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改嫁病弱世子,这高枝她攀定了
热门推荐改嫁病弱世子,这高枝她攀定了by霁妘小说正版在线

改嫁病弱世子,这高枝她攀定了霁妘

主角:许善仪谢元瑾
我穿成了甜宠文女配的对照组,她的老公英俊潇洒,我的老公是植物人,她的孩子个个亲生,我只有三个继子。这简直是天崩开局但是无所谓我会改变。看我把三个崽崽治得服服帖帖的,再把老公弄醒,一家人和和美美过好日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7-10 20:50:3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改嫁病弱世子,这高枝她攀定了》小说简介

精彩小说《改嫁病弱世子,这高枝她攀定了》,由网络作家霁妘编著而成,书中代表人物分别是许善仪谢元瑾,讲述一段温馨甜蜜的古代言情,故事简介:“二妹妹想当然了,谢二爷再不成器,将来也是侯府的主人,你们到时候孤儿寡母……”许亭……

《改嫁病弱世子,这高枝她攀定了》精彩章节试读

“二爷……”

“你动静小些,她还在旁边呢……”

“怕什么,爷给她喂了**,地动山摇她都醒不来……”

随后果真一阵地动山摇。

那天雷勾地火的声音,生生把许清宜给摇醒了。

作为一个三十五岁的职业酒店经理,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但是一睁眼,发现自己身穿红嫁衣倒在地上,而不远处古香古色的榻上,正在如火如荼地上演真人秀。

她震惊!

这是什么情况,穿到古装小电影里了吗?

那这两个演员的身材还挺好!

“等等,二爷……小心孩子……”

那女演员声音甜腻地惊呼道。

噗……许清宜差点喷了。

设定真重口。

在新娘子的新房偷情就算了,还是新郎官和有孕**的组合……

嘶,等等。

这个设定怎么那么熟悉?

许清宜一点看真人秀的心思都没有,瞬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新郎官把新娘子迷晕,和新娘子的陪嫁有孕丫鬟偷情。

这个剧情,和她昨晚熬夜看的小妾励志文《如意娇妾》一模一样。

开篇正是男主谢淮安成亲,新娘子是永安侯府的二**,许清宜。

许清宜:很好,我知道自己的定位了。

可谢淮安并不喜欢这个木讷无趣的寡淡未婚妻,他喜欢未婚妻身边的贴身丫鬟缙云。

缙云也不是普通的丫鬟,其实她是永安侯府的表**。

她长得肤白貌美,身材曼妙,早就盯上了表姐的英俊未婚夫。

所以千方百计成了表姐的陪嫁丫鬟。

在原著中,许二**就是男主和小妾paly中的一环,存在的意义就是围观丈夫和小妾秀恩爱。

比如现在,秀,天秀。

如果这是一个简单的宠妾灭妻故事,许清宜没什么感想,在侯府后宅好吃好喝当咸鱼挺好的,没男人求之不得。

毕竟古代看妇科不容易,有个烂黄瓜的男人睡在身边,提心吊胆。

可并不是,她作为宠文女主对照组,嫁给男主只会夹缝求生,处境凄惨。

就像原著中一样,因容貌出色,被丈夫送到别人床上,惨遭玷污,怀上孽种,最后又孕期大出血,横死他乡。

许清宜想到原著中炮灰正妻的下场,手脚冰凉,不寒而栗。

和谢淮安这桩婚姻,肯定是不能继续的。

可是怎样才能脱身……

原主在娘家也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和离是不可能和离的,那就只能……

男主谢淮安有个兄长叫谢韫之,书里写谢韫之骁勇善战,鲜衣怒马,常年纵横驰骋于沙场,无人可挡,可惜谢韫之只是个配角,开篇就是躺了半年的植物人。

如果嫁给这位曾经风光一时的植物人世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方还留下三个养子,嫁就无痛当妈,简直是完美配置。

许清宜打定主意,趁着榻上那俩人正在酣战,悄悄起身离开了房间。

门外守着许清宜的陪嫁常嬷嬷,但对方已经被缙云收买了,看见她出来,愕地瞪大眼睛:“二……”

“闭嘴,敢出声就卖了你。”许清宜眼神锐利道。

常嬷嬷不曾见过这么凶狠的二**,吓得脸色发白。

是的,她的卖身契还在二**手里捏着,随时都能弄死她。

“把门从外面拴好,别惊动里头,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

许清宜冷声吩咐。

“是……奴婢知道了。”常嬷嬷忙小声应。

许清宜满意地点头,随即快步去找平阳侯府能做主的人,那非老夫人莫属。

颐安苑。

平时这个点,老夫人已经歇了。

但今天谢淮安成亲,阖府喜气洋洋。

府里的众人送走宾客后,便聚集在老夫人的院子里说会话。

猛地看到新娘子过来,满堂震惊,新娘子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

难道不是在洞房才对吗?

莫非出了什么事!

许清宜也不含蓄,直接跪下就磕头说道:“求老夫人为清宜做主!刚才清宜被迷晕在新房里,醒来便看见谢二爷和我的丫鬟在床上行好事!”

什么?!

几句话,如石破天惊。

重重砸在侯府众人的心上。

“我听了两句,我那丫鬟连身孕都有了!”许清宜道:“各位要是不信,可以随我一起去看看!”

“岂有此理!”满头白发的老夫人率先一跺拐杖,怒道:“明宗,快去看看!”

明宗是平阳侯的名字。

“淮安那个混账!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只见平阳侯脸色铁青,大步向外走去。

“不可能,安儿不会的……”侯夫人秦氏却不信,也连忙跟着侯爷出去了。

其余人也呼啦啦地往新房跑,一时间倒是没有人管许清宜。

新房门口,常嬷嬷的内心无比煎熬,两边她都得罪不起。

若是二爷令她开门,她开是不开好呢?

还好,房里的两人一直没有发现异常,直到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赶来,里面才发现不对。

“二爷,不,不好了,许清宜……好像不见了?”

杜缙云无意中发现这个事实,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连忙推了推身上的男人。

“什么?”谢淮安回头看向地上,发现许清宜真的不见了。

他脸色难看,连忙披上衣服往门口走:“常嬷嬷!”

许清宜人呢?!

为了和杜缙云行好事,他将其他丫鬟嬷嬷都支走了,只留下被买通的常嬷嬷。

常嬷嬷顺势将锁打开。

于是谢淮安一打开门,就瞧见自己的父亲带着一堆人过来。

最后面还跟着穿红嫁衣的许清宜。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随即咬牙,怎么可能?

他给许清宜喂的药量,至少能让许清宜睡到明日早上。

对方怎么可能这么早就醒了?

谢淮安眼里头一片阴沉和杀意。

“淮安!新娘子还在外头,你怎么就宽衣解带了?谁在里头?!”

平阳侯一开始有些不信,谢淮安纵然不如长子谢韫之出息,品性还是好的。

谁知……

自己亲眼所见,由不得他不信!

谢淮安没想到会被撞破,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认了。

“爹,我和缙云两情相悦……”

啪!

一个巴掌甩在谢淮安轮廓分明的脸上。

平阳侯怒不可遏:“你个混账,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的妻子,你将清宜置若何地,将你岳家置若何地!”

“安儿……”侯夫人秦氏心疼地看着挨打的儿子,没想到这事竟然是真的,害得她无从劝起。

里头的杜缙云听见动静,也知道出事了。

这可如何是好?

她连忙白着脸起来穿衣服。

“里面的**,你给我滚出来!”

侯夫人思来想去,都是丫鬟勾引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便将怒火发泄在杜缙云身上。

“娘,我不许您这么说缙云!”谢淮安对杜缙云是一片真心,连忙挡在门前,不让侯夫人进去。

“缙云有孕了,她怀着您的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