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皇妃非良人
重生皇妃非良人赵知许萧行止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重生皇妃非良人大橙子

主角:赵知许萧行止
朝堂是男人的战场,后宅是女人的江山。历经生死,赵知许才知道,江山稳固且需战场厮杀。她从地狱归来,浴血重生,誓要覆了那人的凰图霸业,携手良人,共赏繁华江山。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4-27 16:04:2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重生皇妃非良人》精彩章节试读

细雨吹打着地面,梧桐树落下的树叶被踩进了烂泥之中,闪电时不时地将天空劈成了两半。

相宜被几个男人架在床榻之下,衣物已经被扒净了,浑身只剩下一个红色的肚兜。

知许被捆在相宜的跟前,她的头发已经被淋湿了,搭在了额前,声音嘶哑地大喊着:“住手!我让你们住手!”

一个大耳光子打在了知许的脸上,接着是一阵轻蔑的轻笑,一双鎏金黑色的长靴停在了知许的面前,知许抬起眼看他。

手下的人马上就给他搬来了凳子,他轻蔑地看着跪在他跟前的贺知许,吩咐道:“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继续!”

“贺弘毅,你不得好死,如果没有我赵家,你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如何能有你如今的凰图帝业。”知许怒喊着,天雷顺着她的声音落下,她狠狠地盯着贺弘毅。

“是吗?将人带上来。”贺弘毅轻声道,他示意手下的人停手。

赵丞相就被绑着上来了,贺弘毅看着赵知许:“你拿了这个逆臣的人头,朕就放了赵相宜,如何?”

“贺弘毅!”赵知许怒喊了一声,声音却有些发颤,夹杂着一丝惊恐,还有无穷无尽的懊悔!

“知许,事已至此,为父更愿意死在你的手上。”赵丞相一如既往地平静地看着赵知许。

知许与他对视,立刻就明白了他内心的决定,她拿起贺弘毅扔在她脚下的剑,闭上眼睛,用尽所有力气向着赵丞相冲了过去,温热的鲜血溅了她满脸。

她睁开眼,目光异常坚定,冷冷地对着贺弘毅道:“满意了吗?有什么冲我来吧!”

贺弘毅的唇角勾出一抹冷笑来:“当真!?”

“对!”赵知许闭上了眼睛,毫不畏惧的回答。

是她,都是她的错,她不惜覆了丞相府,竟扶了这样的一个人上位,她付出了满腔情意,他却要她家破人亡!

贺弘毅提起剑,毫不在意地挥剑,砍掉了赵知许的四肢,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裙,像极了她梦中的嫁衣。

“继续!”贺弘毅吩咐。

“你这个禽兽!你出尔反尔!”赵知许咬紧牙关,疼痛让她没有了半分力气,但她仍然嘶喊道。

贺弘毅用力地捏住了她沾满了鲜血的下巴,拿出了一瓶药,冰冷的液体顺着她的口齿,流落到了喉间,她嘶喊着,最终却化成了咿咿呀呀的声音。

她被毒哑了!

“你害死了青时,你以为朕会这样容易放过你?”贺弘毅阴冷地质问她。

他站起身来,瞟了相宜一眼,厉声道:“你们都没用力吗?都不知道怎么对付一个女人?”

空气中弥漫着难闻地液体的味道,相宜的挣扎声越来越小了,最终没有了一点气息。

“拖出去喂狗!”贺弘毅的语气毫不在意。

他看向了贺知许:“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你赵家的女人,个个都是人尽可夫,赵相宜只是朕想让你看一看而已。”

知许狠狠地盯着他,一口血喷了出来。

她最终留下来的,竟然只有这一双眼睛,但是这一双眼睛,又有什么用处?她识人不明,错付真心,最终却累得赵家的人沦落到这样一个地步?

她蠕动着疼痛得几乎失去知觉的身体,将眼睛狠狠地刺在了落下来的烛台之上,鲜血顺着她的眼眶滴落!

她的另一只眼,睁得大大的看着贺弘毅,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会慧眼识人,揭开那一层画皮,将自己所受的万般苦楚,丝毫不差,偿还给贺弘毅!

她的情,她的债,都不该这样空付了,血债!只能用血来偿!

知许的意识开始模糊,她感觉自己被一团熊熊烈火焚烧着,似乎是要将她燃尽一般,三千业火,也燃不尽她的仇恨。

纵然贺弘毅是天之所向,奉天承运,如果可以重来,她也一定要废了他的皇图霸业!

“知许,知许。”她又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唤她。

是相宜。

她太对不起相宜了,她死了,她还能见到相宜吗?

不,她一定要,亲自,向相宜忏悔。

相宜曾那样竭尽心力劝过她,贺弘毅不是良人,最终,她却将全家推向了那一步,让相宜活生生地被凌辱至死!

“相宜!”她呢喃着,用力地睁开了眼睛。

一阵亮光刺得她捂住了眼睛……

“相宜!”她紧紧地拥住了相宜,她忽然又愣住了,四肢,眼睛,竟然都在,她的嗓子,竟然也可以开始说话了。

她不是被斩去了四肢吗?她不是自毁了浊目吗?而相宜,不也是凌辱至死吗?

她略微颤抖了一下,问道:“我们这是在地府吗?阿姊,我真的错了。”

“你这傻孩子,是不是烧糊涂了?”相宜诧异地问,手放在了她的额间。

“你忘了?你落水了,是三皇子舍命救了你。”相宜回答她道。

那是什么时候?知许搜寻着她的记忆,她十五岁的时候,曾经在一次宴会上落过一次水,被贺弘毅救下来,至此以后,她就情根深种,即便知道贺弘毅对青时一片痴心,但还是死心不改。

“姑娘,三皇子来看姑娘了。”侍女进来禀告。

赵知许握住手,手心都冒出了冷汗,上天竟然真的又让她重活了一世,可以弥补前世的遗憾,只是,她竟然这样快就要和贺弘毅交锋了。

贺弘毅!!!

她心中默念着这三个字,既然她重新回来了,灭门之仇,断肢之恨,凌辱之怨,还有她错付的情,她都要重新讨回来。

有她在,他贺弘毅,就休想坐稳了这万里河山。

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是她的一场梦,也是一场笑话。

“让他进来吧!”知许终于是缓缓说道。

没过一会,贺弘毅就走了进来,因是顾忌男女忌讳,遂是隔着一层纱帐。

知许愤恨地盯着帘幕后的身影。

“不知五姑娘可好一些了?”贺弘毅问道,依旧是那样温润如玉的声音。

好在他看不见知许的面庞,知许的唇角泛出了一丝嘲讽,略带些凉意回答:“好多了,就是落水,总觉得不是个意外,心下有些难安,三皇子可有什么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