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大宋纨绔王爷
《大宋纨绔王爷》林冲紫薇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

大宋纨绔王爷阿尔卑斯山

主角:林冲紫薇
特种兵王重生林冲。欺负高衙内,岳飞当小弟。娶公主为妻,纳师师为妾。挟宋江,以令梁山群雄。闹后宫,意乱赵氏江山。戏童贯,逗蔡京。升官、发财,当王爷。泡着徽宗的妞儿,替高宗掌管天下。帮儿子孝宗继承大位。穿越生活就是这么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1-26 11:11:3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大宋纨绔王爷》精彩章节试读

这**正是林冲的老婆张贞娘。

她见林冲进来了,忙迎上来关切地问:“官人,没出什么事吧?”

林冲仔细地打量了这个**一下,只见她一身洁净的素服,乌鸦鸦的云髻上插一枝青玉簪子,眉目如画,面似桃花,一双灵动妩媚的大眼睛像汪着水儿似的顾盼生姿,说不尽的万种风情。

难道这个美人儿是林冲——也就是自己的老婆?

林冲心中暗暗赞叹:果然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怪不得那高衙内那货见了就流口水,动歪心思。

他又想:自己不用房不用车不用存款的,就白捡了这么漂亮一媳妇儿,看来穿越到古代也不错嘛!

这样的美人儿要是在前世,没有个几百万存款,几百平大房子,一百万的车,还真搞不定。

林冲直愣愣地看着张贞娘,把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脸一红,羞涩地问:“官人,你干嘛这么看奴家呀?”

林冲这才缓过神来,忙说:“哦,哦,我正要跟你说件事,等一会儿,我要和鲁大哥去见一位贵客,你替我换身干净体面的衣服。对了,你把这个铁盒子好好收起来。”

贞娘看了看那个铁盒子,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呀?”

“不要问,你快去吧。”

贞娘点点头,又叫锦儿去拿了套衣服,亲自给林冲换上,林冲要她把那口宝刀好好收着,转身和鲁达出了门。

两人走了一盏茶的工夫,来到一家装修豪华的酒楼的三楼,林冲看见靠窗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一个又黑又矮的男子。

这男子眼如丹凤,眉似卧蚕,目光精锐,双目有神,一身志气轩昂的豪客气质,非常有气场。

林冲暗道:这个就是黑社-会头子宋江?果然挺能装13的。

鲁达上前施礼,“哥哥,让您久等了。”

宋江马上站起来,略略还了一礼,“鲁提辖客气。”

鲁达回头把武林冲介绍给宋江。

宋江一听说这位就是有名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马上站了起来,深深一揖,“林教头,宋江有礼了。”

林冲还了礼,三人分宾主落了座。

三人正边吃酒边说些江湖上的趣事。

一个头带白范阳毡笠儿,身穿一领黑绿罗袄,腰里跨着一口腰刀,背着一个大包的大汉走了进来,四下看了看,倚了朴刀,解下包裹,撇在桌子底下,走到宋江的面前翻身便拜。

宋江慌忙站起来,拱手后扶起他,问:“不敢拜问,足下是哪一位呀?”

那人道:“大恩人,如何忘了小弟?”

宋江又仔细看了看他,道:“兄弟是谁?虽说有些面熟,但小可一时不记得了。”

那大汉道:“小弟是赤发鬼刘唐呀,恩公哥哥怎么不记得我了?”

宋江听了大惊,小声说道:“贤弟,你好大胆!现在各级官府正在各地张榜发文缉拿你们,你怎么还敢到这里来!”

刘唐拱手道:“我等兄弟感承哥哥大恩,不惧一死,这次我是奉晁盖哥哥的将令,特来寻找、酬谢哥哥。”

宋江笑了笑,让了座,亲手给他倒了杯酒,问:“晁保正,还有其他弟兄们,现在还好吧?”

刘唐道:“得蒙恩公哥哥上次舍命相救,我们都好,晁盖哥哥现今已经坐上了梁山泊第一把交椅,吴学究也做了军师,现在山上已经有十一个头领了。另外还聚集得七八百的小喽罗,粮食财务不计其数。晁盖哥哥感激兄长大恩,无可报答,特使刘唐赍一封书信。”

说着,刘唐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一封信来,递给了宋江。

宋江看了看信,拽起褶子前襟,摸出招文袋,把那信小心地放了进去。

刘唐又从包裹里取出一包金子放在宋江眼前,又说:“晁盖哥哥特命小弟拿了一百两金子相谢兄长。”

宋江知道这些金子都是赃金,不便染指,于是指着那包金子说:“贤弟,金子且包上,我们先吃酒。”随即叫来酒保让再拿三壶酒来,又叫了几盘牛肉,菜蔬果子之类,亲自把盏给刘唐倒了几杯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唐抹了抹嘴,把桌上金子包打开,正要再取出金子给宋江。

宋江慌忙拦住道:“贤弟,你听我说:你们山寨刚立,正是要使用金银的时候,宋江家中也有几两银子,这些钱且放在你们山寨里,等宋江何时缺少钱,再叫人去取用。”

刘唐急道:“哥哥,晁盖哥哥来时再三嘱咐小弟,一定要让哥哥收下,哥哥不收,晁盖哥哥定会怪罪小弟不会办事,所以,哥哥还是收下吧。”

宋江想了想,从包里取出一条金子,“那愚兄就收了这十两,余下的你带回去吧。”

刘唐还要再劝,宋江说:“这样,我写一封回信给你,你回去交于晁盖哥哥,他一切都明白了。”

说着,吩咐酒保拿来纸笔,刷刷点点写了一封信,交给了刘唐。

刘唐是个直性的人,见宋江如此推却,知道他是诚心不要想,于是就把剩下的金子和宋江写好的书信重新包了起来,站起来向宋江拱了拱手,“既然兄长有了回书,小弟这就连夜回去复命。”

宋江点了点头,又从随身的招文袋里取出十两银子递给刘唐,“贤弟,你一路风尘,这点银子多买些酒肉吃,不要太过辛苦”

刘唐推辞了一下接了银子,又要磕头拜谢,被宋江一把拉住,携着刘唐的手,小声说道:“贤弟保重,愚兄有些酒醉,不便远送,就此相别。”

刘唐会意,又拱了拱手,转身走了。

剩下的三个人重新坐下来吃酒。

又饮了几杯,宋江顺手把桌上那条金子塞到林冲的手,热情地说:“宋江与林教头初次见面,宋江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条金子权且当做见面之礼吧。”

那条金子黄澄澄,沉甸甸的,还刻着一些漂亮的人物花纹,非常得精致漂亮。

林冲当然知道这条金子在宋代值多少钱,初次见面,也不算太熟,不能收人家这么重的礼,何况他打心里烦宋江这种口假仁假义的装B犯德性。

他连连推辞,把金子推回去。

宋江又给推回来。

两人你推我推了几个来回。

一旁的鲁达劝道:“贤弟,既是公明哥哥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公明哥哥向来如此,仗义疏财,那是天下闻名的。”

宋江笑着点头,“收下,收下,来来来,我们兄弟再吃几大杯。”

林冲也就没再客气,把那条金子收下了。

三个人吃到傍晚时分,都有了八分的醉意,这才拱手作别。

林冲回到家,贞娘先给林冲倒了杯热茶,又扑打掉他身上的落雪,关切地说:“快快快,里屋里暖和,官人去里屋歇息吧。”

贞娘搀着摇摇晃晃的林冲进了里屋,里屋生着个火炉,整个屋子暖洋洋的,还飘着一股幽幽的香烛味儿。

原来,在墙上挂着一张道教正一派祖师张天师的画像,画像上张天师骑着一只老虎,手里拿着一把宝剑的画像,脑后有一个光圈儿。

下面是一张小供桌,桌上供着香烛果品。

最奇怪的是:房间里竟然摆着两张床,一南一北。

贞娘指着北面的那张床说:“官人,我刚刚给你暖过床了,你先歇息吧。”说着,她坐到南边那张床上,拿起一件衣服低头缝补了起来,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

林冲脱衣服时,发现贞娘故意把脸扭向一边,一脸娇羞,头低得很深,一副还出阁,没见过男人当面脱衣服的纯洁小姑娘模样。

“当啷”一声。

宋江给的那根金条掉在地上,林冲弯腰拾起来,扔给贞娘,“这金子你收了。”

贞娘拿起那金子看了一眼,微微一怔,一脸的紧张,问:“官人,你这金子是从哪里来的?”

“今天一起喝酒的一位阔佬儿送的见面礼,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什么样的阔佬呀,是大官吗?”

“不是什么大官,听说是郓城县的一个小小的押司。”

贞娘站了起来,走到林冲的旁边,“一个小小的押司怎么会有这样的金子呢?”

林冲不解地问:“押司怎么就不能有金子了?”

“官人呀,你怎么这么糊涂呀。这种金子并不是一般人物可以使用的,这是皇家的贡品,是皇家御用之物,只有皇室可以使用,通常都是皇上赏给大臣的,或者是下面的番邦、大臣专门给皇家置办的贡品,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在民间出现呢?”

“皇家御用之物?”

贞娘又说,“我听人说,最近有一伙强人抢了十万贯生辰纲,说不定这条金子就是这生辰纲里的赃物呀!现在官府正要四处缉拿这伙强人呢!”

“赃物?不会吧?”

林冲拿过那根金条仔细看了看。

只见金条上刻着神态逼真,栩栩如生的两尊佛像,右边坐于莲花座上的观音菩萨,左为双手合十微向右侧站立在莲花瓣座基上的善财童子。

整个花纹雕刻细腻,图案精美,隐隐的有一种皇家的气势,果然不是一般的东西。

林冲把金子放进口袋里,“好啦,好啦,明天我把它还给人家就是了,天色不早了,早点睡吧。”

贞娘点了点头,吹熄了桌上的灯,上了自己刚才坐的那张床上,黑暗中可以听到她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

阵阵香气传过来,隐约中中林冲看见这个张贞娘的身子无比的窈窕美丽,曲线玲珑。

林冲心中有些奇怪,脱口问道:“你不跟我一起睡吗?”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