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一念相思一念殇
《一念相思一念殇》俞书意白竞寒章节精彩阅读

一念相思一念殇豆豆

主角:俞书意白竞寒
新婚之夜,她一个陪嫁丫鬟,代替云家大小姐与白府少帅圆了房。她是他眼中最微贱的人,也是他最恼恨的人。知道真相时,那个蠢女人已经死了——第二次死了。这是一场无望的等待,他永远都等不回那个女人了。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2-26 11:53:0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一念相思一念殇》精彩章节试读

轰然一下,所有顽强筑起的壁垒,仿佛在一瞬间轰然倒塌。

----------------

离开?

就因为,她现在是俞书意吗?

还是,从前……

问题的答案,俞书意没能给。

她抱着一盒烫伤药,一路跑回了白公馆,刚回到房间,便一屁股坐在地上,过了很久,颤抖的身体依旧没能停下来,她抬起手,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俞书意,你就是贱。改了名字还是一样贱,为什么明知道云婉枫嫁的人是白竞寒,还要答应做陪嫁丫鬟,为什么明知道那个人是白竞寒,还要答应圆房啊,为什么?为什么……”她将头埋了起来,良久,呢喃了一句,“当年,不如饿死在南城城外。”

……

“书意,你怎么睡在地板上?”

俞书意别过头,看见了云婉枫,这才发现已经傍晚了。

“小姐。”

云婉枫将书意从地上扶起来,故作埋怨,“书意,你太见外了,叫我婉枫就行。”

这样热情的云婉枫,让俞书意觉得怕。

上一次云婉枫对她热情,是在求她代替自己去跟白竞寒圆房的时候。

果然……

“书意,晚上你先去白竞寒的房里吧。”话说的不是太详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又是昨晚的勾当。

俞书意想起白日里,白竞寒说过的话。

“书意,你可不可以离开南城……你是婉枫的丫鬟,你这样不检点的样子,总有一天会连累婉枫的,也会毁了你自己。”

七年了,清楚白竞寒到底没能认出自己,俞书意不知是高兴?还是松了一口气?是难过?还是呕了一肚子气?好像都有吧,五味杂陈的……

“婉枫,我想离开。”她一向听白竞寒的话,不是嘛。

什么?

云婉枫有些不敢相信,甚至有些怒意,“书意,你不能走。”话说的明显有些急,“我根本就不喜欢白竞寒,我喜欢的人是苏世渊,书意,你都知道的。”而且她还没看够这样“可怜”的俞书意,怎么舍得放过她。

这门亲事,云婉枫起初是拒绝的,她在宛城可是天,连宛城首富苏世渊都对她倾心,凭什么因为白竞寒,就被迫嫁到人生地不熟的南城。

再说,她早就同苏世渊走到了一起,也尝到了鱼水之欢。

为此,她对白竞寒,甚至生出了厌恶。

加上苏世渊也追着她来到宛城,让她如何愿意轻易地躺在白竞寒的怀里。

云婉枫故作委屈的泪花都涌了出来,抓着书意的手道:“白竞寒是少帅又怎样,这个人我根本不爱,也不想去爱,看在云家当年救你的份上,所以,书意,帮帮我吧。”所以书意,再去陪白竞寒一次,这可是我云婉枫施舍给你的,反正一辈子都没有男人要你的。

这些话语,让俞书意心口疼得愈发厉害,揪着的那种。

她那么爱白竞寒,为他做了那么多,到头来却被他赶出了南城。

白婉枫不爱白竞寒,什么都没有做,却被他心心念念的爱着。

老天爷,有时候真的好过分!

……

当夜,俞书意还是去了白竞寒的房间,是熬不过云婉枫的多番请求;还是放不下那根深蒂固的爱情;还是有些许期待,待事情败露了,白竞寒看她的神情。

到底是哪一种呢,还是哪一种更多一点?

都罢了……

夜。

灯依旧没有开。

白竞寒依旧是醉的。

白竞寒依旧会拥着她,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喊着婉枫的名字。

而她依旧会在他熟睡之后,忍着浑身的酸疼,按着肋骨那处,逃离他的怀里……

这样的循环,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次,俞书意甚至熟悉了、习惯了,甚至没那么怕了,也不会在昏暗的走廊上奔跑了。

像这样静静地穿过大厅,步伐也不会那么别扭了。

这时,门外有灯照了进来,随后,白竞寒的爹白泰山和管家福叔也走了进来。

俞书意急忙低头,恭敬喊道:“老爷。”

白泰山看着昏暗的楼梯,还有夜深人静出现在客厅的丫鬟,精锐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你是谁?”声音透着令人害怕的威严。

俞书意没有慌,心底想着,连白竞寒都没能认出自己,又何必遮掩,老实道:“云小姐的陪嫁丫鬟,俞书意。”

“书意”两个字,让白泰山扶着拐杖的手颤抖了一下,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瞪大了眼珠。也让福叔倒吸一口凉气,他想起那个被自己亲手推进河里的女子,那个一直黏在白竞寒身边的乞丐,她的名字也叫——书意。

这个名字……还是白竞寒取得。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