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徐婳傅夜宸
无广告小说徐婳傅夜宸-徐婳傅夜宸在线阅读

徐婳傅夜宸向生活低头

主角:徐婳傅夜宸
【冷傲自持战斗机飞行员X穿书美媚娇】————————————————————陆进扬在火车上遇到个被人下药拐卖的女人。女人容貌绝艳,娇媚入骨,圈着他劲窄腰身喊“老公,救我。”打那后,女人夜夜入梦。直到某天,陆进扬发现,那女人居然就是他一直避而不见,虚荣势利的养妹。而此刻,养妹正在相亲现场,要攀根高枝,...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7-10 20:25:5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徐婳傅夜宸》小说简介

知名网文写手“向生活低头”的连载新作《徐婳傅夜宸》,是近期非常受欢迎的一部现代言情文, 徐婳傅夜宸两位主角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啼笑皆非的剧情主要讲述了:在陆家,女主叶巧勤劳、上进、为人处世周到,是人人称赞的对象。后来她考入最高学府,毕业分配到福利待遇极好的单位,又嫁了个好……

《徐婳傅夜宸》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秦兰在**见惯了文工团的漂亮女同志,原以为这世上再漂亮的人也就那样了,直到看见温宁那张脸,才知道人外有人。

而且人进门后就大大方方地坐在那里,没有缩脖子也没有东张西望,完全不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丫头,倒像是留洋回来的大**。

秦兰算是信了宁雪琴说的话了,就这样的长相在乡下,家里没点能耐,还真护不住。

一开始心里对温宁的那点抱怨也荡然无存。

陆振国不知道妻子心里的想法已经转变,他看着叶巧和温宁,心中弥漫起淡淡的遗憾,要是温文斌和叶强没牺牲,也能看到如今各自的女儿出落得多么漂亮。

可惜......

温宁和叶巧在沙发坐了一会儿。

见时候差不多,叶巧从包里掏出一包东西:

“秦阿姨,陆叔叔,以前我爸爸写信回来提到过,陆叔叔喜欢吃花生,这是我自己种的花生,带来给您和陆叔叔尝尝。”

话说得很漂亮,秦兰道,“你这孩子有心了。”

陆振国则想起以前跟战友出任务回来的时候,粮食紧缺没什么好吃的,就总爱把花生米炒香撒点盐来下酒。

难得这闺女还记挂着这些,他看向叶巧的目光带了几分慈爱。

叶巧嘴角轻勾,视线状若无意地瞥了眼旁边的温宁。

温宁的帆布包不大一点,看着就不是很能装,而且她记得雪琴姨出发的时候很着急的样子,肯定忘了给陆家带礼物了。

第一次登门不能空手,这是最基本的礼节,温宁要是这点礼节都没有,那......

想到什么,叶巧心里莫名浮起一丝愉悦。

许是叶巧的目光太过强烈,温宁放下手里的水杯,转过头——

正好跟叶巧的视线对上。

她不禁想到原书里,原主妈是背着丈夫偷偷准备的行李,怕被发现,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装,不过有特意交代原主到京市后要给陆家买点礼物再上门。

结果原主心大给忘了,空手进的陆家,进屋后又只顾着打量陆家的布置,整个人缩头缩脑,目光里带着毫不掩饰的贪婪。

反倒衬得只是跟陆家人正常打招呼、送特产的叶巧嘴巴甜,懂礼貌。

只是这一次......

恐怕要让叶巧失望了。

温宁取下挂在肩膀的帆布挎包,从里面拿出一包东西放到茶几上:

“陆叔叔,秦阿姨,我们家没种花生,不过我也带了些家乡的土特产给你们尝尝,东西不值钱,但真的很谢谢你们愿意在我困难的时候拉我一把。”

她把那包东西打开——

一块小臂长的腊肉。

是在火车上跟列车员交换的,列车员常年跟天南地北的乘客打交道,偶尔也会以物易物,温宁在休息室的时候正好看到这块腊肉,花了点钱票跟对方换的。

这年头,乡下人一年也吃不上几次肉,能省出这么大一块腊肉,足见心意。

秦兰有些过意不去:“嗨,你这孩子太客气了,来就来,还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你父亲曾经跟振国是战友,我们帮你也是应该的。”

“秦阿姨,我妈从小就教我,人要懂得感恩,知恩图报,这点东西比起你们把我从水深火热里救出来,真的不算什么。”温宁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感激之情,多一分则过,少一分则不够。

虽然有点演戏的成份,但她心里对陆家的感激是真的。

如果不是陆家愿意接纳她,她现在就得天天跟傻子住在一块儿,说不定哪天就被傻子给得手了。

看着温宁娇滴滴的小模样,秦兰也忍不住想起自己当年的境遇,秦家世代经商,妥妥的资本家成分,当初时局变动,也有人用权势压着要娶她,家里只好求上根正苗红又同样有权势的陆家,再把财产捐公的捐公,处理的处理,最后才化解了危机,从资本家变成了爱国主义商人。

秦兰早把之前对温宁的埋怨给忘了,她坐过去,伸手抚了抚温宁的肩膀:“你放心,有我和你陆叔叔在,没人敢逼迫你嫁。”

温宁乖乖巧巧地点头。

坐了一会儿,秦兰问张婶:“菜都备好了吗?备好的话现在就开饭,两孩子坐火车肯定饿了。”

张嫂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点头:“都在餐桌上摆好了,我现在上楼去叫小耀。”

陆耀说在楼上找东西,还没下楼。

秦兰起身,“不用,我上去看看这孩子在忙什么。”

话音刚落,楼上就冲下来一道身影。

不是陆耀又是谁?

“妈。”陆耀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往沙发走过来。

陆振国板着脸看了儿子一眼,客人都来半天了,现在才下楼迎接,一点礼数都没有。

秦兰似乎知道丈夫心里的想法,替儿子解释道:“小耀是去找进扬给两个妹妹准备的礼物了。”

“陆耀,还不快把礼物给妹妹们。”秦兰冲他使了个眼色。

陆耀抓了抓头发,咧着一口大白牙,笑容明亮地冲着温宁和叶巧道:“你们好,我是陆耀,以后就是你们二哥了,放心,以后在大院里我罩着你们!”

“对了,这是我送你们的礼物”,陆耀把袋子里的雅霜雪花膏拿出来,递给两人,“听说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个。”

一盒雪花膏要一块钱,不少人都舍不得买,叶巧双手捧着接过雪花膏,就像捧着什么稀世珍宝:“谢谢二哥,让你破费了,我还从来没用过雪花膏呢!”

温宁梨涡若隐若现,又乖又甜:“谢谢二哥。”

陆耀被那笑容闪了一下,手脚都不知道该往那里放,耳根浮上一抹粉红:“不、不客气。”

说话都磕巴了。

秦兰瞧着自家儿子那没出息的样子,心里直乐,没想到她那一向大大咧咧的儿子也会脸红?真是有意思!

“这位是你叶巧妹妹,这位是你温宁妹妹。”秦兰拉过儿子,给他介绍。

又跟温宁和叶巧介绍:“这是我家老二陆耀,这个月刚满十八岁。”

温宁点点头,“那确实该喊二哥,我下个月才满十八呢。”

叶巧:“我也是下个月满十八。”

原书里,温宁作为对照组女配,年龄跟叶巧一样,连生日都只差了一天。

陆耀伸手挠着后脑勺,无比庆幸他妈把他早生几个月,否则他就成弟弟了。别看只是一个称呼,但一声“哥哥”听起来可顺耳多了。

“对了,我大哥也给你们准备了礼物!”

陆耀差点把这事忘了,赶紧将东西拿出来。

一个黑色的鹿皮礼盒还有一本包着封皮的书。

他把盒子递给叶巧:“这是大哥给你的。”

叶巧看着手上的东西,眼睛瞬间瞪大,目光差点呆滞了,这、这也太精致了!

她情不自禁地打开,一只通体黑金色的钢笔躺在盒子里,在日光下散发着鎏金般的光泽,低调又奢华。

“这、这......礼物会不会太贵重了些?”

“我、我不能要,还是大哥自己留着用吧,我平时用炭笔就行。”

嘴上这么说,却爱不释手地拽着盒子。

陆耀道:“叶巧妹妹,你就收下吧,我大哥在部队经常被表彰,**奖品都是钢笔,一个人根本用不过来,我那儿还有好几只他给的钢笔呢。”

“这样啊......”听到这话,叶巧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陆耀看着手里剩下的那本要送温宁的书,目光微微有些迟疑。

刚才他不知道大哥送叶巧的是那么昂贵精致的钢笔,现在知道了,心里多少有点计较,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钢笔和书,两份礼物实在差距太大。

对上温宁澄澈的杏眸,陆耀忽然觉得那书有点拿不出手。

挣扎一番,最后还是把书递了过去:“温宁妹妹,给——”

温宁接过去,正要道谢,旁边叶巧目光期待地盯着那本书,催促道:“大哥这书还包了书皮,是不是什么珍藏版作品?宁宁你快打开看看。”

她就是想知道陆进扬到底送了什么书给温宁。

其实陆耀和秦兰也有些好奇,书的封皮用牛皮纸包着,难不成还真是什么珍藏孤本?

那价值可不比钢笔低。

“什么珍藏版作品?”听到几人的动静,陆振国走了过来。

秦兰指了指温宁手上的东西,跟他解释:“进扬送给温宁的书。”

陆振国一脸了然:“那小子成天看的都是跟飞机相关的书,以为女同志也喜欢看,还不如送点实用的东西。”

一时间,几个人视线都聚焦在那本包着封皮的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