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天降萌妻:大王让你去巡山
天降萌妻:大王让你去巡山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 (秦孟良白蔻) 大结局无弹窗

天降萌妻:大王让你去巡山林音

主角:秦孟良白蔻
虽然这个抓回来的小媳妇是痴呆,可是超级可爱,和山寨里的母夜叉站在一起,宛如明珠对粪便。秦孟良决心照顾她一生,殊不知这丫头竟然是降龙寨心狠手辣的大当家白蔻。她中毒落入陷阱,这是她今生最大耻辱,别看白蔻长得可爱,心里可是分分钟想出一千种杀掉秦孟良的方法……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12 01:46:4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天降萌妻:大王让你去巡山》精彩章节试读

秦飞龙牵着媳妇的手站在群众里围观,对白蔻失踪的事情感到震惊,他看了一眼任海棠,叹息道:“谁不知道白蔻神功盖世,世间少有敌手,她怎么可能失踪?大概是去哪游山玩水了吧。”

任海棠表示赞同:“听说白大当家刚出生便流出了七彩的眼泪,被视为神女,刚满月便脚踏七彩祥云,独自来到南海杀尽洪荒异兽,降服恶龙,故而她的山寨叫降龙寨。小小年纪便无人能敌,想必她内心也是孤独寂寞的。或许又去了观世音菩萨的紫竹林静心修炼了吧。”

他们两夫妻是白蔻的脑残粉,坊间流传的《降龙寨传说》、《戏说白蔻》、《白蔻传奇》等书,他们早已熟背,此时信手拈来。

唯一的遗憾,是他们没有亲眼见过白蔻。

不过能在告示中看到偶像的画像,也是极幸福的一件事。

秦飞龙望着告示上那张大脸,觉得和想象里不太一样……

画像原稿是胡阿箭所画,再找画师临摹无数张,胡阿箭目不识丁,画技又拙劣,将大当家萌萌的小圆脸画成了大饼脸,柳叶眉画成了歪歪扭扭的两条黑虫子,两只眼睛一只很小,一只更小……

或许是爱屋及乌,秦飞龙和任海棠虽然吃惊,却不觉得失望。

其实这满脸横肉,嘴大眼小的样貌,倒也霸气十足……

人群最后,胡阿箭扮作寻常女子,一袭灰衣低调而朴实,胳膊上挽着个翠绿色碎花包袱,她满意地望着画像,心里美滋滋的。

阿箭身边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他个子很高,鼻梁高挺,乌发毫无修饰地披散下来,却丝毫不乱,顺滑如丝绸,腰间系个碧绿色的笛子,即使板着脸依旧不能否认他出色的外表,那清清冷冷的气质宛如冬雪,站在阿箭身边,衬得她都不像寻常人了。

他毫不留情地打击阿箭:“你画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阿箭有些生气,“你怎么骂人?大当家不是玩意儿!”

男子嘴角抖了一下,“我说你画的这是什么东西?”

阿箭怒发冲冠,撸起袖子打算跟他干上一架,“齐睿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大当家不是东西!你要再敢对她不敬,我砍死你!”

齐睿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没有动怒,对大当家不敬的分明是胡阿箭吧,她把大当家画成那样,还昭告天下……

可是和胡阿箭没办法讲道理,她本就是个粗人,齐睿努力让自己嘴角扯出一抹毫无攻击性的浅笑,“我问你画的这是谁?”

阿箭觉得他的问题莫名其妙:“大当家啊!”

齐睿挑眉:“哪点像?”

阿箭挠挠头憨笑着说:“我怕官府的人按照告示的画像抓到大当家。我特意画得很丑,但我没有偷懒,你看画中女子鼻头上的毛孔颗颗分明,满头乱发整整八百八十八根,为凑这吉利数,费了我老大劲儿呢!姓齐的,你老是说我笨,这次我多机智啊,你咋不夸我呢!”

齐睿听不下去了,转身就走。阿箭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溜儿小跑跟过去,“哎,你去哪儿……等等我!”

——

旁边的茶楼上,有位气质不凡的公子哥靠窗而坐。

他抵头看着桌上的告示,绝世面孔被暗影遮住,看不真切。

窗外的风吹乱他墨黑的长发,他抬起白玉般的手指轻轻撩了撩长发,每个动作都无比优雅,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白蔻的长相,居然和朕想得一模一样。”

男子身边站着个英气十足的黑衣女子,长发绾成髻,插了支简单的孔雀簪,从她训练有素的站姿便能看出她是个军人,她附和道:“臣也从未见过如此丑陋的女子!”

“什么就偏偏那么巧,她在朕布兵抓她的时候失踪,莫非她早有准备。”

男子抬起脸,露出一张清丽的面孔。男人用清丽来形容似乎有些奇怪,但他五官既高贵又秀气,细长的眼睛,睫毛漆黑纤长,粉红色唇瓣仿佛盈着花间露珠,简直比女人还要清秀美丽,落日绯红的余晖落在他绝美的侧脸上,好似在他眼底落下一片赤色霞光。

女子望着他绝色无双的面孔,脸颊微微泛红。

她连忙低下头,害怕这细微的表情变化会泄露内心的秘密。

“臣也觉得此事有古怪,白蔻此人阴险狡猾,不得不防!”

“秦家寨那边有消息了么。”

“密探说秦孟良忠厚纯良,任海棠大大咧咧,秦家寨不像是对朝廷有所密谋……”

“虞婉仪的儿子,怎么可能忠厚纯良。秦孟良连密探都骗过了,真是有一手。”

“陛下不必担心,臣自会为您调查清楚。”

男子看了她一眼,轻声说:“素翎,小心行事,无论如何,你的安危最重要。”

素翎的脸更红了,她跪地领旨,“臣遵旨。”

——

秦飞龙悄悄撕了张告示带回家,添油加醋宣扬白蔻失踪的事情。还跟任海棠眉开眼笑地站在画像中间,让画师把他们跟白蔻画在一起,准备裱起来挂在正堂,将来也好吹嘘他们跟白蔻是铁哥们儿。

看到画像中的自己,白蔻气得都要吐血了,她一眼便看出这画作出自胡阿箭之手。早告诉阿箭,她那双手天生是拿砍刀的,换了别的东西就是灾难,她居然不听,这让天下人如何看待白蔻!

白蔻望向秦飞龙,见他笑嘻嘻地竖着剪刀手,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媳妇,你看我这个姿势和白大当家站在一起,气势弱不弱?”

任海棠摆好了姿势不敢动,眼珠子滚了滚,看了一眼秦飞龙。

“好着呢,你表情严肃一点儿,这才配站在白大当家身边!”

秦飞龙不敢怠慢,连忙调整表情,两夫妻一动不动地站在告示旁边,秦孟良闭着眼睛构思片刻,伏案挥毫,一炷香的时间便画完了。

不得不说,他的画技非常好,画中三人勾肩搭背,宛如至亲好友。只可惜,中间那大饼脸的女子,根本不是白蔻啊!

秦飞龙对画作/爱不释手,秦孟良却不屑一顾。

“这女的是谁?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