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成了病娇皇子的掌中宠
重生后成了病娇皇子的掌中宠千江月夜容夕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重生后成了病娇皇子的掌中宠千江有水

主角:千江月夜容夕
千江月前世识人不清,被亲妹一刀穿心,新婚之夜一命呜呼重生归来,成了一只黄毛土猫,谁说成了猫就不能一雪前耻扒人面皮,冒名顶替?好说,送你剥皮刀恶奴欺主,杀人埋尸?没事,推你下火坑她斗恶犬,擒猛枭,却躲不开某人揉后脖颈当一点就着的火爆土猫变成了狂傲霸气的美御姐那丢了猫的小皇子卑微道:“求求你让我rua一下。”“不rua会死?”“那…让我抱一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01 12:05:5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重生后成了病娇皇子的掌中宠》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看着地上的人一阵阵的抽搐,浑身冷的像是跌入冰窖了一样,眼底血丝迸现,嗓子里发出破碎的低吼声。

一时间,千江月心思急转。

生么情况,小白脸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跟踪还是碰巧?

得病了?那自己到底是留下来,还是趁机跑路?

千江月迈了迈步子,从他怀里钻出来,却发现尾巴尖还被夜容夕揪在手里。

看着少年颤抖的身子,他一双眼睛几乎赤红,紧紧地盯着千江月,指尖还揪着它的尾巴尖。

千江月猫眼中光芒闪烁,她不太明白,为什么已经难受成这个样子了,揪着自己尾巴的手却不肯松开,也没有用力。

心底突然有些烦躁,明明只需要轻轻一甩,就可以把尾巴甩出来,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现在为什么犹豫起来了?

这可不是她的作风。

可是夜容夕的头发眉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原本浅薄的唇色也被冻的发紫。

前一秒还生龙活虎地帮自己解决了野狼,下一秒就半死不活地躺在这。

如果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

“主子,主子您别吓我,这次怎么来的这么突然,冷的好厉害啊!”

暮桑急的眼都红了,也顾不得主仆之分,一把扯开夜容夕的衣领,露出的胸口血丝一条条蔓延。

少年死死地睁大着眼,仿佛在努力克制着巨大的痛苦,但是那微弱的呼吸仿佛下一秒就要咽气了。

千江月烦躁的按了按爪子,尖利的指甲伸出又缩回,浅金色的猫眼却一瞬不瞬地盯着暮桑的动作。

“不是应该在三天后吗,怎么提前发作了......主子你挺住啊,上次的药还剩了一点。”暮桑急的手都在抖。

这狗腿子半天了也没动作,到底能不能行。

千江月猫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探头看了过去。

只见那胸口上一道道赤红色的印记时隐时现,皮肤下似乎形成一个奇怪的纹路,千江月立刻瞪大了眼。

符咒?!

这少年身上竟然有符咒术?

千江月努力的瞪大眼,又仔细看了一遍,虽然咒文不是很明显,但是确实是符咒术没错,还是她非常熟悉的一种。

封印符咒。

她只在一个地方见到过封印符咒,那就是云江崖顶的后山石窟,但是这个封印符咒比起石窟上的符咒来说,似乎更加深奥与晦涩。

她解不开。

但是她可以缓解!

看在小白脸对她还不错的份上......

千江月抽了抽鼻子,毫不客气地一爪子踩在了夜容夕身上。

“哎呦,我的猫主子,您就别添乱了,没看见主子快不行了吗。”

正在努力找着缓解药丸的暮桑一看,顿时吓的三魂没了七魄。

这猫没轻没重的,要是给主子踩出个好歹,他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好了。

千江月一爪子拍在他伸过来的手上,猫眼里陡然射出一道寒光。

再废话,那只野狼就是你的下场。

暮桑突然愣了一下,忍不住摸了摸脖子,他怎么觉得猫主子这眼神,这么吓人呢。

千江月压低身子,趴在夜容夕身上,怕压倒他的胸口,她只能匍匐着,一点一点向前爬去。

像是察觉到身上的异样,夜容夕转了转眼珠,最终目光定格在那一团黄色毛团身上,费劲的扯了扯嘴角,声音沙哑:

“月牙,别过来......”

不过去?那你倒是松开我的尾巴让我走啊。

别过来做出这么委屈巴巴的样子,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故意的。

千江月伸出的爪子,轻轻踩在他的胸口上。

暮桑看着举止奇怪的月牙,额头冷汗都要滴下来了,他已经见识过月牙的凶悍了,但是主子的命更耽误不得。

更何况,血咒发作后主子万一失控,后果根本无法想象。

可是如今月牙趴在主子身上,万一伤到了月牙,主子醒来之后肯定要大发雷霆......

正想着,暮桑突然看到月牙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着夜容夕的胸口,顿时惊得张大了嘴。

这猫在干嘛啊!

非礼?!

主子现在生死关头,你这只猫在搞什么啊!

但是下一秒,让他更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夜容夕身上的寒冰渐渐退了下去,胸口的赤红印记也逐渐减弱,蔓延的血丝像是潮水一般缓缓退了回去,呼吸渐渐恢复正常。

暮桑看着夜容夕胸口那一块块被口水浸湿的痕迹,纠结的皱起眉头,看着那猫咪的神情有些惊悚。

这月牙......该不会是个猫精吧......

千江月看着自己舔出的咒印,眼底一丝尴尬一闪而过,回头看到暮桑的表情,更是垮下了猫脸。

她也想用手画符咒,可她现在只有爪子,要不是符咒必须留下痕迹,她也不想用自己的口水。

总不能直接刺破小白脸的肉皮,沾着血画吧。

没见识过世面的狗腿子。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千江月冲着暮桑叫了一声。

“喵。”

暮桑歪了歪头:“这就好了?”

困扰主子这么多年的心绞痛被这猫舔了两下就好了?!

当然没好,只是暂时缓解了而已,这狗腿子真是笨,还不如黑风。

千江月看了一眼夜容夕紧闭的双眼,想从他身上跳了下来。

刚站起来就发现尾巴尖还在那人手里揪着。

甩了甩,没甩出来。

千江月有些无语地望天。

如果我做错了什么,请让老天来惩罚我,而不是让他揪着我的尾巴。

暮桑上前试了试夜容夕的体温。

正常。

也没有出现以往发狂的情形。

“真的没事了!月牙你真是主子的福星啊!”

暮桑此时恨不得抱起月牙狠狠地亲两口,有了月牙,主子以后是不是都不会再犯病了。

“你说我昨天是被月牙治好的?”

夜容夕躺在被子里,听着暮桑一脸激动地说着,目光落在窗边那小小的身形上。

猫咪此时正舒展着身子,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把身体拉成一条直线,然后往旁边一倒,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日光从外面照在它身上,金灿灿的,浅金色的猫眼半眯,十足的高傲。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