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亿万求婚,财迷娇妻放肆宠
热文《亿万求婚,财迷娇妻放肆宠》钱鑫凌艾思哲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亿万求婚,财迷娇妻放肆宠南巷归途

主角:钱鑫凌艾思哲
“拿着钱,离我儿子远点。”三年前,钱鑫凌坑了他妈一笔钱,走的远远的。本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他”再有任何来往。可,三年后,“钱鑫凌,你就这么爱钱吗?!”“我给你啊!”说罢,艾思哲将身侧的钱全部都给洒了出来,狠狠的砸到她的脸上。一如三年前,她拿着支票翩然远去的绝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04 10:12:5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亿万求婚,财迷娇妻放肆宠》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当然,醉得不省人事的钱鑫凌是没办法回答艾思哲这个问题。

他长腿迈开走上前,冷冷地俯视着略显狼狈的女人,现在只要看到这张脸便不由想起三年前的林林种种。

“起来!”

他冷声道,垂下手去推了推。

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房间里,就在刚才还大放厥词扬言说把他赏给钱熙然!

“还要......”

钱鑫凌呢喃嘟囔,抬起的手忽然扣住了他的指关节。

艾思哲條然一怔,她是故意的?

难道这些年对自己还念念不忘,不,应该说她还想故技重施,再讹一笔分手费!

厚重的被子她踢不开。

“呵!”艾思哲一声冷笑,欲情故纵的女人惯用的戏码,佯装矜持,卖弄**!

大学时代纯真的恋爱,只牵了牵手就满心欢喜,真够蠢的!

“滚出去!”

怒不可遏,他拽着被子的一角,用力抽离,钱鑫凌好似一只滚筒成精蜕皮,从床的左边滚到了右边。

“咚”——摔到了地上。

疼......

钱鑫凌只觉得天旋地转,慢吞吞地扶着床沿,蹲坐在地上,揉着后脑勺。

她看向甩开被子的艾思哲,皱着眉头,眼里迷惑分外重。

短暂地对望,艾思哲脸色黑沉像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色。

发生了什么?

钱鑫凌脑子一片混乱,徐徐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往他走过去,端详着他俊冷的脸,探出手去,指尖,触碰到了他脸颊的肌肤。

她在做什么!

艾思哲意欲躲开,正要撇开脑袋,钱鑫凌另一只手敷上去,手心捧着他的脸。

她还记得,他们一起在图书馆呆到三更半夜,等出校门,他开车领她到了山顶,翻出帐篷,露宿。

还记得,星河如海。

还记得,他的怀抱很温暖,驱散了深夜的寒意。

还记得......

她踮起了脚尖,嫩红的唇瓣印了上去。

男人猛然瞪大了眼,唇瓣传来松柔的触感,伴着浓烈的酒味,酥酥而麻麻的,他神经似被麻痹了般,手脚动弹不得。

“思哲,我想你......”

很想,三年来的每一天每一刻都心如刀割,她自认为伪装得很好,在外人面前表现得没心没肺,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眼前总会浮现出他的样子。

他眸光一冷,打横将人抱起来,直接扔在床上,如玉的直接麻利解开了领带,“你自找的,三年前早干嘛去了!惺惺作态,要是想再要一笔钱,就尽管打好你的如意算盘,给你算我输!”

清晨,阳光在地板上投出一道道光影,刺得人眼疼,钱鑫凌横着胳膊挡在眼前。

电话**响了好几遍,她侧了侧身,找了个更舒服的睡姿,闭着眼接起来贴在耳边,声音是干涩的沙哑,“喂。”

“请问是钱小姐吗?这里是领航建设。”

钱鑫凌猛然坐起,睡意全无,捋着散乱的发丝压到头顶,“是,我是!”

昨天刚应聘上,今天第一天上班!

“钱小姐,我是想通知您,记得到人事部领工牌。”

“好。”

钱鑫凌强装镇定,挂断电话,看了眼手机屏幕,已经是八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就得打卡!

她一边摸索着下床,一边查看叶斩梦发给她的信息。

“做好事留个名,遇到艾某人,调换了他房卡,接下来全看你的了,哪怕得不到,也不容许贱蹄子得便宜!”

啥?

钱鑫凌背脊骨一阵寒意嗖嗖。

房间里没什么特别的,酒店标间,一张床,一张柜子,衣橱,还带个小阳台。

唯独让她毛骨悚然的就是床头柜上那件皱皱巴巴的衬衣,浅蓝色的......好像是昨天艾思哲穿的那件。

呆愣了半分钟,钱鑫凌一把扯开被子扔在了地上,

“艾思哲!”

她捏着拳头“嘎嘎”响,昨晚喝太多,记忆断片严重,难道她以为梦中其实是真实发生了?!

怎么可能......

她睡了艾思哲,或许说艾思哲睡了她!

“叶斩梦,你想害死我啊?”钱鑫凌欲哭无泪,头发揉成了一团鸡窝,颓废地坐在了床边。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滴滴滴。”

手机闹铃的“白日梦”**音调拉回了她心神,现在不是计较到底谁睡谁这个问题,哪怕是天塌下来的大事,已经是发生了!

再耽搁下去,她好不容易应聘来的一份正式工作就黄了!

闭上眼,深呼吸,调整心态,这三年,她一直都在重复做这种练习,现在已经得心应手。

一分钟,她强打精神起身走向洗手间,赫然见用过的牙刷套装,脑袋“Duang”地一下撞在镜面上,“能不能从我世界里消失,消失得干干净净......”

此时此刻,摩天大厦总裁办。

男人高大身躯窝在单人沙发里,叠交长腿,西裤和皮鞋间露出一截**皮肤。

他端着咖啡,另一只手摊开一份晨报,薄唇的弧度似笑非笑。

“BOSS,有什么令人心情愉悦的事?”助理察觉到他的笑容,在一旁放下了文件。

艾思哲这才意识到自己嘴角的笑意,條然收敛,一本正色问道,“有没有通知她来上班?”

“有,有的。”助理茫然,但不敢多问,总裁为什么要收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小菜鸟?

老板心,海底针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