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温养爱人
抖音爆款《温养爱人》秦烟陈宗生无广告阅读

温养爱人淮夕

主角:秦烟陈宗生
他是港圈富商,是位高权重的上位掌权者,他成熟儒雅,风度翩翩。她是明艳美丽的少女,是人美心善的小作精。人人都觉得他对她只是玩玩,用不了多久就会丢弃。可几年,她还在他的身边,和肚里的小宝贝被他一起宠上了天......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7-10 20:39:0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温养爱人》小说简介

新生代网文写手“淮夕”带着书名为《温养爱人》的现代言情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本文是一本以现代言情为背景的爽文,围绕主人公秦烟陈宗生身边的传奇经历展开,剧情梗概:不过,有些生词还是要通过查阅词典。一一把文献分门别类做好归纳,标出生词,打算统一查看。陈…………

《温养爱人》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医院,一进病房,梁元荣,陆时亭几个人都在,周老爷子看到他,直接别过头,连话也不和他说一句。

梁元荣和陆时亭知道爷孙俩有话要说,便把空间让了出来。

陈宗生走到病房前,“你身体为重,有什么天大的事情不能好好坐下说。”

一听到这个周老爷子就来气,指着他的鼻子骂。

“我是和你好好说了,你呢,今天拖明年,明天再往后拖,许家这事,是你前前年亲口应下的,临到跟前了,你又变了一副态度,怎么,我进棺材之前横竖是看不到你娶媳妇了是吗?”

陈宗生淡淡道,“她不合适。”

周老爷子气笑,“行啊,你倒是给我找个合适的,林家的不行,许家的不行,我倒要看看哪家的行。”

“回头我带她来见你。”

周老爷子眼皮一跳,眼神打量着他,猜测着这话到底是真是假,但是第一次是那么准的话。

周老爷子决定相信他,“哪家的,有照片没有?没有照片别想糊弄我。”

陈宗生给助理打电话。

四十分钟后,助理拿着一个信封过来,交给周老爷子。

周老爷子打开密封线,哗啦啦倒出不少照片,青春靓丽的女孩,都是同一个人,有跑步的,有抱着猫在屋檐下躲雨的,有校园里的,有在教室上课的,有在讲台上做进度汇报的。

不同角度,不同时间段。

如果按照顺序去挑选,可以发现,这是这个女孩一天所有轨迹,各个角度的照片,而这样的信封,在西子湾的书房里还有很多。

周老爷子看完,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说,“行了,你走吧,让你这助理留下,我有话问他。”

周老爷子仍然保留三分怀疑。

陈宗生离开后,周老爷子就开始打听,“这孩子还在上学?多大了?你家陈总喜欢人家,人家喜欢她吗?”

助理说:“烟**如今在墨尔本读研,学的是临床,她和陈总认识好几年了。”

周老爷子听着不像是编的,“那照你这么说,宗生喜欢人家,为什么以前不提,还答应要娶许家的姑娘?我也不是棒打鸳鸯的人,说出来有什么不行?”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那几年,陈总和烟**相处很好的,每年寒假,烟**都会过来,陈总还为烟**办了基金,毕业前,烟**就突然申请留学了,那段时间陈总的心情也很差。”

“好了,我知道了。”周老爷子语重心长的嘱咐,“以后有什么事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别有事没事去打扰你们家陈总,知道吗?”

“……是。”

……

三日后,秦烟觉得这刀山还是得上。

露天咖啡馆。

少男和少女面对面坐着,于鸣看着秦烟,“我知道上次是我唐突了,这一次,我也想正式的和你说一次,秦烟,我喜欢你。”

秦烟看着面前的杯子,她一直是追在别人背后的,知道喜欢很苦,不想伤他的心,但也不想吊着他,“谢谢你,但是,我可能没办法答应你。”

于鸣深舒了一口气,“其实我心里已经有预料了,不过,我还是选择说出来,我想让你知道。”

“其实从大学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秦烟有些意外,“什么时候?”

“大一,也许是大二。”于鸣笑了笑,“我也记不清了,那个时候,你总是坐在角落里,也不和大家说话,我觉得那时候的你很美,和其他姑娘不一样。”

秦烟回忆过去,“大一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但是大二的时候我就遇见了先生,他很好。”

于鸣问,“你还喜欢他吗?”

秦烟说,“不会了。”

从记忆中抽离出来,秦烟不欲多说她和陈宗生的过去,她今天来之前是忐忑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于鸣提起那天的事。

她也想过,万一于鸣说要负责的话,她会拒绝,在她没有完全忘记心中的人后,她不想再沾感情,也不想耽误别人。

但是幸好,于鸣没提。

和于鸣说开后,秦烟觉得全身都轻松了,除了暗恋和被暗恋的关系,他们还是同学,有那么多年的情谊,可以说的话题有很多,直到傍晚,两人才意犹未尽的结束。

于鸣提出要送她。

秦烟看了看天色,“不用了,我想自己一个人走一走。”

秦烟离开咖啡馆,不远处,停了不知道多久的一辆车也启动了,很快在她面前停下,车窗降下,男人熟悉的面容让无数记忆再次涌现。

“烟烟,上来。”

秦烟转身就走。

但是下一刻,她的面前出现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烟**,请上车。”

秦烟刚要动手,就被压住了,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瞬间包裹了她,陈宗生的力道不容反抗,他抬手让保镖离开,淡声道,“我让你学这些不是方便从我身边逃跑的。”

秦烟回头,倔强的看着他,“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从你违反承诺的那一刻开始。”

陈宗生面色沉静,“以后不会了。”

“我不相信你。”

“烟烟。”陈宗生摸了摸她的脸,“不要说这样的话。”

秦烟别开脸,与他拉开距离,“怎么,是觉得你的新婚妻子不好吗,可是先生,这一次不同。”

有些原则一旦踩了,就没有回头的路。

这是陈宗生教她的。

“没有结婚。”

秦烟听到,抬起头,杏眼睁大。

陈宗生低头,说,“没有结婚,以后也不会和别人结。”

……

秦烟被迫坐上了车,但是紧挨着车边,距离陈宗生远远的,她表达喜欢的方式是会时时刻刻缠在他身边,而讨厌的时候就是现在这样。

年轻人总是这样爱憎分明,恨不得画出一条清晰的线条出来,天真的以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陈宗生移开目光,可是她不懂,有些事本就黑白混淆,没有边界,就比如他们。

黑色轿车顺利进入居民小区,在准确的位置停下。

秦烟想到当初租这里的时候,对方说得天花乱坠,保证绝对不会让外面的人随便进入,结果就这?

秦烟去拉车门,锁上了。

陈宗生淡淡开腔,“你先回去吧,辛苦了。”

前面司机应了声,推开门下去。

秦烟起身去碰中控锁键。

就差那么一点距离时,陈宗生轻易的就把她拉回来,将她摔在后车座,随后慢条斯理的脱了西装外套,垫在座位上,扯开领带,绑住她的手。

“**!陈宗生你就是个大**!”

陈宗生摸了摸她的脸,把她抱到怀里,“烟烟,我很不喜欢你这次欢迎我的方式。”

以前他一进家门,秦烟就会抱着他撒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