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武侠仙侠 > 九锡
陆沉宁理小说哪里可以看 小说《九锡》全文免费阅读

九锡上汤豆苗

主角:陆沉宁理
礼有九锡:一曰玄牡,二曰衮冕,三曰乐悬,四曰朱户,五曰纳陛,六曰虎贲,七曰弓矢,八曰斧钺,九曰秬鬯。享九锡者,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陆沉从广陵城的绵绵春雨中启程,历经十二载波澜壮阔,亲手终结这乱世。蓦然回首,他已站在人间之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7-10 19:42:4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九锡》小说简介

这本九锡写的好微妙微俏。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引人入胜!把主人公陆沉宁理刻画的淋漓尽致,可谓一本好书!看了意犹未尽!内容精选:从盘龙关到广陵府,这一路上备受刁难,只因为他是一介商贾之子,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显然没有自保的能力。……

《九锡》精彩章节试读

“你先冷静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经历短暂的错愕之后,陆沉很快便恢复镇定。

孙宇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在李承恩和宋义焦急目光的逼视下,略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府中已经收到少爷今日午时回城的消息,老爷特别开心,从昨儿便开始让府中准备给少爷接风洗尘。谁知今天一大早突然来了一群人,他们说是请老爷去府衙问话,还说老爷跟北燕的细作有关联。”

陆沉不由得眉头微皱。

孙宇又说道:“少爷,那些人并非府衙的官差,却不肯告诉老爷他们的身份。”

陆沉脑海中闪过“织经司”这三个字,将信息快速梳理一遍后问道:“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孙宇不安地说道:“那些人没有动粗,而且只请了老爷一人去府衙。老爷趁当时情况比较混乱,让小的赶紧跑出城通知少爷。”

陆沉目光微凝,淡淡道:“通知我甚么?”

孙宇喘着气道:“老爷只说了一句话,让少爷不要回广陵,想办法逃走!”

陆沉不动声色地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倘若陆家真的牵扯进细作案,我又能逃到哪里去?”

众人面面相觑,这时站在旁边的宋义咬牙道:“少爷,让承恩兄弟护着你往北,小人押着货物继续返回广陵。”

李承恩沉默不语,没有着急忙慌地表态。

他下意识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一时间又理不清楚。

孙宇见陆沉迟疑不定,便哽咽着说道:“少爷,快逃吧,不然一会官府的人找过来,到那个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商队此刻停在官道旁,护卫和伙计们不知道发生何事,只隐约觉得气氛有些凝固。路上偶有旅人经过,好奇地打量几眼,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便继续赶路。

陆沉转身面朝广阔的田野,心中渐渐描摹出此事的轮廓。

“宋掌柜,你觉得我应该逃走?”他不疾不徐地问道。

宋义略显激动地说道:“少爷,仆不敢妄言,但是朝廷里的大人物哪里会在意卑贱小民的生死。老爷既然被请去府衙,无罪也会定成有罪,否则那些老爷们的脸往哪里搁?小人知道少爷历来孝顺,不忍这个时候弃老爷而去,可若是不抓住时机逃走,恐怕真如孙宇所说,陆家血脉将会断绝啊。”

中年男人眼中浮起泪花,双手微微颤抖着。

陆沉轻声叹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他转过头望着李承恩,问道:“你有什么想法?也认为我应该立刻潜逃?”

李承恩摇头道:“少爷,小人绝对不相信老爷会是北燕的细作,这分明是有人栽赃陷害。”

陆沉淡然道:“所以你觉得我应该返回广陵?”

宋义和孙宇齐声劝阻,毕竟朝廷衙门的行事手段无人不知,再加上陆家有着令人艳羡的财富,官府找到这个机会岂会放手?

李承恩见二人满面急切,不禁有些犹豫地说道:“不如这样,小人让几个信得过的兄弟保护少爷先躲起来,小人和宋掌柜带着货物回城探明情况。倘若只是一场误会,那少爷再回来,如果……少爷放心,小人就算豁出这条命也会想办法救老爷出来!”

陆沉眼中飘起一抹欣慰,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马车,缓缓道:“不至于此。”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亮明态度,三人亦不敢再问,只能神情复杂地站在旁边。

陆沉看向官道那边通往广陵府城的方向,随即目光落在孙宇脸上,语调渐渐冷峻:“我再问你一遍,城中究竟发生了何事?”

孙宇心尖猛地一跳,情不自禁地咽着口水。

陆沉寒声道:“按你所说,老爷被人带去府衙,对方指控他与北燕细作有关。广陵府乃至整个淮州地界,有太多人知道老爷只有我这一个儿子。倘若朝廷有证据表明老爷真是细作,缘何在抓了老爷之后对我却不管不顾?”

孙宇微微张开嘴,吞吞吐吐地道:“少爷,或许……或许朝廷的人并不知道少爷已经回来了。”

李承恩这时终于回过味来,就算朝廷的人不想打草惊蛇,那么在决定抓捕陆通时便可派人沿着官道直扑商队,毕竟商队从进入盘龙关后一直没有隐藏行踪,有心人想要探查可谓不费吹灰之力。

此地距离府城只有不到二十里,织经司的密探再慢还能慢过孙宇这个普通人?

李承恩登时暴怒,上前一步抓住孙宇的手腕,稍稍用力便疼得对方发出惨嚎,他旋即用另外一只手掐住孙宇的咽喉,厉声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陆沉缓缓道:“无非是想让我在恐慌之下逃走,顺势坐实陆家的罪名。”

孙宇双眼猛地瞪圆,拼命地摇着头。

李承恩心里泛起剧烈的后怕之意,手上加了几分力道,孙宇登时面如黄纸表情扭曲。

“行了,先别动手,我有话问他。”

陆沉平静地吩咐着,李承恩毫不迟疑地照办。

陆沉望着面前这个满脸大汗的年轻人,沉声道:“虽然我没有杀过人,但是遇上卖主求荣构陷主家之辈,我想你肯定会死在我前面。”

孙宇此刻又痛又慌,被陆沉一语道破阴谋更让他如同见了鬼一般,旁边的李承恩脸上杀气盈盈,当即颤声答道:“少爷,小人……小人是被逼的。”

“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陆沉微微皱眉。

孙宇好似霜打的茄子一般,低头道:“是,少爷。”

陆沉问道:“是谁让你这么做?他许给了你什么好处?”

孙宇涩声道:“小人不认识,但是那些人抓了小人的父母,如果不按他们交代的去做,他们就会杀了小人全家。如果事情办成了,他们会给小人一百两银子。”

他顿了一顿,直接跪下磕头道:“少爷,他们让小人悄悄出城,在官道上等着商队,然后劝少爷逃走。少爷,小人真的是被逼无奈啊。”

他的身体开始发抖,因为害怕和恐惧。

陆沉不置可否,忽地转头吩咐道:“宋掌柜,你去安抚一下其他人,告诉他们一切如常,商队即刻启程返回广陵。”

宋义欲言又止,不过在见识方才陆沉三言两语拆穿孙宇的手段后,他忽然意识到这位年轻的少爷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相较以往更多了几分果决。

李承恩见状便问道:“少爷,接下来该怎么办?”

陆沉脑海中浮现那晚从自己马车隔层里找出来的密信,低声道:“这应该是一套连环计,拖住父亲、将我吓走只是前两步,第三步应该就是查出证据彻底敲定罪名。承恩,事关陆家的生死存亡,眼下我只相信你一人,有件事要你去办。”

李承恩当即单膝跪地道:“少爷但说无妨。”

陆沉将他拉起来,然后从怀中取出那封在五河县客栈里写好的信,低声道:“你收好这封信,暂时先找个僻静地方藏起来,让人每日未时二刻来陆宅外面等候消息。”

他顿了一顿,郑重地说道:“倘若事有不谐,我和老爷果真被人陷害又无法自救,你便带着此信去来安府,设法求见那位萧大都督。见面之后,你可——”

陆沉稍稍靠近,又在李承恩耳边悄悄说出一段话。

李承恩先是一惊,然后双眼猛地亮了起来,应道:“少爷放心,小人即便刀兵加身亦不负所托。不过,若是城中局势有变”

陆沉没有时间客套,又道:“你带两个信任的手下,每人两匹马,立刻就走。对了,将孙宇也带走。”

李承恩眼中隐有泪光闪烁,沉声道:“少爷,万万保重!”

“去吧,再不走恐怕就麻烦了。”陆沉依旧平静,只不过面上终究浮现几分感动之色。

等宋义返回时,李承恩和两名骑士押着孙宇已经朝北方远去,商队众人尽皆茫然,但是没人敢出言询问。

陆家商队再度启程,朝着广陵城的方向缓缓前行。

然而他们才刚刚走出两里地,前方便传来一阵阵闷雷般的马蹄声。

陆沉抬眼望去,只见数十名手执兵刃的骑士向这边涌来,远处还跟着一群狂奔的府衙官差。

“止步!”

为首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朝着陆家商队厉声怒喝,旋即大手一挥,骑士们立刻将商队围在中间。

商队众人看见这等架势无不骇然。

陆沉冷静地望着对面那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脑海中的猜测愈发清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