画中人一般,轮廓清晰而俊秀,眼眸低垂,就连睫毛也在晒日光浴。

求和的话就在嘴边,她却说不出口了。

司逸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催她:“快说啊。”

“扒裤子的事,我跟你道歉。”她咬咬牙,还是放低了姿态说了出来。

司逸侧过头看着她,眼神中有探究,有警惕。

良久后,他还是保持着弯腰的姿势,把头又侧过去了,耳朵又凑近了几分,唇角微扬:“再说一遍。”

顾逸迩抿唇,面无表情的后退了几步:“别给点阳光就灿烂。”

他直起身子,双手插着裤兜,看着她笑了。

是那种露牙齿的笑。

他笑的有些得意,阳光下,吹醒草木春醉,落下一针新碧。

落在她的眼里。

那双好看的眼睛里藏着浅浅欢喜,肆意而张扬。

“舒坦。”司逸说道。

他就像一只被顺毛的小狗,在愉快的撒毛。

然而这只“小狗”却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语气带笑:“哥哥我脾气好,不跟你计较。”

顾逸迩皱着眉打开他的手,司逸也没生气,把手收了回去。

之后他转身离开了走廊,二更跟在他后边也走了,林尾月凑到顾逸迩身边,好奇的问道:“你刚刚跟他说了什么啊?他好像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了。”

顾逸迩微微皱眉:“小人得志。”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