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顾栀霍廷琛大结局精彩阅读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魔安

主角:顾栀霍廷琛
民国,上海。南京路似乎永远繁华热闹,载满乘客的电车铃叮咚地响,黄包车夫用汗褡子抹了把汗,又继续不知疲累地奔跑起来,执勤的交警吹哨指挥路上一辆黑色的福特汽车暂时停下,接着车前走过一队手拉着手的幼稚园小孩。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4-18 13:56:4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精彩章节试读

陈家明坐在驾驶座,也看到了从那辆车上下来的霍夫人和赵小姐。

两人有说有笑,一起在经理的迎接下进了盛美服饰的大门。

陈家明发动汽车,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想到刚才跟霍夫人走在一起的赵小姐,然后忍不住从后视镜看后座的顾栀。

他发现顾栀也在通过车窗往那个方向看,等两人都彻底进去之后才收回视线,她先是低头似乎在想些什么,然后又倏地抬头,眉梢眼角都笼罩着几分喜色。

陈家明被顾栀脸上的这抹喜色给惊到了,他在霍家这么多年,还第一见到有姨太太碰到正室还能高兴的起来的,这让他有些怀疑顾栀到底知不知道走在霍夫人身边的年轻小姐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过他也不好问,只是摸了摸鼻子,然后开车驶离。

车子开的四平八稳,顾栀回忆着刚才走在霍夫人旁边的那个年轻小姐,满心欢喜。

能跟霍夫人走在一起的,基本上也就是以后霍廷琛的霍太太,八九不离十了。

霍家终于给他物色好合适的霍太太人选了!

顾栀之所以这么确定跟霍夫人走在一起的那位就是霍家已经挑好的未来儿媳妇,是因为她对这位霍夫人还算是有一点了解。即使她跟霍夫人连一句话都没说上过。

年轻一辈的小姐里不是霍家准儿媳的身份,根本近不了霍夫人的身,更别说一起出来逛街做衣服。

顾栀前两年还费尽心机想怎么讨好霍廷琛的母亲,这位出身外交官世家的霍夫人,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端庄大气一点,像从小就穿着霍廷琛给她买的昂贵衣服,接受良好教育的小姐们一样,她托人发出邀请想要约霍夫人一起喝喝下午茶逛逛街什么的,只是她所有的邀请,在霍夫人那里都如石沉大海,毫无回应。

刚开始她还挺纳闷,以为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霍夫人没有收到她的邀请,直到霍廷琛知道了,让她以后用不着这样做。

那时顾栀才知道,比起歧视更低一等的,是无视。

出身外交官世家从小接受良好西式精英教育的霍夫人,衣服永远得体,待人永远礼貌,不允许自己有歧视,但是可以选择无视。

顾栀作为他儿子还没过门的准姨太太,这种封建社会的残余品,自然是被无视的那一个。

霍家的人一直知道顾栀的存在,霍廷琛有时候参加聚会会带她当女伴,但是霍家人对顾栀也仅限于知道有她这个人存在,便没了。

不是顾栀有多么神秘无法了解,而是对于霍家人来说,顾栀这个人,他们根本去懒得了解。

霍廷琛这个身份地位即使没结婚有女人在身边也很正常,至于顾栀,无非就是上海千千万万想要攀龙附凤的漂亮女孩之一,将来纳进来当一房姨太太,运气好的话能生个孩子,运气不好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被霍廷琛遗忘,霍家供她一口饭吃,给她点钱花,这便是她的一辈子。

只是对于顾栀来说,她不知道有多么期待有这个霍家供她一口饭吃,给她点钱花的一辈子。

现在看来这个一辈子很近了!

霍夫人跟那位年轻小姐有说有笑,能让霍夫人这么看重喜欢的除了儿媳妇不会有别人。

霍家规矩娶了妻才可以纳姨太,霍家的准儿媳已经出现了,结婚肯定已经不远了,等霍廷琛跟那个小姐结婚之后,她就可以被纳进霍家成为霍廷琛正式的姨太太了!

刚觉得顾霆琛对自己冷淡了,怕还没成为姨太就越来越失宠,他的准未婚妻就立马出现了。

顾栀眼前甚至都已经看到了顾霆琛和那位小姐举行西式婚礼的场面,忍不住笑出了声。

反正她的目标是当上霍廷琛的姨太太,至于正经夫人什么的,当然是越早出现越好。

前座的陈家明听到顾栀在后面忍俊不禁的笑声,心里的问号大到简直要压死人,驾驶座都坐不住了。

她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霍先生的未婚妻都出现了,你不应该是该哭才对吗?你不哭就算了,还笑出来是个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从此以后你英俊多金的霍先生就要属于另一个女人了吗?

陈家明不知道顾栀到底是没有脑子还是没有心,憋着一肚子的问号,把她送到了楠静公馆的楼下。

陈家明把顾栀今天下午买的打包小包提到楼上,顾栀拿钥匙开了门,陈家明放下东西,道了告辞。

他离开之前,还是跟顾栀说了一句:“我会向霍先生提起您的,霍先生得空了一定来见您。”

即使不知道没有脑子还是没有心,对于现在的顾栀,陈家明还是有些同情的,别看她现在被霍先生好吃好喝的养着宠着,等到将来赵小姐进了门,她就不知道是怎样一副光景了。

正妻温和,姨太太一般也能过得不错,正妻强势,那么姨太太的下场一般都会凄惨。

“好的,谢谢啊。”顾栀答得漫不经心。反正霍廷琛都要结婚了,她只要保持这个现状就可以,争宠什么的大可不必,万一惹到以后的霍太太就不好了。

陈家明欲言又止地走了。

顾栀关上门,利落地踢掉脚上高跟鞋,看了眼地上大包小包的礼品盒,轻轻踢了两脚,把它们全都踢到客厅内。

她懒洋洋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茶,惬意地品着,连把那些首饰衣服拆开的兴趣都没有。

尽管两个小时前自己还在百货公司满心欢喜地让店员给包起来。

顾栀发现与其说自己喜欢那些衣服首饰,不如说是自己喜欢那种花钱的感觉,花霍廷琛钱的感觉。

她在霍廷琛面前得伏低做小地讨好,于是便把在他面前所有积累的情绪都宣泄在花他的钱上,报复性地花,花起来从来不手软,然而她花的那些钱,霍廷琛好像理都不想理一眼,对他根本无关痛痒。这让顾栀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有钱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马上要结婚了,以后要被老婆管。

霍廷琛之前落在这里的领带还摆在沙发上,顾栀盯着那条领带,一边揉自己走了一下午累的酸疼的腿肚子一边想。

霍廷琛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倒不是因为他娶不到老婆,全上海没有一个上流社会的小姐不想进霍家嫁给霍廷琛的。

霍老爷子实干企业家,手上有不少的丝绸厂,烟草厂,国际贸易公司,经常跟洋人打交道,甚至还有拥有好几条全国铁路的运营线,在这个全国铁路都稀缺的年代,政府在他面前都得给几分薄面,实在是令人眼红,而霍廷琛的母亲,霍夫人,则是南京外交部部长的独女,从小便受西式文化的熏陶宝贝着长大,嫁给霍廷琛的父亲也算是门当户对。

霍廷琛又是两人的独子,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十几岁便被送去了国外留学,长成后回国,在霍家给他办的盛大的回国派对上一露面,英俊的相貌和气质便勾了无数的小姐芳心暗许。

不过这些都是顾栀后来才打听到的,霍廷琛跟她在一起时已经是正式接手霍氏企业的少东了。她那时本来以为霍廷琛只是个普通有钱人家的少爷,在上海一抓一大把的那种,没想到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背景这么骇人。

就当自己运气好呗,只想钓金龟没想到钓了个钻石龟,顾栀本这么想着,只是又想到了下午走在霍夫人身边的年轻小姐,咂了咂嘴。

好吧,人家才是霍廷琛这只钻石龟名正言顺的主人。

也不知道那位穿洋装戴钻石耳环的小姐好不好相处。

自己这个身份将来被她讨厌是肯定的,不过还是希望,能被讨厌的少一点。

顾栀想她一正式进了霍家的门,成为姨太太后就立马降低存在感,希望能稍微博得一点霍廷琛太太的好感,然后好多给她点零花钱。

顾栀在沙发上坐了好一阵,一直忍不住去想今天下去出现在霍夫人身边的那个年轻小姐,她出现了,也意味着她现在的生活,要改变了。

终于要改变了。

顾栀回神,望了眼窗外,天已经快黑了,路上亮起了亮堂堂的电灯。

这样亮的电灯,以前以为遥不可及,现在好像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电灯发出的光亮。

顾栀从沙发上起身,给自己下了碗面,吃完后把刚刚被自己踢乱的礼品盒一一拆开,把里面的首饰整理好,盘算着下次一并拿到当铺去。

顾栀坐在梳妆台前整理完首饰,又从花盆底下取出一把钥匙,打开梳妆台下面被一把小锁锁着的抽屉。

她打开抽屉,里面是两张存折,还有几张成绩单。

顾栀先是数了数存折上的数字,露出满意的微笑,然后又拿起那些成绩单。

成绩单上大多数字她都不认识,她最认识的字是成绩单主人的名字“顾杨”,以及下面一排的满分100。

过两年顾杨就要念大学了,再过两年她还要送他去留洋念书,这都要花不少钱呢。

好在顾杨聪明又勤奋,这次考试又是他们年级第一。

顾栀笑容欣慰。

她把这些东西都如数家珍地过了一遍,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装进去,用锁锁上,然后把钥匙重新压回花盆地下。

顾栀哼着曲儿去浴室洗澡。吴侬软语,她哼的格外动听。

温热的水柱从莲蓬头里洒下来,落在地上哗啦啦地响,浴室里被水汽熏蒸着,顾栀脸上泛起醉人的酡红,她闭着眼,一遍哼着曲儿,一边用进口的洗发香波揉自己的头发。

浴室里的水声,顾栀的曲儿声交织在一起,以至于掩盖了客厅里那部电话机的响声。

外面的电话铃不知疲倦地响着,顾栀在浴室里洗着舒服的澡,最后还是电话先败下阵来,停下响铃,了无生息。

顾栀包着头发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她用吹风机吹干了头发,然后往脸上和身上抹了雪花粉和进口面霜,最后才关掉灯,躺到床上。

沐浴后的困意来的很容易,顾栀打了个哈欠,只是在睡着前,突然又想到了霍夫人,和她身边的那位年轻小姐。

霍廷琛要结婚了。那位高贵的小姐要嫁给他了。

顾栀不知道自己怎么一躺下就又想到了这个,蹙起眉,有些不耐地翻了个身。

结就结呗。

反正她图的是霍廷琛的钱,又不是他的人。

这么一想之后心情果然舒服不少,顾栀终于睡着,嘴角挂着清浅的笑意。

她睡的挺沉,以至于没有听到门锁被旋开的声响,没有感受到黑暗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她床前。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