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重生新婚夜不负军长老公深情宠爱凌莞傅湛深
青春小说《重生新婚夜不负军长老公深情宠爱凌莞傅湛深》主角秦霜陆之念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重生新婚夜不负军长老公深情宠爱凌莞傅湛深黄小坏

主角:秦霜陆之念
前世遭受老公及闺蜜双重背叛。重活一世,秦霜只想要跟陆之念生孩子,生很多的猴孩子然……终有一日,她扶着腰怒骂在产房外急得团团转的男人,“陆之念,你混蛋!说好只生三个,现在已经是第四胎了,我不生了!我再也不生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0-29 12:46:3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重生新婚夜不负军长老公深情宠爱凌莞傅湛深》精彩章节试读

人生若是能再重来一次,秦霜想,她再也不要跟陆之念离婚,更甚是不顾陆之念的强烈乞求打掉他们的孩子。

再睁眼,秦霜躺在大炕,入目的是破旧的土坯房及简单装饰了的家具。

手腕还传来了细细如针扎般的疼,秦宣明明记得自己死了的,她的丈夫江北与她最好的闺蜜司清然勾搭在了一起。两人合谋夺了她的公司,毒死了她的孩子,更甚是害她车祸人亡,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才想起了陆之念的好。

陆之念从不要求她做什么,她想的,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帮她完成;她要的,他想方设法都会给她拿过来;她喜欢的,除了江北,无论她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他都能一一满足她。

若不是当年的她被猪油蒙了心,执意跟陆之念离婚,甚至还在结婚期间出了轨,又怎么会落得这个下场。

她想,这便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窗户贴着大红的双囍字,这是她跟陆之念的新房,这是她们成亲的那一晚。

秦霜出生于有名的书香门第家,爷爷曾任某参谋长的老师,父亲也是有名的教书先生,母亲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说她出生非富即贵并不为过。

那时候的秦霜高中毕业,在这个小村庄里已经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了,由于她爷爷秦怀生曾落入日本人手中,是陆之念救了他。为了报恩,秦怀生把秦霜许给了陆之念。

那个时候前,秦霜曾见到过陆之念两次,他人高高的,瘦瘦的,皮肤有些黝黑,完全没有书生的温文儒雅与白净细嫩,在她眼中,陆之念就是个粗糙的乡家汉子,再加上他平日里不太爱说话,家里又穷的吊儿郎当,那个时候的她是骨子里看不起陆之念他们一家的。

作为全村眼中的优秀女子,她喜欢的是拥有同样家世的江北。

江北父亲在县城某高中当校长,家里面在县城里有两套小别墅房。

那个时候,她与江北情投意合,是众人眼底的金童玉女,奈何,她爷爷觉得江北为人不太正经,只会些旁门左道,所以并不同意她们的婚事,这也更加坚定的要把她嫁给陆之念。

秦霜岂容人生存在这种污点?

所以,在结婚的前一天,她选择了跟江北私奔,他们约好在河边的小溪旁柳树下见面,可是她等了大半晚,江北没出现,反而等来的却是她的父亲带着全村的人急匆匆赶来的画面。

她成了全村的笑话。

第二天,秦霜被压到了陆之念家结婚,当晚,她便选择了割腕自杀。

她记得,她虽然割腕自杀没死成被救了回来,但是却也因为这事在陆之念母亲的心中埋下了一根刺。很长一段时间陆家几乎在邻里乡亲面前抬不起头,被嘲讽了很长一段时间,她也不以为然。

她嫁进陆家三年,在陆之念的呵护下,从来没有洗过一次碗,做过一次饭。陆母虽然隐忍不发,可是她也知道她极为讨厌她,特别是当她知道,她在成亲后,还背着陆之念在跟江北暗中来往。

秦霜想不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结婚自杀那一晚。

如今,老天还给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她决不让自己在走上曾经那条路,她要好好的跟陆之念过小日子,翻身农奴把歌唱。

手腕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她知道是陆之念包扎的,陆之念在湖南当兵,所以,给她包扎伤口并不难。

秦霜掀开被子站起身,所幸从前的她也贪生怕死,自杀的时候没下死手,所以动起手来也并不是很疼。

穿好绣花鞋,作为新入门的媳妇,秦霜准备去厨房做早饭,虽然不能消掉陆家二老对她的怒意,但她相信金诚为石,迟早有一天,她们会真心接纳自己。

她才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门吱呀地一声,被人从外推开,阴影笼罩而下,高大伟岸的身影走了进来。

四目相对,两人各自一怔。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跟陆之念好好生活,可是经历过这么多事,秦霜只要一想到前世的自己杀了他的孩子,见到他还是感觉有些不太自在。

陆之念倒显得平静随和,他端着盆清水放在地上,望着她,皱了皱眉头,“受伤了怎么不在床上多躺一会?手腕好些了吗?还会不会很疼?”说着,他又有些不放心,拿起她的手腕,仔细地瞧了瞧她的伤,就生怕她的伤口感染了。

陆之念不说还好,一说,秦霜就忍不住想哭,她觉得自己当年真的是被猪油蒙了心,放着那么好的陆之念不要,却偏偏选择那油嘴滑舌的小白脸江北,最后弄得自己家破人亡,还客死异乡。

她鼻间一酸,想也未想就伸手就抱住了他,哽咽着声音道,“陆之念,对不起,我错了,以后我在也不任性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陆之念眼底闪过一丝错愕,几乎是做梦也想不到秦霜会伸手抱她,还会叫他原谅她。在他的印象中,秦霜对她是极为抗拒的,那种感觉,就像是连多望上一眼都会觉得恶心了一般。

不过,也的确是他陆之念高攀了她。

秦霜家世好,长得极为好看,皮肤白皙,再加上她会识字又会打扮,几乎是百里挑一的美人胚子,更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村里无数青年的梦中情人,这里面的人自然也包括他陆之念。

还记得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去参军,无意经过她家院子,那时候的秦霜正扎着两个小麻花辫坐在院子里同人说话,皮肤白**嫩的完全跟他所认识中的女子不同,她的眼睛笑起来还同月牙般好看,那时候他就在想,要是他能娶个这样的媳妇,一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没想到,这个愿望很快实现。他无意救了秦霜的爷爷,他爷爷为了报答他,将秦霜许给了他。为军者,救人扶伤本是本份,他本该拒绝的,可是,当他听到秦霜的名讳时,他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那一晚,无人知道,他回到自个儿家里,激动地一股脑冲了五桶凉水。

可是,他也同时忘了,因为秦霜从小出生在书香世家,见惯了大世面,自然而然也不会喜欢他这一穷二百的乡野莽夫,毕竟他家要钱没钱,自然比不上那县城里面的江家。

虽然对于她逃婚甚至为了别的男人自杀的事,他心底的确是有些不舒服,但她嫁入进来已经委屈了她,他若还因此责备她,实在不是一个男子汉的所作所为。

大丈夫本就不该与女人斤斤计较。

秦霜瞧着陆之念不说话,心下正难安,陆之念却突然伸手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背脊,温和地安抚道,“傻瓜,说什么原谅不原谅?倒是嫁给我,委屈你了。”

他的嗓音不似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那般洪洪亮亮的,反而带着一股子久经风雨的低沉让人莫名的感觉到心安。

他没有指责反而安抚她,秦霜的眼泪便彻底绷不住了,她死死的咬住下唇才没有哭出声。

陆之念将她打横抱起来放在大炕上,又道,“你的手腕还未好,便好好躺在床上休息,你若是想要什么,或者是做些什么,便跟我说,我帮你去拿过来。”

秦霜摇了摇头,“我没事,手腕只是受了简单的伤罢了,你不用担心我。”

陆之念疼惜她,秦霜心底虽然感动,又怎能这般不识好歹?

前世她就是占着自己家世好,陆之念喜欢她才那般肆无忌惮,却也间接惹得陆之念的母亲对她不快!哪有新过门的妻子第二天便赖床不行礼叩拜的?

今世重来,她不止要与陆之念重修旧好,还得把这婆媳关系给处理好。

“我瞧着时辰也不早了,待会儿咱爸咱妈也该醒来了,我先去厨房做饭,让她们醒来有口热饭吃,昨晚……”

她很是歉意地低下头,若是她没有记错,陆之念一整晚都躺在矮榻上面,“你先在炕上躺一会吧,我做好饭之后便来叫你。”

说完,秦霜有些羞涩的,在陆之念脸颊吧唧的亲了一下,陆之念身体微僵,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呆呆地望向她,秦霜脸一红,拔腿似的飞快跑了出去。

陆之念摸了摸额头,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要不然秦霜怎么会在一晚上性情大变?甚至还主动亲他?这是他以前连做梦也不敢想之事。

看着秦霜走了出去,他也下意识地跟了出去,秦霜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又那会做下厨房这种事?想到此,陆之念加快了步伐,直到看到秦霜蹲落在火炕旁,点燃了火苗,才清醒过来,这——原来不是做梦。

秦霜倒水洗锅。

“我来。”陆之念顾忌她手腕的伤,忙接过她手中的锅铲,“你去歇着就好。”

秦霜避开他的手,对于他的体贴心中暖洋洋的,“你放心,我有分寸的。”

她下厨就是为了证明给陆家二老看,他们陆家没娶错人,若叫陆之念帮忙又哪还有效果,“你若是真疼我,便帮我把这水倒了,乖乖去卧室好好睡一觉等我叫你吃饭可好?”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