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换亲改嫁后,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
《换亲改嫁后,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by半枝青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换亲改嫁后,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半枝青

主角:许岁安萧驰
许岁安重生了。重生在被继姐换亲的前一晚。前世,她与继姐同时结婚,却被她趁乱想要偷偷调换。就因为她及时发现并换了回来,于是她嫁的男人换了她的药害死了她!和他同时重生归来,她冷眼瞧着继姐的小动作,看着他急切的奔向了真爱,她则拿着好处顺从的换了亲,当上了养猪厂厂长夫人。只是她收拾渣男贱女,旁边怎么总有个递...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7-10 20:16: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换亲改嫁后,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小说简介

作者“半枝青”创作的现代言情文《换亲改嫁后,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书中的主要角色分别是许岁安萧驰,详细内容介绍:“我们是时候该做作业啦,你难道不想在期末考试的时候、做附近几个大杂院里最骄傲的崽?可威风了哦。”……

《换亲改嫁后,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精彩章节试读

墙皮斑驳,檩木散朽。

许岁安躺在狭小的床上,头朝右倾,定定地瞧着已经被风霜剥落了油漆的窗框,看着露出的暗淡木质纹理。

伴随着雨滴打在破裂的玻璃、又氤氲了遮窗的旧布,屋外继姐叫嚣着要换亲的骂声,持续高亢的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凭什么许岁安一个病秧子能嫁给工人和老师的儿子,我就只能嫁给个带着拖油瓶的盲流啊!”

“我就是要换!她就是个跟她妈一样早死的贱命,是命短的**,她才应该嫁给那种在外面偷鸡摸狗的杂碎!”

“我下乡才回来,所以建设只是跟我还不熟悉,如果当时我在,他一定会选我的!今晚必须换亲!爸你快把我们俩换过来!要不我就死给你看!”

听着屋外持续地、特意说给她听的叫骂声,许岁安苍白的脸上缓缓绽开了一个与她此时状态截然相反的笑容,明媚,且富有生命力。

她重生了。

重生在了继姐换亲的前一晚。

上辈子,听到了许倩楠的话之后,她算准了时机、掐着点儿的跟许倩楠吵架,更是捂着胸口被对方狠推了一把、倒在地上。

结果如她所愿,过来通知她明天要带户口本的林母孙翠萍正好瞧见这一幕,看着她疼白了的一张脸和眼底涌出的委屈泪花,孙翠萍当着听到热闹动静的老街坊们的面,狠狠骂了许耀祖和许倩楠一通,并且当面就收走了她的户口本。

换亲的事情不仅没成功,还漏风丢了丑,许倩楠气的面目狰狞的直接跑了出去,然后,她再也没能回来。

过了几天后,她是从南运河的桥洞里飘出来的,没了裤子,眼睛都还死死的瞪着。

再然后,她也死了。

许岁安算到了孙翠萍会为她出头,也算准了她爸许耀祖决计不敢当着那么多同事街坊的面卖她这个亲闺女、而向着二婚老婆带过来的继女。

但她没算到的是,许倩楠一语成谶。

林建设居然真的是喜欢着许倩楠的!而且他还将许倩楠的死全都算到了她的头上,从而偷偷换了她的心脏药,害得她倒在家里,感受着生命的慢慢流逝,直至死亡......

将耳朵贴在枕头上,听着胸腔里传来的扑通、扑通的跳动声,许岁安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重生,嘴角忍不住的向上扬起,给这张因为先天心脏病而常年苍白、却也美得宛若雕刻的脸增添了一丝活力。

既然老天爷都让她重来一世,那她倒是想看看,没了她,林建设和许倩楠到底能过上什么好日子。

略停顿思考了一下,许岁安从自己外衣兜里掏出了两颗冰糖块,然后悄悄的打开了北窗户。

果然,隔壁家的虎子这会儿正趁着他妈没下班在外面踩水坑玩儿呢,裤子都被溅湿了。

许岁安坐在窗前,装作没看见虎子的样子,掏出了一颗冰糖塞进嘴里,感受着嘴里滋滋的甜味,许岁安真切的露出了一个满足的表情。

小虎子年纪小,忍不住诱惑的吧唧了几下嘴,却还是顶着小笑脸凑了过来,关切的说道。

“安安姐,你别开窗户,我姐说你是痨病鬼,活不了几天,但是我喜欢你,你别死。”

许岁安笑了笑,掏出剩下的一颗糖递给他。

“姐没事儿,看看雨挺好,凉快,来,一起甜甜嘴。“

“你快回家吧虎子,要不一会儿你妈回来该像我姐一样骂人了。”

“你姐在骂人?”

虎子接糖的手突然怔住,随即圆圆的脸上便浮现出了惊讶。

楠楠姐跟他姐关系好,所以他也常见她,虽然她不如安安姐好看,所以在他心里只能排在安安姐后面,但也是温柔大姐姐啊?

“是不是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啊,安安姐你别听,要不该不舒服了。“

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虎子下定决心似的攥紧小拳头说道,“姐你等着,我姐跟她关系好,我把我姐叫过来。”

“还是别了,免得你姐到时候也遭殃,毕竟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赵婶该生气了。”

许岁安语调轻柔,唯在自己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果不其然,虎子一副我突然聪明的表情,跳着高兴说道。

“桂琴姨马上跟我妈一起下班回来了呀!我去接她!她是你和楠楠姐的妈,她肯定能管。”

“姐你放心,我肯定不说你开窗户吹风了,你也......”

看着虎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许岁安捏了捏对方肉嘟嘟的小脸蛋,笑着说道。

“知道啦,我不会跟赵婶说你踩水坑的事情,我们虎子是大孩子了,自己心里会有数的对不对,作业做完之后偶尔调皮一次没关系,但是你记得要把上次我给你出的题做完带过来给我看啊,做对了有奖励哦。”

虎子嘿嘿一笑,连忙点头。

他最喜欢安安姐了,不仅教他功课,让他在整条街的孩子里都能排前面,有面子!她还一直夸他!

看着穿着雨衣的虎子卖力跑远的步伐,许岁安换了一件衣服,然后坐在床上静静的等。

很快,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岁安啊,我是你桂琴姨。”

来了。

在这个家里,许耀祖色厉胆薄,许倩楠嚣张无脑,唯有这个跟她斗了十几年的后妈王桂琴,佛口蛇心、笑里藏刀,是真正心中有成算的人。

许岁安脸上的笑容一收,换上了惯有的虚弱表情,开门走了出去。

路上,她还状似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桂琴姨,怎么了。”

“岁安啊,姨知道你是个性子好、心肠软、知道疼人的。”

王桂琴笑着拉住了坐在沙发上的许岁安的手,张嘴不住的夸着。

许岁安也不打断,只是静静的等着,等着对方说主题,果不其然,没几句话,王桂琴就说道。

“你姐姐当年为了咱们家为了你,下乡遭了不少的罪,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还总是顶着别人的闲言碎语,所以就想挣口心气儿,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啊。”

“不过你年纪小,身体又......唉,现在结婚确实是不太合适,所以姨想跟你商量,要不你的这亲事就先给了你姐姐?这也算你还她一遭,那家还有钱,能供得起你吃药,你觉得呢。”

虽然是问句,但是王桂琴没有丝毫询问的语气,面上也是一派从容淡定。

不过的确,她一个在偏心亲爹和暗坏后妈手底下讨生活的病秧子,怎么有底气说不呢,毕竟王桂琴都敢堂而皇之的把许倩楠为了工作而踩着浪潮尾巴下乡的这件事情,说成为了她,呵。

许岁安没张嘴,王桂琴也没再劝,两人只静静地看着对方,直至......

“安安啊,现在登记变了,我带着街道的李主任过来了,让她给你好好说说都要准备啥!”

门外,人还没到,声音便远远的传了过来,许岁安眼底含笑。

这把,还是她赢了。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许岁安状似不经意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襟,让对面的人能够看得更清楚。

果不其然,王桂琴眉间一紧,这是许岁安死了十多年的亲妈留下的衣服!

这死丫头分明是在用门外的孙翠萍和李主任威胁她,把她妈留下的东西给她,不然就要把换亲的事情说给门外的人听!

要是这事儿漏出去了......倩楠怕是名声得臭到连那个二流子都嫁不成!

许岁安装作没发现王桂琴变紧了的呼吸,对她微微一笑,随即起身,手却始终在衣角的地方捏着。

“**东西一会儿我都整理给你。”

许岁安脚步不停,继续往外走。

“房子不行,你爸没地方住,你是他闺女你不能不管,工作你这身体去不了,我按照市场价折给你!”

“嫁妆给我八百,另外加上你给她的那块表”

“都给你!”

王桂琴急得声音都尖利了起来!门外的人都敲门了!

“成交。”

许岁安回头笑道,病态白皙的脸上,一双明眸亮的惊人,鼻尖上一颗红痣更是硬生生的勾出了几分潋滟风情。

这渔翁利,她拿到了!

至于要替许倩楠换亲给前夫哥的眼中钉、假想敌?

她,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