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嫁给亿万大佬后我为所欲为
《嫁给亿万大佬后我为所欲为》完结版在线阅读 《嫁给亿万大佬后我为所欲为》最新章节列表

嫁给亿万大佬后我为所欲为诗千意

主角:贺望茵慕衡遥
重活一世,贺望茵一改前世的傻白蠢,成天忙着嫁给亿万大佬,忙着持宠而娇为所欲为!亿万大佬成天忙着宠她、宠她、还是宠她!结婚一周——手下来报:主子,夫人又败光一个亿……大佬:再给她打十个亿!结婚一个月——挚爱亲朋纷纷上线:你老婆太嚣张,都怪你给宠坏了!大佬:不宠不骄不嚣张,嫁给我有什么用?结婚一年——贺小姐作精附体:你的爱让我透不过气,我要带着宝宝和你离婚!大佬:你唯一可以带走的婚内财产,只有我!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25 11:42:4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嫁给亿万大佬后我为所欲为》精彩章节试读

早在老爷子发话的那一刻,王小兰和王湘湘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

此刻,两人还奢望着贺望茵能帮她们说一句话,然而望过去,贺望茵早已经在孙思汶肩上泣不成声了,似乎悲痛得不能自己。

贺滔祖也对保镖的行为置若罔闻。他气这对母女今天愚蠢至极的行为,轻举妄动,毁了他的声誉。他还没和她们好好算账呢。现在赶出去,正合他的心意!

“茵茵你放心,”钱老先生拍了拍贺望茵的手背,宠爱又霸气地说道,“有外公在,谁敢来抢你和你妈妈的位置,就让她们像今天这对小三母女一样,当落水狗打出去!”

“爸爸、姐姐……”王湘湘尤不死心地哭喊着。

然而这举动不过是再度引来了宴会场里的一片讥讽嫌恶之声。

在悲悲惨惨的哭泣声和众人的冷眼中,这对母女连用那十几只沉甸甸的行李箱,一同被扔出了贺家大宅。

前世风风光光入主贺家,气死了老爷子,轻而易举抢走了贺望茵的一切。

今生却落得这般狼狈不堪的局面。

贺望茵站在窗前,看着这对母女灰溜溜地拖着行李,躲着路人探究的目光和指点拦出租车。

她脸上还挂着泪痕,可眼中却早已没了悲戚的神色,唯有复仇的冷焰,静静燃烧。

王湘湘,今生,才刚刚开始……

突然间,她眼神一凝,在大门外眺望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哥哥?

怎么可能?

贺望茵惊诧之余,内心涌起了难以压制的激动。

此刻站在大门外的人,竟然是早已经被赶出贺家的贺溥宸!

她记得,自己和哥哥早已经闹翻,前世的二十岁生日宴,他并没有回家来给她庆贺。

可是今生,她却意外看到哥哥出现在了大门外。

“茵茵,要我们陪你去休息一下吗?”宴会的气氛完全被破坏了,孙思汶关切地问贺望茵。

“我有点事,失陪一下了。”贺望茵来不及解释什么,“思汶,今天谢谢你能站在我身后,我们呆会儿聊。”

孙思汶愣了愣,转而就理解地笑道,“好吧,你有什么急事就想去忙吧,我们是朋友,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

大门口,刘管家如同一尊凶神般站在那里。

“大少爷,请回吧,现在这个家不欢迎您。”

“我知道,这个家我也不想回。”贺溥宸双手插裤兜,冷冷地看着狗眼看人低的刘管家,“我只是来见茵茵一面。”

自从他被赶出家门,从前对他卑躬屈膝的一条看门狗,都摆出了这么高傲的姿态。

“大小姐很忙,没时间见您。”管家昂着头。

贺溥宸忍着一拳打到对方脸上的冲动,“你把她叫出来,我不进门,说句话就走。”

“有什么话,我可以替大少爷转达。”

贺溥宸拳头捏了又捏,最终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首饰盒,“这个,你替我转交给她。”

管家接过首饰盒,当着贺溥宸的面打开。

一条小小的猫眼石手链摆在里面,中间穿了一颗转运珠。

“呵,”管家两根手指拎起手链,“大少爷现如今是越发阔气了,这么‘贵重’的礼物,也拿得出手。”

“你特么放尊重点!”贺溥宸一把揪起刘管家的衣领,隔着栏杆把拳头招呼在了他的脸上。

刘管家也毫不客气,当即和贺溥宸抓扯了起来。

争斗中,猫眼石手链被扯碎了一地。

贺溥宸抓着刘管家的头发,把他狠狠往门栏上撞了好几下,直撞得刘管家鼻青脸肿,才松开手,啐了一口,“狗玩意儿!”

“大少爷,你这是何必呢!”刘管家抹了一把鼻血,“要知道,是大小姐亲口下令不许你进门的,她说过再也不见你,还说就算你送礼物来求和,也要把你拒之门外,还要好好‘招呼’你一番。你何必还来自取其辱呢?”

贺溥宸呆住了。

怔愣中,他看到地上那一颗颗散乱的猫眼石,在尘土中渺小得几乎要寻不到,就像他的那点心意,也卑微得令人不齿。

“再也不见……”他自嘲地苦笑了一声,“倒像她的脾气。”

他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管家哼了哼,骂了一句“丧家犬”,捂着鼻子匆匆止血去了。

贺望茵赶来的时候,大门前早已空无一人,她是远远看到管家和贺溥宸在门前说了什么,好像还动了手,可是离得太远,她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看到贺溥宸转身离开。

“哥!”她对着外面空无一人的街道喊着,头一次痛恨贺家的这栋宅子太大。

从楼上的宴会厅绕下来,再穿过花园过来,什么都太迟了。

而现在,她甚至都没有贺溥宸的电话号码。

贺溥宸被赶出贺家,还是在一年前。

是因为程百华,也是因为……她。

是她为了讨程百华的欢心,偷了爸爸一份标书,而程百华非但在之后的投标之中获胜,还把这盆脏水泼到了贺溥宸身上。

那时候,因为贺溥宸极度反对她和程百华来往,也看不惯王湘湘,兄妹俩早已经反目成仇。

所以贺望茵鬼迷心窍地落井下石,竟亲口对外公和贺滔祖说,看到贺溥宸出入了书房。

正巧贺溥宸在集团和贺滔祖有许多经营理念上的差距,父子关系也早不太融洽。

一番恶语相向,贺滔祖把贺溥宸赶出了家门,并且找来律师,当场除掉了贺溥宸的继承权,断绝了两人的父子关系。

那时候,贺望茵还听信了程百华和王湘湘的鬼话,认为自己成了贺家唯一的继承人。

可笑!

肤浅!

愚昧!

想到这里,贺望茵想要狠狠地给自己两耳光。

这一年,哥哥过得怎么样,她并不十分清楚。

但她猜得到,他过得一定不好。

有贺滔祖的言行,还有程百华的刁难,他在外必定举步维艰。

想到前世,他就那样无缘无故地死在了车祸中,贺望茵只觉得心头阵阵绞痛。

前世王湘湘说过,她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她和程百华干的。

那证明,前世哥哥的死,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只是上一世的生日宴上,她并没有在窗边“欣赏”王湘湘母女离开的惨相,所以也并没有看到贺溥宸过来。

然而看到了又怎么样?

她还是没能留住他……哥哥那样骄傲的人,放下自尊回来找她,一旦被拒之门外,一定不会再回来了。

突然间,地上有什么闪光的东西,吸引了贺望茵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