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炎国废太子
精品热文《炎国废太子》王安彩月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

炎国废太子青云直上

主角:王安彩月
内有贵族争权夺势,外有蛮族虎视眈眈,太子地位即将不保,身为穿越者的王安,只感觉到一阵心累。一边要维持自己纨绔太子爷的人设,一边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啥?皇帝老儿要传位给我?什么?花魁非我不嫁?纳尼?圣女已经提剑来找我了?王安顿时泪奔。我只是想好好的做一个纨绔太子爷,为何就这么难啊?!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08 15:31:3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炎国废太子》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正前方的圈椅上,穿着常服的炎帝见到王安走来,阴沉的脸才缓下来。

虽然王安昨日已经答应参加遴选,早上又派了李元海过去,但他还是担心,王安会像以前一样,撒泼打滚避开考核。

还好,这小**在开考之前,及时赶到了。

“儿臣见过父皇!”

王安停步,作揖行礼。

“落座吧!”

炎帝面无表情地指着前方的一张案几。

王安道了一声是,便昂首挺胸、迈着不可一世的步伐,走到矮几后坐下。

“咔嚓......”

突然,一声清脆的啃水果的声音响起。

与此刻寂静的大殿相比,显得格外突兀。

“......”

众人循声望去,便看到王安岔开腿坐在垫子上,右腿一抖一抖,正旁若无人地啃着一个桃子。

群臣尽皆皱眉。

勋贵子弟暗暗耻笑,对其不无鄙视。

炎帝则抽了抽眼角,心中有一万头草原神兽狂奔而过。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皇帝亲临,群臣坐镇,如此庄严肃穆的抡才大典,身为太子,不思以身作则,甘为表率,居然......居然......

炎帝胸口疼得厉害,忍不住大声呵斥:“太子,你没吃早饭吗!”

王安不紧不慢地又啃了一口桃子,仿佛听不出言外之意,点点头:“对啊,父皇英明!”

“......”

炎帝的胸口更疼了,张着嘴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太子殿下既然没吃早饭,又有伤在身,这种场合,还是别参加了吧。”

这一幕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当即发难,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穿着紫色锦衣的青年。

见王安望来,还恭敬的行了一礼,嘴角含笑:“免得殿下憔悴心力,病上加病。”

王安双眼微眯,眼前青年的信息,很快就出现在脑海中。

张澜,六皇子恵王的表哥,张贤妃的侄子,荣国公的孙子。

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

难怪说话这么嚣张呢!

只是......

在老子面前装比,你妈妈从小没教过你思想品德吗?

“闭嘴,怎么和殿下说话呢?”

然而,王安正想说话,却被一道温和的训斥声打断了。

扭头一看,只见张澜身边,正坐着一个温润尔雅,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

少年的模样与王安有几分相似,嘴角泛着和煦的笑容,见到他同样礼貌地行了:

“太子莫怪,张澜素来心直口快,若有得罪之处,本王替他向殿下道歉了。还请殿下别和他一般计较。”

六皇子,王睿!

这可是头号敌人呐!

王安眼底的锐利一闪而过,随即舔了舔嘴角,玩味一笑。

“皇兄说笑了,孤怎么可能会......不跟他计较呢!”

他将手中的桃子丢掉,摊开手:“本宫不吃早饭,只是觉得自己水平太高,想给你们一个公平较量的机会......既然有人不识好人心,那好,本宫摊牌了,不装了......”

他目光扫了一圈,气势拔高:“除了父皇外,本宫不是针对谁,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猪猪侠。

老子是谁?

我可是大炎朝百年来,最纨绔的太子。

会心平气和给你讲理?做梦呢?

何况,你们特么都是老子的敌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大殿顷刻安静下来。

落针可闻。

一群参与遴选的勋贵子弟顿时满脸呆滞,而担任监督的张征和徐怀之,已是满脸怒容。

他们可是大炎的文坛泰斗,王安的话,可是把他们也骂了。

王安自然早就发现了这两个老学究,但他丝毫不在意,张征是恵王的人,而徐怀之,可是和大皇子昌王走得很近。

如此,王安当然不会和他们客气了。

炎帝闻言,当下脸色一沉,这小**,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吗?你是当朝太子,不是市井流氓。

还好把朕排除在外了,不然,朕不扒了你的皮。

“太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等吗?”

“太子殿下乃是大炎储君,岂能这般无礼!”

“陛下,臣弹劾太子殿下,口出狂言,无储君之德!”

“......”

众人回过神,顿时气得脸红耳赤,对王安口诛笔伐。

王睿见状,嘴角微微扬起,没想到两句话,王安就乱了分寸,送了这么一个攻击他的好机会。

他望向张征,微微地点了点头。

张征立即会意。

上前两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老泪涕流:“陛下!请为老臣做主,老臣为官三朝,苦学专研六十年,就算不曾为朝廷立下寸功,但自认也是殚精竭虑。

“今日,却受太子殿下这般羞辱,若陛下不为微臣做主,微臣自请,罢官离去。”

徐怀之老眼闪了闪,也跪道:“臣附议!”

这一幕,让王安暗暗咂舌,看来在有机会针对自己的时候,昌王和恵王会进入短暂的联盟,步伐出奇一致。

炎帝看着跪在地上的张征和徐怀之,目光凛冽无比,朕可以容忍小辈的无礼,但你们两个老家伙,凑什么热闹?

“两位爱卿严重了,小辈之间争强好胜,在朕看来,这是好事!”

炎帝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却不怒而威:“起来罢,别让小辈们看笑话。”

徐怀之和张征知道皇帝生气了,但又不想放弃这大好的机会,便重重叩拜在地,道:“陛下,太子乃是国之储君,一言一行代表着皇家,岂是小事!望陛下三思。”

“放肆!”

炎帝拍桌而起,勃然大怒。

一而再触朕的底线,真当朕不会杀人是吧?

整个大殿顿时跪了一地。

王安往大殿上瞟了一眼,暗叹皇帝的气势果然霸道,不过这时候自己该出场了,不然有可能暴怒中的炎帝,真的有可能会把这两个老家伙砍了。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让炎帝背上一个残暴的罪名。

“呵呵,张大人,徐大人,你们两位可真威风啊!”

王安缓缓站起,摇着折扇向着张征和徐怀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声音冷冽。

“都说本宫纨绔不羁,我看,你们两位比本宫还厉害啊!

“听你们这意思,莫不是想要逼我父皇......废太子不成?!”

后面几个字,王安的声音拔高八度。

徐怀之和张征顿时吓个半死,身体抖若筛糠。

虽然最终的目的,是废太子,但这不是一朝而就的事,他们此时,只是想要让皇帝教训一下太子而已。

却没想到,王安竟然明目张胆,把这帽子往他们脑袋上扣。

这要是扣实了,那可是要被抄家灭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