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亿万老公宠翻天
《亿万老公宠翻天》白念夕叶凉舟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亿万老公宠翻天司七月

主角:白念夕叶凉舟
一纸契约,他们闪速结婚。这不过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他却帮她打脸虐渣,手撕白莲,将她宠翻天,自此走上人生巅峰。当协议期满,她拿着离婚协议递到他面前,他却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老婆,孩子都有了,还离什么婚。”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01 11:26:3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亿万老公宠翻天》精彩章节试读

白念夕在落地窗旁的墙壁上摸索了一会,找到一个暗门,从里面取出一把安全锤。

“你一定不知道,豪宅的每个房间里都有逃生锤吧?”

她手腕翻转,挥起锤子,飒劲儿十足,“当当”两声,加强版防弹玻璃瞬间裂成蜘蛛网。

用锤子轻轻一推,整块落地窗岿然崩塌。

在灯光下,散落一地碎芒。

叶凉舟万年不变的冷瞳里,腾起一层震惊的波澜。

“我之前做过逃生演习培训师,这种玻璃不知敲碎多少块!”她笑着说。

叶凉舟不免好奇,她一个才二十岁的小丫头,怎么做那么危险的工作?

白念夕没解释,跨过落地窗,走向窗外的大露台。

从小经常被白薇薇欺负,不是将她锁房间,封衣柜里就是关地窖。

从刚开始的恐惧害怕,到后来学会各种逃生技巧,虽不再那么胆小懦弱,可一旦接触封闭空间,还会莫名心慌,呼吸憋闷,总要逃出去才舒服。

她张开双臂,呼吸自由的空气,笑着回头,鬓边碎发从眉骨滑过,一双大眼睛仿若水晶珠子般澄亮透明。

叶凉舟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不然怎会觉得此刻的她有点美?

她精致小脸上洋溢的明艳笑容,仿佛能治愈人心,让人心里暖暖的十分熨贴。

叶凉舟望着她清澈如泉的翦瞳,有一瞬恍惚。

苏苏的眼睛也是这般干净剔透……

可当他听到白念夕接下来说的话,所有的美好瞬间破碎成渣。

“走呀,这里才二楼,我们跳下去。”

才二楼?

跳下去?

他的苏苏温柔可爱,即便长大后也一定是个小意柔情的温婉女子,绝不会如白念夕这般,长着一张乖乖女的脸,实则本性野蛮又暴力。

他讥讽地冷哼一声,转身回到床边躺下。

他累了。

今天想早点休息。

不出他所料,没过十秒,白念夕自己从落地窗钻回来了。

“那那那……”

她一脸惊骇指着楼下。

在下面不仅守着四五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保镖,还排了一排刺铁丝,这要是跳下去,还不被扎成血窟窿。

爷爷够狠!

老爷子和德叔站在楼下,仰头望着二楼。

“老爷,少爷果然拆房子了。”德叔默默擦汗。

“让他砸!我就不信他今天还能真跳下来!去!把我养的藏獒拉过来!”老爷子气势汹汹道。

叶凉舟睡床,白念夕只好蜷在床脚下的羊毛地毯上。

整个房间,也就这里稍微暖和点。

床上的叶凉舟没有一点声音,也不知睡没睡着。

她全无睡意,看着空荡荡的窗口,时不时有风吹进来,撩起薄弱蝉翼的窗帘轻轻翻飞。

“我们现在也不算共处一室哈,他应该不会误会你。”

他?

叶凉舟蹙眉。

谁?

“你放心,你帮我救弟弟,是我的恩人。我也没什么能为你做的,只能不给你造成任何困扰,不给你惹麻烦。”

“如果他误会你,我会帮你和他解释的。”

她下巴抵在膝盖上,声音很轻,仿佛能被夜风吹散。

一直得不到回应,她尴尬地努了努嘴。

“你睡吧,我会很安静,不发出丁点声音。”

从口袋里小心翼翼摸出手机,先调成静音,给白展程发了一条消息,得知俊熙手术很成功,虽然还没苏醒,但圣安医院给出的结果比之前的小医院乐观很多,植物人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白念夕高兴得眼角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告诉白展程好好照顾俊熙。

白薇薇抢着白展程的手机,给她发来一大串消息。

“白念夕,你和叶家老爷子到底什么关系?你不会真的给他做小了吧?”

“把你接走的人是叶凉舟吗?”

“他真的如传说中那么帅,那么可怕吗?”

白念夕抬头,看了一眼床上俊眸紧闭的男人。

他即便睡着,也眉心紧蹙,透着摄人的冷冽,好像一头睡着的猛兽,让人不敢靠近。

“叶凉舟以后是不是得叫你奶奶了……”

白念夕没继续看白薇薇充满嘲讽的消息,正要关掉手机,失联多日的顾寒尘居然发消息过来。

“白念夕,现在正为钱绞尽脑汁吧?”

“只要你现在立刻出现在我面前,跪下来求我,哄我开心,我出钱给你弟弟做手术。”

白念夕死死捏着手机,一双水眸清寒一片。

她忽然明白了,是谁在珠宝圈放话,不许接她的设计稿。

顾家是珠宝大亨,在珠宝圈很有名望,顾寒尘身为顾家太子爷,有权在珠宝圈里操控很多小设计师的生死。

可白念夕想不通,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以至于顾寒尘这么仇视她?

在她最需要钱的时候落井下石。

明明是他出轨在先,有什么资格对她颐指气使。

白念夕没回顾寒尘消息,将他的微信和电话统统拉黑。

眼泪忽然簌簌地往下掉,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弟弟有钱治病了,还是最好的圣安医院。

对顾寒尘的感情也没那么深,白薇薇只是一个毫无血缘,处处和她做对的继姐。

可她为什么会掉眼泪?

或许在难过,宝贵的第一次被陌生男人夺走吧。

她在心底默默诅咒那个男人此生不举。

叶凉舟刚睡着,又做梦了。

小女孩悲痛地哭着,“大哥哥……我爸爸怎么了?为什么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为什么那么多血,呜呜呜……”

“大哥哥,大哥哥……”

梦里都是小苏苏的哭喊声。

他猛然睁开眼,便看到床尾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肩膀一抖一抖,却没有丁点声音。

她在哭吗?

嫁给他,成为千亿豪门的少奶奶,如若换成别的女人只怕高兴的睡觉都能笑出声,可她为何哭得这么伤心?

他凝眉坐起,盯着她蜷成一团的孤单背影,因极力隐忍哭声身体抖得厉害,让他心口莫名一揪。

“你在做什么?”他沉声问。

白念夕赶紧仰起头,死死咬着嘴唇忍住心口撕裂的疼,努力笑着说。

“我在……我在看风景呢!你看,今晚月色多好。”她尽力轻快的声音,还是带了一丝遮掩不住的哽咽。

叶凉舟偏头看了一眼窗外。

哪里是月亮。

明明是圆形的白色路灯,今晚阴天根本没有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