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九指道尊
主角姜羽姜黎小说爆款《九指道尊》完整版小说

九指道尊小粟无名

主角:姜羽姜黎
天生少年,被家中长辈算计。家破人亡不说,还被废去修为,挖去双眼。丢在了乱葬岗之中。被一个小孩救起。更是在机遇巧合下修复了经脉,得到神秘传承。从此展开了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一步一步走到了让人仰望的存在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7-10 18:10:3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九指道尊》小说简介

经典之作《九指道尊》,热血开启!主人公有姜羽姜黎,是作者大大小粟无名倾力所打造的一篇好书,小说主线剧情为: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因为他发现,周围出现了很多道烟雾。显然这次来寻宝的人很多。男子见状也是热情了起来。一指远处的一个……

《九指道尊》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他知道,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一个小女孩独自外出是多么的危险,其中有特殊癖好的人,也不少。

想到这里他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识海深处的书页上,一个人正在那里骂骂咧咧。

......

灵武城。

苒苒将最后一个碗刷完,小手已经冻得通红,甚至还有好几处出现了水泡。

但她没有说累,也没有叫苦,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的不公。

而在门后包子铺的老板,也就是之前的大汉却是不怀好意的看着这一切。

“这小丫头虽然脏了点,瘦了点,可那张小脸蛋到是十分精致,若是打扮一下,卖给那些达官贵人,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

“但是家里这个黄脸婆,整天吃里扒外,说不定会捅到官府去,到时候钱能不能赚到先不说,至少也要被关上一两个月,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虽然大月国是一个修炼者的国度。

但其中还有千千万万的百姓,甚至是军队也基本上是凡人,因此人口买卖是犯法的。

可是这种东西本就见不得光,无论如何禁止还是有人会选择铤而走险。

卖包子的大娘,看着高高摞起的碗,眼中满是心疼,但又是无奈,她本就毫无尊严的活着,虽然心善,但善良在这个世界是最廉价的。

她从怀中掏出了两个包子,递到了苒苒面前。

“小姑娘,你快走吧!下次不要来了。”

苒苒看着大大的包子,眼中全是开心,她当初没有来到乱葬岗的时候,每天都要饿肚子,她知道饿肚子的感觉。

后来无意间来到了乱葬岗,原本她很害怕,但当她看见野兽在吃人的尸体后,她知道人的尸体是可以吃的,也学着野兽开始吃人。

这才勉强活了下来,可是当她看见奄奄一息的姜羽,她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同病相怜,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命运相同。

但她知道这个哥哥和自己一样没人要了,她虽然还是一个孩子可她也想有一个哥哥,也想有一个家,哪怕这个哥哥是个瞎子,需要自己照顾。

她还是将姜羽带回了家,也就是那个从土里刨出来的洞。

苒苒接过包子,一句话没有说,就往城外跑去。

而男子看着苒苒的背影,也跟了上去,大娘见状拉住男子的手。

“当家的,你要干嘛去?不是说好了给她两个包子吗?”

男子愤怒的甩开大娘的手,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老子的事情用不着你管,你给老子把家看好咯,老子出去转转。”

听见男子并不是去抓苒苒的,大娘松了一口气。

男子一路尾随,但路上到处都是守巡逻的士兵,他一直没有机会。

苒苒也知道在城里只有大路是安全的,她一路小跑,终于是跑出了城门。

而男子见状却是邪恶的笑了起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出了城,就不要怪我了。”

男子也跟着出了城。

乱葬岗离城门并不算太远,也就五六分钟的路程。

姜羽快步走过乱葬岗,正好看见一个小女孩朝这边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子,他尝试的喊了一声:

“苒苒,是你吗?”

正在赶路的苒苒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下意识抬头就看见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正看着自己,而那湛蓝的眼睛,让她有些恍惚,但直觉告诉她,这就是他的瞎眼哥哥。

“哥哥。”

“是你吗?”

听见熟悉的声音,姜羽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然而跟在苒苒身后的男子,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年,正在和女孩说话,心中难免升起了丝丝退意。

可自古财帛动人心,男子看着满身是血的少年,而且还是从乱葬岗方向走来的,下意识就认为姜羽已经身受重伤。

顿时心中发狠,快步冲到苒苒身后,一把将其抓起就往城门跑去。

守卫见到这一幕,并没有制止,并不是他们冷漠而是天色马上就要了黑了,到时候就会出现大量野兽,他们要维持阵型。

姜羽刚刚找到苒苒,又岂会让人将她夺走,运转真气就追了上去,

然而周围的士兵见状也纷纷拔出了腰间长刀。

灵武城。

在城内是禁止打斗的,就算是大家族之间开战也是在暗中进行,不能当着守卫的面,但在暗中争斗,就算是城主府的守卫无意间看到也不会管,不然乱葬岗也不会每天都有新鲜的尸体。

苒苒并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人。

被男子强行拎起的一瞬间,手中的包子也掉在了地上。

“哥哥,哥哥......”

姜羽虽然运转了全身真气,可距离城门还是太远,眼看苒苒就要被抱进城。

他彻底急了,苒苒将自己从死人堆中救了出来,又岂能让人在眼皮底下将苒苒抓走。

顿时一股强大的信念充斥他的脑海。

“今天就算是死也要将苒苒救出来。”

然而这时眼睛却传来阵阵清凉的感觉,随后就见男子的速度竟然减慢了。

他岂能错过这样好的时机。

“万灵指!!!”

只见一道金光划过,洞穿了男子的大腿。

男子也摔倒在离城门十米的地方,但男子并不想放弃,抓住苒苒的头发拼命往城门爬去。

可他低估了姜羽的信念。

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了他的手上,顿时骨头碎裂的声音就连城门守卫都听见了。

可这里并不算是城里,守卫根本就没有多看一眼。

他心疼的抱起苒苒,想要为她检查身上的伤势,然而苒苒却是挣脱了姜羽的怀抱,快步来到刚才包子掉落的地方。

看着已经和泥沙混合在一起的包子,坚强的她终于落下了眼泪。

姜羽看着抽泣的背影,一脚将地上的人渣送去见阎王,来到苒苒的身后,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苒苒,不怕哥哥已经将坏人赶走了。”

然而苒苒将地上沾满泥沙的包子捡起。

“哥哥。”

“苒苒是不是很没用,连两个包子都保护不了。”

他不敢想象,一个六岁的小女娃,是如何在这残酷的世界里,乞来了两个包子。

轻柔的拿起苒苒的小手,这才发现她已经红肿的小手,和上面的水泡。

他的眼泪也在眼眶打转,但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小脸,他还是忍住了,拿起苒苒手中已经沾满了泥沙的包子,就放进了嘴里。

“不,苒苒很厉害,是哥哥见过最厉害的人。”

“这包子也是哥哥吃过最好吃的包子。”

轻柔的将苒苒抱起,为她擦干眼泪。

“苒苒我们回家!”

“好。”

说完竟然将小脑袋靠在了他的胸口,感受这绝望中的丝丝温暖。

二人再次路过乱葬岗,苒苒就要下去找新鲜的人肉。

他也终于知道,苒苒在之前的日子里究竟是如何度过的。

回到洞边,他将之前打死的兔子捡了回来,同时也在洞中升起了火。

他紧紧的抱着苒苒度过了一晚。

......

姜家,正在修炼的姜黎被一个声音打断。

“少主,不好啦,不好啦!!!”

姜黎烦躁的将房门打开。

“本少主好得很!哪里不好了。”

“不是少主您。”

“是姜羽他不但活了下来,好像还恢复了修为。”

姜黎一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是你亲眼所见吗?”

“不是。”

“是我一个朋友说的,他路过城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全身是血,而且还少了一个手指的少年杀了一个包子铺的老板。”

“姜羽......”

姜黎沉默半响,这才继续道:

“派人去城门守着,看看是不是真的。”

“少主要真的是他,该怎么办??”

姜黎脸上出现一丝阴狠。

“一个没有修为的瞎子而已,要是真的遇见了找一个没人的角落打断他的双腿丢在街上。”

“弟子这就去办!”

第二天一早,姜羽抱着熟睡的苒苒就进了城,现在的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和自己青梅竹马的洛倾城。

洛倾城从小就和姜羽一起长大,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而且还是城主府的千金,当初姜成天在世的时候就有意撮合二人。

但是后来姜成天遭暗杀而死,姜羽也被扁为旁系弟子,从此以后二人就很少在联系了。

姜羽抱着苒苒来到城主府,守卫见状立马就去通知洛倾城。

同时。

姜家,姜黎的小院,一名弟子也将这个消息传递到了他的耳中。

“他的命可真大呀!不但没死,眼睛竟然也恢复了。”

“但想要寻求城主府的庇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洛倾城是何等高傲,只有他自己还傻傻的认为别人喜欢他。”

“你带几个弟子给我看好了,他一出城,就断了他的双手双脚。”

......

城主府。

一名身着淡青色罗群,肌肤胜雪,身姿绰约的少女清冷的站在那里。

“姜羽吗?”

“当初他还是姜家少主的时候也只是一个整天围着我转的苍蝇罢了。”

“现如今更是一条丧家之犬......”

洛倾城身后的丫环见状,快步上前:

“小姐,我这就去将他赶走。”

“慢!!!”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丧家之犬了,但二皇子最近要来灵武城,这是我的机会,要是他死缠烂打,怕是会影响我的计划。”

“你拿五块灵石给他,告诉他从此以后我和他就两清了,要是他继续纠缠不清,就休怪我不讲情面了。”

“奴婢这就去办。”

......

城主府。

姜羽看着久久没有人出来的大门,心中还是有些失落。

虽然他早就料到,洛倾城会和自己划清界限,但他没想到对方甚至连一句回话都没有。

就在他抱着苒苒要离开的时候,洛倾城的贴身丫头走了出来,将五块灵石丢在地上。

“我们家小姐说了,从此以后就两清了,还请你不要在缠着我们家小姐,不然就不要怪我们不讲人情了。”

说完转身就走进了城主府。

姜羽将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放心吧!我不会缠着你的。”

而这时刚刚还在熟睡的苒苒,挣脱出他的怀抱,将地上的灵石捡起。

“哥哥......”

姜羽看了看苒苒,松开了握紧的拳头。

“走......”

二人离开后,躲在门后的丫环这才跑回后院。

“小姐他们走了。”

“有说什么吗?”

“他说,以后不会在缠着小姐。”

“希望他言而有信,否则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

姜羽带着苒苒,用灵石购买了一些衣物,又买了一些食物,因为储物戒指已经被姜家收回他只好用包裹将东西抱起,准备去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生火。

苒苒看着自己的新鞋和新衣物,小脸上抑制不住的开心,而换了干净衣服后,之前的小乞丐也变成了小天使,蹦蹦跳跳的拉着姜羽的手往城外走去。

然而刚到走出城门,姜羽就发现身后跟着三个人。

不用想就知道这一定是姜黎父子派来的。

姜羽抱起苒苒,加快脚步,来到了乱葬岗。

“苒苒你快回家等着哥哥。”

苒苒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听话的跑进了丛林。

而他则是躲到了尸体堆中,很快三个人就出现在了乱葬岗。

这三人他认识,都是姜家旁系弟子。

为首的人更是炼气二重的修士。

至于剩下两人都是聚气七重的高手。

“我一个废人,都派炼气境高手来追杀,真是看得起我呀。”

就在三人盲目寻找之际,姜羽乘机一指点在了为首弟子的脑袋之上。

伴随一声爆炸,整个脑袋犹如西瓜一样,彻底炸裂。

剩下两名弟子见状被吓坏了。

“姜羽......不,不!少主,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

噗。

姜羽拔出了为首弟子的长剑,一剑封喉。

看着地上的尸体,姜羽知道,姜家不会放过他的。

快步来到山洞,将苒苒抱起。

“苒苒哥哥带你走好吗?”

“哥哥,去哪里苒苒就去哪里。”

他。

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姜家的方向,抱着苒苒往丛林深处走去。

“等我再次回来时。”

“就是血债血偿日。”

“姜家等着我回来吧。”

......

姜家,演武场上。

上次是姜羽躺在这里。

而这次是三名弟子的尸体。

“姜羽!我要你死。”

姜黎怒火中烧,这三人本就是他的亲信,也是将来他成为家主的助力,但现在却都死了。

这时姜阳从远处走来,身后还跟着大长老姜清风。

二人现在也知道了姜黎自作主张的消息。

但二人并未责怪姜黎。

“真的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来人通缉姜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剩下的人给我追。”

姜黎见状也要前往追杀姜羽。

但被姜阳一把抓住。

“孽子,让你好好准备应对接下来的大比,你却私自行动,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出姜家一步,要么突破四重,不然就等着选拔赛才能出去。”

姜黎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姜阳的眼神他知道自己老爹是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