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从阳光书院出来后,我学乖了
抖音小说从阳光书院出来后,我学乖了,主角顾青苟老师最后结局小说全文免费

从阳光书院出来后,我学乖了阿放

主角:顾青苟老师
高考结束那天,我如行尸走肉般走出考场。看着头顶上蔚蓝的天空发呆,这还是我三个月来第一次看到天空。三个月前,我因为一模只能勉强过211大学分数线,被父母送进了“阳光书德学院”进行考前突击培训。我度过了三个月暗无天日的日子后,父母终于如愿以偿的获得了他们想要的成绩。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4-07-10 19:59:5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从阳光书院出来后,我学乖了》小说简介

阿放写的《从阳光书院出来后,我学乖了》的情节跌荡起伏,扣人心弦,人物生动鲜活,让人过目不忘!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都市生活作品了!主要讲述的是:三个月前,我因为一模只能勉强过211大学分数线,被父母送进了“阳光书德学院”进行考前突击培训。……

《从阳光书院出来后,我学乖了》精彩章节试读

1

高考结束那天,我如行尸走肉般走出考场。

看着头顶上蔚蓝的天空发呆,这还是我三个月来第一次看到天空。

三个月前,我因为一模只能勉强过211大学分数线,被父母送进了“阳光书德学院”进行考前突击培训。

我度过了三个月暗无天日的日子后,父母终于如愿以偿的获得了他们想要的成绩。

———————————————————

高考结束后,我们被“阳光书德学院”的老师统一接回了学院。

我笔直的站在的校门口,等着父母来接我。

“小青。”

远处传来父母的声音。

“到!”

我下意识的站直身体,扯着嗓子大喊。

哪怕我因为被之前学习懈怠,被老师往嗓子里灌开水,到现在嘴里满是血腥味,但我依旧不敢小声。

因为学院的规矩,被叫到名字就要大声喊道,否则就会被惩罚。

我的腿被扎了钢针,我强忍着腿上的剧痛,努力保持正常的走路姿态,来到了父母面前。

生怕被身后的苟老师看出一点不适,再换来10根钢针刺入腿里。

“小青,考的怎么样?”父母问我。

没等我回答,苟老师便替我回答:“小青这次考的非常不错,按照我们学院严格估分,小青至少能考七百分。”

父母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堆满了,将我晾在一旁,和那个魔鬼满脸笑容说着感谢的话。

又让我给那个魔鬼鞠了个90度的躬后,父母才让我上车回家。

回家的路上,父母一路都在打电话,向亲戚朋友炫耀我考了七百多分。

我心里顿时就传来一丝凉意,从小便是如此,母亲问我的第一句永远只有成绩怎么样。

打我懂事起,母亲就经常拿我跟别人家的孩子比较。

别人家的孩子,总有更好的。所以我哪怕努力努力再努力,也永远无法超越“别人家的孩子”。

哪怕我一模的时候已经考了521分,一本线已经稳了,他们依旧不满足。

于是,便把我送进了声称能三个月提高成绩的“阳光书德学院”。

我在书院里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虐待,杨永信那种电击对我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我们哪怕做错一道题,都会被施以“喉咙灌开水”“关进有上百只老鼠的小黑屋”“扎钢针”等等酷刑。

回到家里,母亲把收走了很久的手机递给我,“老师把你的手机给我了,现在放假了,手机给你吧。”

“不,不要……我不喜欢玩手机,我只喜欢学习。”

我的手指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之前学院里故意把手机发给我们,让我们忍不住去玩,发现一次就用一根绳子穿五根木棍,套进我的手指用力收紧,直到我现在看到手机,手指就会忍不住的颤抖。

母亲闻言,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对着父亲说道:“老公,这补习班还真有点东西啊,小青之前看到手机就跟饿狗一样,恨不得立刻扑上去,现在竟然主动不玩手机了。”

父亲点头称是:“嗯,的确不错,等改天升学宴的时候,把书德学院的老师们也请来,我们要好好感谢他们。”

“不……不要!”这两个字几乎从我嘴里脱口而出。

父亲瞪了我一眼:“不要什么不要!人要懂得感恩,要不是老师这三个月没日没夜的教你,就你那成绩,拿什么考七百分!”

看到父亲瞪我,我瞬间就想起了之前老师处罚我时的表情,再加上父亲原本对我就是比较苛刻的那种。

我怎么能拒绝老师和父亲的要求呢,我应该感恩啊!想起之前还和父亲差点打过架。

我立刻就跪下,忽视了腿里的钢针传来刺痛,只为求得父亲原谅。

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爸,我错了,是我不懂事儿,别…别打我!”

父亲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你小子犯什么病呢?”

“我……我知道错了!”

这时,母亲走上前来将我扶起来,对着父亲怒斥道:“你看把小青吓得,孩子考了好成绩,你就少说两句,饭老早就做好了,今天咱们庆祝一下。”

说完,母亲就推着我了挨到餐桌前,我踉踉跄跄的扶了下桌子,生怕这时摔倒,迎来更严厉的惩罚。

“来小青,尝尝这道菜。”母亲往我盘子里夹了一块鸡肉。

“这鸡肉可是你爷爷听说你要回来,特意让我们回老家取的,你爷爷最近身体不怎么好,已经住院了,就来不了了。”

爷爷?他老人家竟然住院了?难不成是心脏病又犯了?

我颤颤巍巍地夹起来,不顾嗓子的疼痛,听话的放入口中,我不敢反对,生怕表现出一些让父母厌恶的样子,导致我再被送回学院。

“呕!”

“顾青!你怎么回事!”这一刻父亲直接拍着桌子站起身瞪着我。

我好害怕,此刻嘴里满是血腥味,这块肉恰好碰到了我嗓子处的伤口,我是真的忍不住了,站起身连忙摆手,说道:“额…窝额…不是。”

“小青,你,你怎么吐出血了?”

闻言我诧异的看向母亲,是她看到我吐出的那块肉上带有血丝。

我的内心突然萌发了一个的想法,如果将那件事告诉母亲,她会为我做主吗?

尽管我知道,母亲只会在我取得好成绩时才会对我好,但此刻我能看出她眼中的担忧。

我猛地摇了摇头,我怎么敢的?

看到这里父亲严肃的说道:“什么?你怎么了!有什么话你就说,之前你不挺能顶嘴的吗?”

“额…”我快急坏了,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但看着父亲也是一脸急切。

这一刻我恍惚了,父亲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不定我告诉父母,他们真的会站出来为我做主。

所以,我决定了,要把我的遭遇告诉他们!

“爸!额…额啥子疼。”说完,我怕他们听不清,对着父亲张开嘴,还用手朝里指了指。

父亲再次上前,一只手按住我的肩,一只手撑着我的下巴。

尽管捏到我肩上的伤口,但这时已经被父亲给予我的温暖所掩盖。

“怎么会这么严重,怪不得你的声音…”父亲满脸担心地说道。

听到这里,我心里更加开心,其实父亲早就注意到我了,对吗?

我向父母述说了在学院被苟老师灌了开水。

目前喉咙已经黏膜溃疡,充血肿胀。

还不等我把其他伤口指给父亲看,他就气冲冲地拿起电话找苟老师对质。

我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就在我天真的以为,这就是有人撑腰的感觉时。

但没出一分钟,就看到父亲原本的愤怒脸慢慢转变成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难不成这事儿还有什么蹊跷?然而我心里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就听到了父亲将手机外放。

“顾青父亲,我理解你的心情,记得那天,顾青同学上课玩手机,我发现后就给他做思想功课,期间他也是很听话的点头,但我没想到事后他竟然往自己嗓子里灌开水,然后第二天跑到班里诬陷我,作为老师的我也悲痛万分,也怪我,当时可能我说得话比较重……”

哗!

我心里的恐慌急剧增加。

那个魔鬼老师,将所有责任推到我的身上,说我为了报复他故意这么做的。为了让父亲信服,他还说当初因为我成绩不好,教导我的时候,我对他怀恨在心,所以我这些行为是为了报复污蔑他。

看着父亲看我的眼神愈加失望,仿佛有一盆凉水,甩到我身上,将我刚燃起的希望之火浇灭。

我害怕极了,我忍着腿中钢针带来扎心的疼痛,跪在父亲的身边,抱着他的大腿:“爸,你不要相信那个魔鬼的!他一直都在折磨我啊。”

说完,我刚想将全身的衣服褪下时,父亲按住我的手问道:“你不会还想说,苟老师放老鼠咬你背后都是伤吧?”

我摇摇头,用手指着下面。

不给我开口的机会,父亲就一巴掌将我甩在地上:“别说了!人家老师对你严厉,是为了将你培养成才,你太让我失望了!”

“反正你也不想吃饭,那就别吃了!给我回房间好好反省!苟老师说了,你再这样你就回学院吧。”

说完,父亲就回了房间。

我看着母亲也在一旁,刚才的过程她都看在眼里,和父亲一样,失望的扭头离开。

我的心凉了,我到底哪里来的勇气试图去扳倒魔鬼老师。

而且…而且为什么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相信我

未来的几日,我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尝试拿起过手机,但我的肌肉记忆让我不自觉的就像个木偶一样,脑子里只有学习。

……

终于到了出成绩的日子,查完成绩,是710分,市状元。

然后,一通来自清北的电话就打来,说是愿意直接录取我。

等在一旁的母亲,听到了这个消息,当场就高兴的蹦了起来。

下一刻,母亲就拿出手机,几乎将所有的亲朋好友都邀请来参加明天的升学宴。

看到了那张邀请名单,竟有三米长,足足有一千多人。

而且母亲还连夜将小区周围全部挂满了横幅,更过分的是,还联系了几辆宣传车全城巡游。

翌日,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市里数一数二的豪华酒店。

场面特别的夸张,周围被写满我的名字横幅包围。

我跟着父母一起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状元门”,步入酒店正门来到大厅。

我一直被父母拉在身后,对着一个个宾客打招呼。

我长时间的走动,大腿里钢针传来的刺痛,让我好几次我都差点摔倒。

但是我还要强忍着不敢表现出来。

然而下一刻,我瞳孔骤缩,又看到了那个魔鬼老师,面带笑容朝我们走来。

父母竟然真的将他请来了。

苟老师的身影仿佛被巨大化,将我笼罩,我瑟瑟发抖地躲到父母身后,不想让他看见我,但这并不是我能决定的。

然后就听到老师的声音传来:“恭喜顾青同学喜提状元啊!”

父母见到来者热情的回应着,并且将躲在后面的我暴露出来:“小青,你前面这么诬陷苟老师,人还不计前嫌地来参加你的升学宴,赶紧给老师道个歉。”

但我还是不敢看老师,因为我知道,他那笑容面具下最真实的样子。

“顾青同学,不管咱们之前多不愉快,我还是希望我们能重归于好,来抱一下,让往事随风而散吧。”

我还是杵在原地,魔鬼老师说的话绝对不能信。

突然,我的后背被人推了一下,我绝望了落在苟老师的怀里。

旁边还响起父亲的声音:“愣着干嘛呢,快去!这么冤枉人老师!”

但下一刻,我就感觉苟老师的手在我的背后游走。

“唔——!”腿部传来一丝刺痛的同时,我一把推开苟老师,急剧后退。

我心里顿时布满恐惧:他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对我?

我转头看向父母,刚想开口说话时,苟老师就抢先一步一脸无辜道:“顾青同学,你怎么了?”

当时我以为父母看到了,想急于证明我的清白,我直接将已经浸了一抹血红的腿对着父母说道,“爸妈,这次你们看到了吧,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还拿钢针刺我!”

但父母根本不相信我,怒斥道:“顾青!你是不是又想冤枉老师,故意拿针扎自己?”

我心中一颤,他们竟然没看到?

同时苟老师一脸痛心的道:“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想让顾青同学原谅我之前的严厉,我那只是为了他能成才啊,但我真的没想到这次竟然还…!”

说完他拿起袖子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

父亲失望的看着我:“顾青,宴会结束你就跟着苟老师回学院吧。”

不,绝对不能回去!

我内心嘶吼着。

我不甘心,对着他俩咆哮道:“凭什么只有我说的是一面之词,而他这个魔鬼说得就是实话?”

啪!

父亲的手印在我的脸上,说道:“就凭他把你培养成才!”

而我一只手捂着脸,根本听不下去父亲的话。

母亲见状快速上前将我扶起,看到母亲慈爱的眼神,我顿时就找到了靠山,只有母亲能帮我摆脱那片地狱。

但……

“哎呦,儿啊,你怎么摔着了,没摔疼吧!这儿这么多人呢!”

还不等我述说,母亲接着说道:“小青,宴会结束就跟着苟老师走吧。”

我内心剩的只有绝望。

绝对不可以,在那里连想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乖乖的被当成牲口圈养在那里。

仿佛天地也化为牢笼。

那么,就只有在那之前,了结这一切了。

我一瘸一拐地转身离去。

母亲在后面喊道:“小青?你干什么去?”

我充耳不闻,爬到离我最近的窗户棱上,看着眼前缩小版的街道,只要我在往前迈一步,就会坠下去。

“顾青!你干什么!你给我下来!”父亲焦急的声音响起。

母亲也在一旁附和:“小青啊,那危险,快下来!”

闻声我回头一看,父母竟然追了上来,但此刻在我眼里他们已经不是我的亲人,而是将我带回炼狱的罪魁祸首。

我惊恐的冲他喊道:“你们谁都别过来,谁过来我就跳下去。”

周围的宾客也都聚了过来,纷纷开口劝导我还有大好人生。

母亲第一时间说道:“别冲动小青,你好不容易考上了清北,可不能想不开啊。你要有什么问题咱回家说,这么多人看着呢。”

在这种情况下,母亲竟然还能平淡的说出这种话,她在意的只有我为他们带来的成绩,怕我给她丢人而已。

父亲也是不满地道:“顾青!别无理取闹!”

闻言我直接自嘲地大笑起来:“呵呵哈哈~我无理取闹?!”

我不再理会他们,直接朝着宾客们吼道:“闭嘴!”

我一只手指着父母,怒视着他们。

“从小到大我一直被你们灌输与别人家孩子攀比的思想,除了学习成绩,你们几乎从不过问我其他事。”

母亲这时站出来说:“小青啊!我们那都是为了让你以后能有出息啊。”

“够了!这句话我已经听的太多了!真的太假了啊!”

“你们一直都是为了自己出人头地而已!”

而父亲说道:“那是你应该的!我们生你养你,而现在,就是到了你回报我们的时候!谁给你的权利这么来威胁我们?”

“是,原本我可以一直按照你们的思想,一辈子被你们差遣,但为什么又要把我送进学院,没有这个学院我一样可以做到,但你们我在学院里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吗?”

“没日没夜的拷打我们,在我们嗓子里灌开水,在小黑屋里放老鼠咬我们,在我们腿里扎了不止十根钢针,至今都没取出来。而当我跟你解释时,你连伤都不愿意带我去验,就相信了这个人面兽心的老师。”

“你们连最基本的相信都不愿意给予我,那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

话落,一些宾客的讨论声响起。

“看样子这个学院不是什么正规学院啊。”

“可不是嘛!”

“而且父母做成这样真是够失败的!”

……

周围的议论声,让苟老师脸色微变,不悦地说道:“顾青,我为了将你培养成才,对你严厉了些你就怨恨我,诬陷我。这些我都无所谓,但你现在严重影响到了学院的声誉!”

听见苟老师的话,我看向宾客:“大家听到了吧,这就是他对我父母说的原话,我父母对此深信不疑。”

“我得无聊到什么程度,才会用死亡来污蔑他?”

“我的学习成绩,是我本身的基础,加上自学出来的,他们没有教我任何东西。”

“所以今天我要用我命,来证实我所说的真实性!”

“另外!我还要将我父母的梦想亲手毁灭,因为他们不配!”

母亲此时终于像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哭喊道:“小青,别闹了,你先下来好不好,我们不让你回学院了还不行吗?”

“对,还有你爷爷,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你难道不在乎你爷爷了吗?”

闻言我心里一咯噔,但依旧摇摇头,现在说什么都无法挽回了,我已经不信他们的了。

我双脚一蹬,坠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