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快穿之炮灰人设又崩了
快穿之炮灰人设又崩了全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叶小荞墨熙宸完结版

快穿之炮灰人设又崩了楚诗魅

主角:叶小荞墨熙宸
对一个杀手来说,最难的是让她不杀人!重生80年叶小荞放下屠刀立地成豪,修魂力换异能,一手烂牌打成王炸,带着两个娃嫁豪门,从恋爱到怀三胎一日搞定。夫妻秀恩爱日常叶小荞:“女人不要动不动就和男人生气,这是他不喜欢的。不要动不动就怀疑这怀疑那,这是他受不了的。能动手,就别吵吵。听话的留下,摆弄不了的弄死。”墨熙宸:“女人不听话就往死里宠,惯一身臭毛病,看谁还要她,没人要就听话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23 17:20:5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快穿之炮灰人设又崩了》精彩章节试读

一片片的平房是工厂为职工修建的职工新村,这年代可没商品房,老百姓的房子都是工厂的自建房,工厂按照职工家庭人数的数量,分给职工。

平房一排一排接连成片,一排是正房屋,一排是厨房,正房屋比厨房要高。要上两个台阶,才能进门,而厨房矮地面半个台阶,正房屋和厨房相对,中间形成的通道被称为胡同。

她脚底下运用了功夫,把自己的脚步声降到最低。

她和奶奶住厨房,也不知道奶奶有没有给她留门?她不能敲门发出声音,否则就被人知道她刚回来!

叶小荞伸手推了一下厨房门,厨房的门竟然被她推开了。

她悄摸摸的走进厨房把房门关好,让她郁闷的是奶奶和她挤在一张床上睡,可她不能惊动奶奶!

正在她想的时候,奶奶起身坐了起来。

“小荞,你回来了!怎么一夜都没回来?”王鹤敏关切的问道。

叶小荞看着瘦弱的奶奶,奶奶很瘦,才六十岁的人,头发几乎全都白了,脸色满是皱纹,后背有些佝偻着,穿着洗到满是洞的跨栏棉布大背心,下面穿着一条黑色的棉布长裤,长裤的布料已经洗得很薄了,膝盖的位置上还打着补丁。

她僵硬着脸上的表情,生活太辛苦了吧,这个年代显得好老!

虽然她的记忆告诉她,奶奶是唯一疼爱叶小荞的人,可让她对着陌生人有感情,还是挺别扭的。

“奶奶……出了点事……一会儿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您就说我晚上就回来了!”

王鹤敏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快上来躺一会儿吧,天都快亮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向床里边挪,给叶小荞腾出位置。

叶小荞把外衣脱了,拉过被子盖上,所谓的被子是各种颜色的碎布拼出来的一块长方形被单。

她环顾了一下低矮的平房,房间只有十三平米的样子。

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放着一张小床,真的很小,放在几十年后,也就是个单人床的大小。

一个年代久远,早就脱落了红色油漆的老旧碗橱,一张老旧的折叠桌,两只破木箱子上放着一个菜板,一辆自行车占了一面墙,墙角处也就是门后面的地方有一个大水缸,水缸旁边有一个铁脸盆架,脸盆架上锈迹斑斑,两只搪瓷盆叠放在上面。

房顶上连管灯都没有,只有一只掉在电线上的灯泡……

已经变成灰色的白墙,因为潮湿大面积的起了碱,墙皮鼓起一个个小鼓包,受潮严重的地方,墙皮和豆腐渣一样酥,一碰就能大面积掉一层白灰。

尤其是现在七月,房子闷热潮湿的像是蒸锅,房间里弥漫着潮湿的霉味儿……

叶小荞用手按了一下跳疼的太阳穴,这也太苦了吧?

她怎么把这把烂牌打成王炸?她想杀人了!

胡同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瞬就冲到了厨房门口,一脚把厨房门踹开。

李月芬和叶小芸闯进房间,就看见躺在床上的叶小荞。

叶小芸气得唇角一抽,她的眸光轻转了一下,“姐姐,你走的可真快,我看见你在前面还想追你呢,没想到你到家都躺在床上了。”

叶小荞的心里响起冷哼声,这个妹妹果然是个有心机的,一句话,步步是陷阱!

她从床上爬起来,揉着眼睛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被男人折腾了一夜,她是真的没睡醒。

她瞄了一眼穿连衣裙和皮凉鞋的叶小芸,那双皮凉鞋用现代人的眼光看,真心土得掉渣,厚重的几条棕色皮子快把整个脚面全包住了,可是这样的鞋,在这个年代是十足的高档货。

而她穿的是塑料凉鞋,塑料带折了,还是用线缝上的。

呵呵,这待遇可真是天差地别!

“小芸,你说什么呢?我昨天晚上就回来了,你什么时候看见我了?你还想追我?”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昨天晚上?不对吧,你不是住在酒店了吗?你是刚刚才回来的!”叶小芸说道。

“我就是昨天晚上回来的!”叶小荞咬死了这句话,反正这年代没有监控视频监控摄像头,鬼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月芬扯着一脸的横丝肉,一巴掌朝着叶小荞扇了过来,“小贱蹄子,你还学会说谎了!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和什么男人鬼混了?!不要脸的东西,为了那几块钱,就和男人爬上床!我们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王鹤敏伸手挡住李月芬扇下来的巴掌,“大芬,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小荞是昨天晚上回来的!”

李月芬诧异的看着婆婆王鹤敏,“你帮她撒谎!”

“谁帮她撒谎了?孙女和我在一起睡,她几点回来的?我不知道吗?倒是小芸怎么一晚上没回来!”王鹤敏大声说道。

叶小芸翻了一个白眼,嫌弃奶奶话太多了,不过,被她妈和奶奶这么一闹,同院的邻居都跑过来看热闹了。

大夏天的本来大家起的就早,而且大家住在一排平房,谁家有点什么动静,整条胡同的人马上就听到了。

这年头人和人的距离就是那一堵墙,直线距离不超过一米,尤其是住在一条胡同里的人,基本上都是推门就进的老邻居。

叶小芸用余光看了一眼门口聚集的婶子大妈,提高音量说道,“我没回来,是因为我在酒店里勤工俭学,打工赚学费!我姐姐本来和我一起去赚学费。

没想到碰见我们班上最有钱的女同学家迎接她家海外回来的亲戚,她叫我们一起参加宴会。

我一直和那个女同学在一起,可一晚上没看见姐姐,我听服务员说,看见姐姐去了客房,服务生还说那客房里有男人!

我是担心姐姐被人欺负,所以才赶回来问问姐姐。”

她把被人欺负这四个字,加重了语气,就怕别人听不懂!

“什么被人欺负,你少替她说好听的,我看她就是贱种子,一个大姑娘,往男人房间跑,我呸,真特么的不要脸,就这德行还想考大学,也不撒泡尿照照,大学要你这种学生吗?!”李月芬越说越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