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周棠孟循全文在线阅读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小芙派

主角:周棠孟循
前世,周棠被渣男和养母蹉跎,早逝而亡,再次醒来时重生到自己十七岁那年,她决意改变命运,利用前世的见闻和所学努力致富,摆脱养母和渣男。不知何时,前世的初恋,知青孟循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然而周棠这辈子只想赚钱!孟循不着痕迹的靠近周棠,为她披荆斩棘,摆脱困境。两人一切仿佛有如神助,想要做的事情都能成功。很久后,周棠突然发现,这男人不会也是重生的吧?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27 16:25:2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精彩章节试读

可是……

周棠暗笑自己的想法太荒唐,孟循一直都是谦谦君子,真诚待人是他的本性。

虽然她想和他多呆一会儿,可是理智告诉她,她必须马上离开。

“落水和你无关,还请不要挂怀,再见。”周棠尽量掩饰内心的激动,转身欲要离开。

“姑娘,衣服……”

孟循瞥见被遗忘在河边的一大盆尚未洗完的衣服,急忙叫住她。

他知道,如果衣服丢了回去少不了又要挨打。

“多谢。”周棠看他的目光深了深,很快垂眸抱着盆离开。

看着少女单薄瘦削的背影,孟循眸光深沉。

其实今天他是故意来找周棠的,他知道周棠一向会在这个时候洗衣服。

尽管自己刚才一连串的提问没有得到回应,但是他心里依然很是激动。

因为终于再次见到她了。

他又可以守在她的身边,爱她、呵护她、保护她了。

周棠回到家,幸运地发现蔡丽敏并不在家,估计是带着小宝去串门了,松了一口气。

今天发生的事有些多,她不想再和蔡丽敏发生冲突,于是她连忙换上干净的衣服,又用家里的水把没有洗完的衣服洗干净。

衣服刚晾好,蔡丽敏就抱着小宝回来了。

“周棠,我出去一趟,你给我把小宝照顾好了。”蔡丽敏一见周棠,就把小宝塞给她。大队临时通知要开会,让所有妇女都去一趟,她这才匆匆回来。

“知道了。”周棠平淡地应下。

似是对她不放心一样,蔡丽敏又瞪着眼睛恶声恶气地嘱咐了一句:“你可得把小宝看好了啊,要不然你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不放心的话你可以自己抱着去。”周棠眉梢一挑,没好气地说道。

“你这个死丫头,是不是看我有事不敢打你!”这两天周棠吃了豹子胆了,敢和她叫板了。

“你敢再打我,我就……”周棠故意带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宝,把蔡丽敏气得几乎晕倒。

“你——”咬牙切齿地瞪着周棠,刚想开骂,门外传来叫她赶紧去开会的声音,她只好强忍下怒意,留下一句“你敢打他我回来扒了你的皮!”匆忙离开了。

望着蔡丽敏离开的背影,周棠丢了个白眼,哼,打我,你试试。

“还是我家小宝好。”低眸看着在自己怀里乖乖吮吸着手指的小宝,周棠的心里一片柔软。

虽然对刘家人深恶痛绝,但她对小宝是真心实意的好。因为小宝本性善良,长大后性格和他父母并不像,反而很是乖巧,和她的关系也很不错。

而且,小宝让她想起自己的儿子。

念寻,妈妈对不起你,这辈子你大概不会再来到这个世上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你不用再跟着我受苦……

周棠抬头望天,倔强地将要流出的泪水憋了回去,眸光深处多了一层寒意。

“周棠,你在家吗?”外面突然有人叫她,周棠一听就知道是蔡梦龄的声音。

收回思绪,周棠抱着小宝走出去,站在门口问她:“找我有什么事?”

蔡梦龄特地穿了一身麻布长裙,外边套着一件薄外套,长长的头发被她编成两股麻花辫垂在脸侧,手里还拎着一个小篮子,看上去确有几分淳朴美。

“周棠,你和我一起去一趟小学好不好?”蔡梦龄走到周棠身边,亲热地挽住她的胳膊晃了晃。

周棠蹙起眉,“去小学干什么?”

难道是去见孟循?

蔡梦龄却避而不答,“你就先别问了,跟着我一起去就行了。”她怎么能给周棠说自己需要个丑小鸭来衬托自己呢

其时蔡梦龄心里打得什么算盘她早就清楚,这个女人不去演戏实在有些可惜了。

“如果让你姑姑看到我出去,她会不高兴的。”周棠故意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

果真还是那个怂包,昨天差点以为她脱胎换骨了呢,没想到全是装腔作势。

“周棠,你放心,要是姑姑打你我会站出来替你撑腰的。”蔡梦龄上前拉出她的胳膊,冲她保证似的点了点头。

望着蔡梦龄期待的眼神,周棠假意思索一番,还是摇了摇头拒绝道:“不行,我还得看小宝呢。”

“我们可以带着他去啊。”看到周棠油盐不进的样子,蔡梦龄急得直跺脚。

“带上小宝,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担待不起啊。”周棠故作为难,目光焦灼地看向蔡梦龄。

“周棠,就是去小学而已,会有什么事发生啊,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蔡梦龄不断催促道。

“梦龄,不是我不相信你,是实在害怕你姑姑,要不你给我写个字条什么的,说万一小宝受伤或者遇到什么意外的事情都与我无关。”

一不如意蔡梦龄就会诬陷她,她才不要做替罪羊呢。

蔡梦龄真的无语了,刚才还想她是怂包子呢,现在看来,好像自己判断失误了。

看蔡梦龄不说话,周棠皱了皱眉,抱起小宝往里屋走去。

“哎——不要走嘛。”看周棠要离开,蔡梦龄赶紧拉住她,“周棠,咱俩的关系还需要立字据嘛。”

“不立我就不去。”周棠扬起头一脸倔强。

蔡梦龄看周棠真的认真了,心中升起一股怒火。若不是她需要这么个陪衬和炫耀的对象,她才不要低三下四的求她去呢。

“周棠,字据我看免了,要不我给你立个誓行吗?”强压着怒火,蔡梦龄投来央求的眼神。

能让蔡梦龄妥协已是意料之外了,但是周棠还是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对蔡梦龄心软就是对自己犯罪。

她清楚地记得上一世也是因为跟她去学校而回来被打的事情。

看到周棠态度坚决,蔡梦龄也磨得没了脾气,于是只好点头同意。

笔墨拿过,蔡梦龄在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了几个大字:我蔡梦龄在此立誓:今天带周棠和小宝去学校,我保证不会让姑姑迁怒周棠,也不会因个人心情伤害小宝,如有违约,天打五雷轰。

最后不会因个人心情伤害小宝是周棠硬要蔡梦龄加上的。

“好吧,我们走。”蔡梦龄的誓言虽然马马虎虎,但是周棠还算满意,她小心翼翼地将纸条折好放进贴身口袋里。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