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遥不可及的你
《遥不可及的你》阮湛纪唯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遥不可及的你盐糖

主角:阮湛纪唯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幸福到死去,可原来你从未给过我肯定。你的温柔、你的热情,是我的脆弱、我的伤心……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29 23:37:2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遥不可及的你》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

我不可置信的瞪向他。

他那性感好看的唇还在我嘴角摩挲着,一个挺身,与我紧贴,可谓是亲密无间,未留下丝毫缝隙。

他方才说吃醋了!

他对我还有感觉吗?

这句话说出来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有颜如玉了吗?怎么还能……

那一刻,我的内心大概有一百场戏。

甚至于在纠结要不要与他和好。

不过一切都是我想太多,毕竟和颜如玉相比,我算什么东西。

“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说这句话。”

我拧起眉头,立即意识到他在耍我,瞬间的落寞和酸楚,淹没了我所有的情绪。

我才发现,我从来都不成真正了解过这个男人。

“呵……”我轻笑,“阮总这是什么意思?调戏下属吗?”

他目光如炬,黑色瞳孔里是我苍白的脸。

我可以想象,我在他眼里是如何的丑态。

“我自知比不上颜大小姐,没有她的家事,没有她的才貌,又怎么敢觊觎你,倒是你刚才的那个吻,实在容易让人误会,若被人看的指不定会将一些不好听的词汇传出去!”

他薄唇轻抿,身子又往我身上挤了挤,压迫着我的胸脯……

“阮湛,我警告你,这里可是在公司!”

但我的警告没能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让他的嚣张倍增。

他猛地将我托起,我在裙摆被拉高,露出了可耻的里衬。

“你就是这样勾引阮腾的?”

他冷厉的话在我耳边,让我全身燥热。

“勾引阮腾有什么用?不如讨好我,毕竟,我才是盛隆的总裁,我有你想要的钱,我可以给你买名贵的包,房子车子一样都不会少你的,要不要考虑跟我……”

我咬着牙将他给我的羞辱全部咽进肚子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手已经摸到了一个花瓶,果断出手,砸向了他的脑袋。

托着我他的手瞬间松掉,我跌入了铺满陶瓷碎片的地板上。

细小而又尖锐的碎片刺进了我的皮肤,我的大腿处全是红色的划痕。

再抬眼,看到了一脸血色的他。

那红艳艳的颜色,与我在医院流产时的一般亮丽。

但即便是这样的阮湛,仍旧让人觉得心旷神怡,我或许是疯了才会对这样一个**抱有念想。

“给我房子,给我车子,给我数不清的奢侈品,你是不是还想给我一个情妇的名分?”

我从地上爬起来,勾起了嘴角,扬起来下巴,挺直的胸膛,你字一句的对他说:“我连你正妻的身份都不想要,何况是情妇,我以为你只是喜新厌旧,没想到还是三心二意,看到我和你弟弟好,心里不舒服所以想来破坏我们,我告诉你,我和阮腾已经准备结婚了,日后我们可能要换个身份相处在一个屋檐下,我的前夫。”

阮湛的白色衬衫被鲜血染透,他的黑眸微眯着,夹杂着红色,竟是多了一份嗜血的味道,“纪唯,你就那么确信我们离婚了?”

我愣住,耳边是他冷厉的言语:“你与我还是夫妻,想嫁给阮腾……简直做梦!”

总裁秘书听到动静冲了进来,见状连忙打了救护车。

众人簇拥着阮湛,而我被挤到了一边,独自默默的去了一处无人的地儿,心头反反复复出现阮湛句“未离婚”的话。

下午,我请假回家。

盯着那张离婚证看了一宿。

翌日,窗外下着瓢泼大雨,我也没起床,一会儿看看那张离婚证,一会儿看看墙上挂着的欠条。

脑袋疼。

我想好好问问阮湛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又没有这个底气,生怕他说一句:“你是不是很希望没和我离婚?”

他伤人的本事不知从哪学的,亦或是天生薄幸,总能轻易的将我伤到体无完肤。

叮——短信提示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我拿起手机,看到工资入账的消息,轻叹了一口气,联系了不那么熟但借了钱的同学。

每个月工资到账的第一件事便是还债。

还债的时候还要一脸先阿谀奉承一般,嘘寒问暖一番,再带着小心翼翼的抱歉提到还钱的事儿。

给钱还上后,原本要挂断电话,可同学却酸酸的来了一句:“这么快就和阮湛和好了?”

我不想多说,但碍于借过钱的情面,我告诉他自己和阮湛已经没了关系,而后便断了通话。

我抱着电话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咚咚咚”狠狠地敲门声让我从梦中惊醒,我问是谁,却没人回应。

敲门声一阵阵的,扰得我有些怕。

我起床,从猫眼中窥探,竟是看到了醉醺醺的阮湛。

他穿着薄衫全身湿透,俊脸上一阵绯红,额头上艳艳的血迹透过了纱布,偏生嘴角苍白,让我心头一疼。

光芒四射的阮湛竟是将自己弄成了这副模样。

我打开门,一身酒气的他便扑在了我身上,不管我怎么叫喊都没人应。

我心一横,将他丢在了门外,然后关上门。

但心里却担忧这天寒地冻,他若是感冒了怎么办,何况头上还有伤。

我的心总是肉做的,比不得阮湛的心硬。

我又打开门,悉心照料起他。

他醉酒次数不多,上次醉酒时衬衣上还留着红色的口红印,我亦是如此帮他清理。

他的身子健壮、腹部肌肉发达,臀部更是紧实,每每看到他裸体的模样,我总是会咽口水。

我将他扒光,我又给他盖好了被子,打开了暖手炉,让室内争取暖和起来。

我起身想出去,不愿和他共处一室,他却是拉住了我。

“小唯,不要走。”

听到他亲昵的唤着我的名字,我的心怕是要化了。

在阮湛面前,我何来的抵抗力。

我使劲儿摆脱他,反倒落入了他的怀里。

他身体很凉,冷的我打了个哆嗦。

碰触到他额头,又是灼热。

这明显是发烧。

“你病了,我还是送你去医院。”

“小唯,不要走……”

不管我说什么,他只呐呐的说这么一句。

我不知他是真迷糊还是假迷糊,或是醉了、发烧了,神志不清了,他竟是又吻了我。

一个吻接着一个吻。

那双大手解开了我的衣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