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爱若荒唐何必相逢
爱若荒唐何必相逢毕钧夏裴然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爱若荒唐何必相逢欧耶

主角:毕钧夏裴然
裴然穿着婚纱站在甲板上,身下是滔滔海水。“钧夏,我才是你的新娘!”而毕钧夏只有厌烦:“这种毫无廉耻的女人,也配说爱?”残酷的癌细胞在裴然身上剧烈撕扯。她还没有死,就已然身处地狱……你听过灵魂碎裂的声音吗?碎裂后,再湮灭成齑粉,风一吹,再也找不回来。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21 19:34:3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爱若荒唐何必相逢》精彩章节试读

“绑匪撕了票,你有什么怨恨就冲我来,是我不给你赎金,小雅何其无辜!你为什么要推她下楼?!”

裴然还有些迟钝,反应了半天,死寂的眸子才转向毕钧夏。

“她是这么跟你说的?哈哈哈哈……”

她笑得几乎停不下来,在心肺快要碎裂的剧痛中,她含着泪,彻底释然。

“毕钧夏啊毕钧夏,你跟裴然真是天生一对!”

“我真的祝福你们,百年好合!”

毕钧夏瞳孔骤然紧缩,心脏漏跳一拍。

没来由的,一丝莫名恐慌从心底蔓延开来,包围住心脏,让他有些呼吸不畅……

“钧夏,小雅很痛苦,你快去看看!”裴兴国忽然走了进来,面带焦急。

他一眼也没看裴然。

毕钧夏像是被惊醒般,放开裴然的衣襟,咬牙道:“小雅要是站不起来,我自然会要你付出赔偿!”

裴然重重倒在床上,身子已经麻木了,像是破布娃娃躺在那里,无知无觉。

“把我的脊椎,换给她?”她木然的扯动唇瓣。

毕钧夏的心猛地一颤,快步而去。

裴兴国丢下一句“孽女!我要登报跟你断绝父女关系!”就追了上去。

裴然就这么睁着眼,泪水像是开了闸,不停的流入鬓发。

这就是她的父亲,她最后的家人,何其可笑。

恍惚间,她忍不住低喃出声:“妈妈,我好想你……”

不知道躺了多久,裴然拔下手背的针头,起身来到病房一角的盆栽前,取出里面当初拜托曲锡睿安装的摄像头芯片。

然后走出医院,打车来到曾经和毕钧夏的新房。

这是本城最贵的别墅区,占地广阔。

爬上院子里大树,那里搭建着一个树屋,是属于他们的秘密基地。

裴然取出藏在那里的结婚证,再次去了孩子出事的那栋废楼……

医院里,手机响起的时候,毕钧夏怎么也没想到是裴然给他打的视频电话。

他接通,烦躁的开口:“你究竟又想做什么!”

“我以为你不会接,你要嫌烦,就挂了吧。”裴然将手机摆放在天台边缘,轻声说道:“反正,也是最后一次。”

毕钧夏被这几个字弄得心乱,问道:“你在哪?穿着病号服乱跑什么?裴然,别忘了你还欠了小雅的,别想逃。”

要不是这通电话,他还不知道她离开了医院。

此刻待的地方也有些熟悉……

裴然的心已经被伤得麻木,此刻竟一丝痛觉也没有。

迎着微风,她还能笑着问他:“拿命来赔,够不够?”

毕钧夏手脚霎时有些发凉,僵硬地问:“你什么意思?要挟我?”

裴然不再说话,坐上天台边缘,忽的唱起歌来。

“你问能不能一辈子,那一秒突然爱上了,你傻傻的固执,我不要你解释,我不要你发誓,我只要你记得此刻,你眼里我的样子,爱我不要解释,爱我不要发誓,这一刻到世界末日,让我们一起把爱,化成最美最美的钻石。”

毕钧夏听着这歌,头脑深处忽然有几个模糊的画面闪过。

不待他再想,就看到裴然拿起两个红本本。

上面有三个金色的大字:结婚证。

“毕钧夏,这是我们的结婚证。我当初给你看,你不信,甚至还想撕掉。”

“但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其实你没必要骗我,你移情别恋了,我也不会死缠烂打,我有尊严。”

“即使你爱上的是我妹妹,我也会成全你。你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的说呢?”

“我以为裴雅会演戏,没想到你会更会演。”

“毕钧夏,从今天开始,我跟你,正式离婚!”

裴然将自己曾经万分妥贴珍藏的东西,亲手撕成碎片,随手一扬。

“我……”毕钧夏哑然,头痛开始加剧,想说不是这样的,却如鲠在喉。

“至于这最后的真相……”她又拿出一个芯片。

毕钧夏捂着头,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看着视频:“是什么真相?”

“你不配知道了。毕钧夏,你真的都不配了!不配我爱你,不配做我孩子的父亲!”裴然将芯片也朝身后一扔。

任何真相,都抵不回她孩子的生命,没了,也什么都不想要了!

“不……”毕钧夏眼眶浮现血丝,大脑某处有什么像是要炸裂,想要破土而出!

清风迎来,裴然将手做成抱着婴儿哄睡的姿势,轻轻摇晃着,嘴里又开始哼唱:

“亲爱宝贝乖乖要入睡,我是你最温暖的安慰,我的宝贝不要再流泪,你要学着努力不怕黑,宝宝睡,好好的入睡,妈妈永远陪在你身边,守护每一夜……”

夕阳的余晖洒在裴然瘦削得几近干瘪身上,风吹过她有些枯黄的发梢,像是能将她一起带下去。

毕钧夏猛地想到,那里是裴雅和孩子被绑架,坠楼的地方!

他疾言厉色的开口:“裴然,你想干什么?!”

只有他自己知道,心房空得厉害,似乎突然出现了个洞,呼呼的灌着冷风,冷彻骨髓。

裴然仿若未闻,微眯起眼,绽放出一抹令毕钧夏心悸的笑。

那笑熟悉得好像是镌刻在他记忆深处……

天台上,裴然专注地看着半空中的某处,在那金黄色光晕的环绕下,张开手臂,

眼中含泪地轻喊道:“宝宝,你和姥姥终于来接我了。”

而后,缓缓往后仰倒,发丝飞扬。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