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相父别扶我,寡人要减肥
《相父别扶我,寡人要减肥》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刘禅春娥小说全文

相父别扶我,寡人要减肥笔吏

主角:刘禅春娥
一着不慎,成了蜀后主刘禅。随身还多了一个坑爹系统,啥都不认,就认荒唐事。人生本就很荒唐,难道还要荒唐加荒唐?刘禅看着无限美好的江山,懵比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1-27 21:34:2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相父别扶我,寡人要减肥》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为尔建衣冠冢

烈日炎炎,刘禅望着自己为曹丕建好的衣冠冢,似乎总觉得还不够好。

当下让数十个伶人闭嘴,停止那一点也不好听的小曲儿。

他独自蹲下肥胖的身躯,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曹丕的衣冠冢,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刘禅忽然欣喜若狂的翻身。

不料下盘太重,只听“嘭”地一声,登时尘土飞扬。

伶人纷纷掩鼻嗤笑,但见刘禅当下衣不遮体,不由地红了脸。

黄皓一个懒驴打滚滚到刘禅身旁,谄媚笑道:“陛下,你是不是想到啥好主意了?”

刘禅指着曹丕的衣冠冢,傻笑:“给这周围建四座茅房,寡人要活活熏死曹丕那个老东西!并找马良画本图形,给赵将军送去。”

黄皓大赞,辗转脸色下沉:“陛下,马良早在荆州城破的时候就死了。”

荆州?

孙权一点都不给寡人留面子。

“那就随便找一个,尽量画的生动一些。”

刘禅吩咐完,继续喝酒,浑然没觉察到档下有啥变化,反倒一个劲地直呼“凉快。”

就在这时,成都城内忽然奔驰出一位白马红脸小将,朝这儿发疯似的冲来。

刘禅差点吓尿,嘴皮子打颤:“关二爷?”

红脸小将扶起跪在身前的刘禅,一脸惶恐道:“陛下,末将关兴护驾来迟......”

去你的!

刘禅一脚将关兴踹了个狗吃屎,心中暗骂:“你一个短命鬼能护什么驾?”

刚刚那一瞬间,刘禅还真的一位自己见鬼了,穿越到某个奇怪的地方去了。

关兴内心慌得一批,连忙爬起身跪着叩首。

刘禅挖了挖鼻孔,望着地上的沉甸甸明晃晃的青龙偃月刀,忽然狡黠一笑:“兄弟,快起来!你不是想护驾吗?来得正好。”

关兴有点匪夷所思,何时刘大爷家的傻儿子这么识礼数了?

“陛下,您还是再踹末将几脚的好!”

刘禅见他这副德行,心里也想啊,但是实力貌似不允许啊。

“快起来扶寡人,寡人脚麻了。”

关兴:.......

扶起刘禅后,关兴躬身待命。

刘禅背着身子道:“寡人没记错的话!曹丕的曾祖父应该是个十恶不赦的宦官吧?”

关兴挺起虎背熊腰,称了个“喏”,随后说道:“曹腾,故中常侍,与左悺、徐璜并作妖孽,饕餮放横,伤化虐人。”

刘禅脸色一沉:“说人话!”

关兴登时捡起青龙偃月刀,拱手道:“末将愿替赵老将军守汉中,请陛下恩准。”

“庶子,休要误寡人大事!”刘禅正色骂了一通,然后摸着被后世人几乎神话了的青龙偃月刀,感慨道:“杀鸡焉用牛刀?”

然后让黄皓找来杀鸡刀!

“你既然想去趟汉中,那正好把这刀送给曹丕。”

刘禅懒懒地捏了一旁伶人的纤腰:“并让赵老将军在城墙上写:这是当年曹腾受宫刑的刀,寡人实在不愿见如此宝物杀鸡宰狗,如果曹丕还有半点廉耻,就让他用此刀自尽吧!”

关兴大赞,正准备动身的时候,忽见有八百里加急赶到。

他在马上顿了顿,又下马走到刘禅身边。

刘禅看完信后,登时气的直跺脚:“曹贼辱人太甚!”

关兴捡起丝帛细看,这上面赫然写道:刘禅小儿,你当年怕是被赵云七进七出伤了脑子,难怪你爹摔你,就你那身肥肉能活着就不错了,还想吃狗肉?狗屎你吃不吃?吃点吧,那玩意助消化。”

那骑兵也是个脑残,见刘婵看完信后大吼大叫,恨不得将当天收到书信的事情现场还原。

刘禅脸色愈来愈青,七窍至少有六窍在冒烟。

关兴见状,一刀斩之!

旁边的伶人、太监再也不敢作声,尽皆面色惨白。

刘禅却仰头大笑:“慌什么?”

回头挥毫写下几个大字:“你老婆甄姬跟曹植跑了!”

又对关兴千叮咛万嘱咐:“不管曹丕送什么过来,当场把那人斩了,然后将这份书信回给曹真。”

关兴不知道信中内容,纳闷道:“每次都回这个?”

刘禅胖嘟嘟的脸色扬起一阵得意之色,点头朝马股上拍了一巴掌,关兴立即策马扬鞭而去。

目送关兴离开后,刘禅回过头却见面前忽然站着一人。

这人出现的太突兀,刘禅差点被吓尿:“你......哪位啊?”

黄皓急忙贴在刘禅身边禀报。

刘禅听罢不由长吁了口气:“原来是正方!有什么事吗?”

李严本来不信这傻子竟然能逼退诸葛亮,忽悠董允,此刻却有点骇然。

这说话的口气像极了他劳资刘备!

当下说话更加谨慎:“臣未得召见而来,望陛下息怒。”

刘禅摆了摆手,倒了杯两杯酒:“你怕是来给孔明当说客来了吧?”

刘婵看过《三国演义》,在孔明没有伐魏之前,这两人的关系还是很过的去的!

所以才有此一问。

不料李严却摇头道:“陛下裁撤孔明,臣等万万不敢有甚说辞。只是孔明辞官回乡后,据说用仅剩的积蓄买了三百多头猪,整天在山野之间边放猪,边高歌《梁父吟》。臣私底下派人劝他注意尺度,可他却传话:‘这些猪比人好养活’!”

放踏马的狗臭屁!

一连被曹丕、孔明所气,刘禅此刻有些气血不足了。

任由黄皓搀扶着,瑟瑟发抖道:“去!派甲士五百,烧光琅琊一带的草木。孔明要是敢吭声,就把他那三百头猪全宰了!”

李严心里窃喜之余,之前的担心也放下了许多。

傻子就是傻子,惹急眼了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十天之后,从汉中忽然传来曹丕吐血数斗,奄奄一息的消息。

正当他压抑不住亢奋的时候,黄皓突然失魂落魄地闯了进来。

刘禅瞪着斗鸡眼道:“慌里慌张的,成什么马桶?”

黄皓却嘴皮子发颤:“陛下救我!丞相扬言要杀我。”

“孔明?他不是喂猪去了吗?”

刘禅笑了笑:“琅琊山周围的草木烧完了吗?他不会请你吃猪肉,你没去,然后惹他不高兴了吧?”

黄皓连连摇头,额头上的汗珠全洒在了刘禅的龙袍上。

“陛下!东吴孙权知道丞相回家养猪,陛下放火烧山后,竟然让诸葛瑾押送一千石草料回琅琊探亲。”

刘禅气急败坏之余,突然一吸气,裤子竟然掉了半尺:“那丞相干嘛要杀你?”

黄皓恸哭不止:“是我派人截下了草料!”

刘禅差点笑晕。

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