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夏子衿夏晟卿小说阅读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我是俗人

主角:夏子衿夏晟卿
前世她身为公主,指婚世子,事事为他谋划,却成为权力的牺牲品,一尸两命,曝尸荒野。今生,重来一次,她下嫁“宦官”,只求安稳一世,却不料他是匹隐藏在深宫中的狼!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29 22:39:5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一早,夏子衿便喊了小葵给自己梳妆。她扶了扶睡得松散的发辫,对黄铜金漆的镜子里绽开一个笑容,一夜酣眠无梦,这对于前世日日都睡得提心吊胆的她来说是无比的奢侈。

“公主怎的不多睡一会儿,这会儿子才卯时,你瞧外头还灰蒙蒙的呢。”小葵生的水灵,一双手也是巧,这么三两下一挽,夏子衿瀑黑的长发就梳成了双尾垂后的百合髻。

“本公主自然是有打算的。”夏子衿拉开梳妆匣子,红漆印木的匣盒里整齐地摆着珠光翠翠的步摇和单簪,她素手轻拂着匣木,青葱一样的食指在妆匣里随手点了一直青玉含翠的和田玉锻金步摇,下垂十六颗小巧圆润南海珍珠,轻轻一拨就叮咚摇曳,似步步生花。

“公主,你生得可真美,小葵瞧着比那九天的仙子还要带几分仙气呢!”小葵接过步摇,缓缓**了夏子矜的发间,那细碎的垂珠在耳旁发出清脆的摆动声,甚是好看。

“你这丫头越发没正经了!”夏子衿抿嘴轻笑,食指点了点小葵的眉心,打趣地啐了她一口。

她起身立在两人高的衣柜前,挑了一件水烟蓝的拢纱裙,配上绣织锦的真丝抹胸,外罩一件浅白烫花大袖衫,腰间系着玔银的穗子,更显得腰身不盈一握。

“小葵,备上库房那尊父皇上回赐的白玉观音,咱们出宫一趟。”

上京的沁如街是整座城最热闹的地儿,这里商铺众多,每天经过采买的人以万计数,上至王孙贵族,下至普通百姓,没有不知道的。

夏子衿端坐在马车上,本来她是公主之躯,出行时应配有八护卫四内侍两宫女,但夏子衿不愿惹人眼球,这回出宫之带了两个侍卫和墨生园的总管小桓子,加上她和小葵两人,统统也就五人排面,在这不乏显贵的沁如街上,也算不得惹眼。

“公主,咱们这是去哪儿?”小葵趴在车窗沿撩起帘子瞧着外头的热闹光景,看看这个也新鲜,看看那个也新鲜,她八岁起就当了宫女,这么些年也没出来过,早就忘了宫外头长的什么样。

“柳家的小公子前几日殿试得了探花,本公主虽是皇族的身份,到底母家姓柳,去道贺一二也是应该的。”说罢,夏子衿捋了捋臂上的披帛,淡然道,“前头楠石斋停下罢。”

小葵替她起了帘子,夏子矜扶着小桓子的手便缓缓下了马车。

要说这楠石斋,也是上京城里顶好的玉器店,这里只做显贵人家的生意,价格也自然不菲,店铺气派华贵,上下共有三层之多。这越往上,摆卖的物件越是奇货可居,夏子衿前世常替林润玉操办家用,对楠石斋这样的地方也是熟门熟路了。

“这位贵人,不知到小店买些什么?”掌柜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瘦青年,他看出了夏子衿的气质不凡,上前作揖道,这里常常有达官贵人到访,但是眼前这副面孔倒是第一次见着。

“掌柜的,咱们公主可不是什么普通贵人,乃是当今圣上御口亲封的明珠公主!”小葵立在夏子衿身后,出声提醒着。

掌柜的一听是皇家的,连忙跪地行礼,规规矩矩地拜了一拜:“小人有眼无珠,不知公主大架,还望公主宽恕则个!”

“起身吧。”夏子衿淡淡地笑着,眼神环顾了一圈楠石斋与前世并没有什么两样的一楼正厅,竟生出些怀念之感来。

“本公主今日想着要给柳家的表弟买些称心的物件,恭贺他喜得探花,不知掌柜的可否推荐一二?”

掌柜的稍加思索,便已经心里有数,他恭恭敬敬地朝着楼梯比了一个请的动作。

“公主楼上请。”

夏子衿点头,吩咐侍卫和小桓子在楼下候着,和小葵两个人便随掌柜上了二楼。

掌柜的带着二人走到展厅的一角,她们抬眼看去,只见有棕红镂空的木架子,上头挂着一只毛笔。这支毛笔做工极其精细,笔杆用淡色的玉石打磨而成,尾部镶嵌着红松石,而笔毛则是上等的狼毫,根根是从西北雪狼的腹部毛取材。

“公主请看,这只是日前新做成的极品玉制毛笔,送给柳府公子最合适不过。”

掌柜的把那毛笔从架子上取下来交给小葵,再由小葵呈给夏子衿。

她把毛笔握在手里,笔杆触感温润,用笔尖在掌心轻扫,十分细腻柔软,是实打实的上品。

“不错,那便劳烦掌柜的替本公主包起来吧。”夏子衿点点头,把毛笔拿给小葵去付账。

小葵跟着掌柜的先下了楼,夏子衿便自己在这二楼逛看了起来。

楠石斋的装潢十分雅致,据说是请了颇有名气的闲居大师设计的装潢,上下三层都设好了最佳的风水格局。

夏子衿在二层随意地看着,忽地,一只摆在匣子里碧蓝镶石通透的发簪吸引了她的目光,她眉头一动,走到那匣子前,神色有些悲伤了起来。

她拿起那只发簪放在手上抚摸,熟悉的触感不禁令她有些颤抖的感觉,这只发簪是前世林润玉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大婚的时候,林润玉亲手插在她的发间,许她一生一诺。

如今向来也是讽刺,她日日带着那发簪,就连死前的时候也没摘下,这世却不知为何在楠石斋见到。

“明珠公主?”

正在夏子衿一头扎在回忆里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她心中一顿,想道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她才刚想着自己上辈子瞎了眼才会被林润玉害得这么惨,这会儿他就自己撞上来了。

“真巧呢,林王世子。”夏子衿疏离地回应道,她贵为公主,是不用向他行礼的。

夏子衿的疏离让林润玉有些尴尬起来,这整个上京,有多少闺阁少女为他痴心,有哪一个见着他不是双眼含春,面带桃花。偏偏这个明珠公主,一副不为他动的模样。

“我见公主盯着那发簪看了许久,可是喜欢?”林润玉微微咳嗽一声道。

喜欢吗?以前的她的确是喜欢的,可是这喜欢却要了她的命!

“随意看看罢了。”夏子衿淡淡道。

林润玉只觉得这个公主好像对他有什么天大的成见似的,对着的态度他十分冷淡,这让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难道是欲擒故纵?他如是想,也对,一个青楼里回来的公主,这么些年浸渍在那种烟花之地,怕是学了不少勾引男人的本事吧!

“公主,东西都已经包好了。”

小葵这时迈着步子和掌柜的走了上来,看到林润玉也是微微惊讶,福了福身子行了一礼。

“见过世子殿下。”

林润玉嗯了一声,目光却没有从夏子衿身上移开,她生的是美,尤其是那对眼睛,似汪洋的深邃,仿佛让人看不透心去。

“既然与公主巧遇,亦是缘分,在下若有什么地方让公主恼了,便用此簪赔罪罢!”他让身后的随从给掌柜的付了银子,嘴角含着笑意,堂堂林王世子可是鲜少对女人这样殷勤的,他今天就不信这个邪,这个明珠公主这会子怕是心里高兴坏了吧?

夏子衿心中冷笑,重生一次,林润玉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这么狂妄自大,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对他钟情似的。

“那便谢过世子的好意了。”

夏子衿勾起嘴角,伸手要去接林润玉递过来的发簪,眼角却闪过一丝狡黠,在接手的时候不漏痕迹地往边上一偏,那发簪就叮咚一声掉在了地上。

“呀,碎了呢。”

夏子衿装模作样地惋惜道,那翠蓝的镶石在地上摔成了两半,她心里却有一丝**,是报复,更是和前世的诀别。

“真是抱歉呢世子,这手一滑,就容易拿不住东西,你的好意本公主心领了。”

“公主你……”

林润玉脸色一沉,虽然夏子衿如是说,但他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她是故意而为之,他好心好意地送她礼物,却糟蹋了一地,这让他世子的面子往哪儿搁。

夏子衿抿着嘴唇浅浅一笑,眉头轻挑,极是喜欢看林润玉吃瘪的样子。

“世子莫恼,既是本公主不小心摔了你一番心意,赔给你便是。”夏子衿抬眸看了小葵一眼,缓缓道,“小葵,给世子爷拿银子。”

小葵曲膝领命,捧着装了银票的荷包恭恭敬敬地递在头顶。

林润玉脸色更是黑得难看,尊贵如他,岂会在乎这么点银子,周围已经有人看了过来,在楠石斋采买的多是显贵,只一眼便认出了他二人的身份。

“世子爷不肯收下本公主的银子,莫不是嫌少?小葵,便把另一袋银子也加上。”夏子衿自然注意到了周遭看热闹的眼光,她故意提高音量,脆生生的音色让场上的人都能听得个一清二楚。

林润玉深深地看了一眼夏子衿,后者只是坦然地站着,小葵的手还捧着银子递过来,他觉得十分丢面子,甩了甩衣袖脸上青一阵黑一阵地转身离去。

“本世子还有事,告辞。”

夏子衿玩味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冷笑,才刚刚开始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