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重生交换徒弟后,我飞升了
浮玉李乐游林音如小说抖音热文《重生交换徒弟后,我飞升了》完结版

重生交换徒弟后,我飞升了玉米香蕉

主角:浮玉李乐游林音如
人人都羡慕天才少女林音如能拜我为师,却不知她为了投到别人门下,在我重伤之际挖走我体内灵丹,害死了我!咽气前,她对我笑的恶意:“要不是你有个掌门爹,给我提鞋我都嫌弃。”再次睁眼,我回到了开仙门择徒之日。看着跪在我膝下的林音如,我嗤笑一声。我推开她:“我选最边上那个头埋得最低的!”师兄弟爆笑出声:“你选...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7-09 15:21:2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重生交换徒弟后,我飞升了》小说简介

《重生交换徒弟后,我飞升了》小说由作者玉米香蕉所写,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浮玉李乐游林音如,讲述了:宁玄之是天一宗修为最高的仙君,也是我名义上的师兄,但从未收过徒。掌门皱起眉,好言……

《重生交换徒弟后,我飞升了》精彩章节试读

2

我死在一个阴雨天。

人人都羡慕清纯才女林音如拜我为师,却不知她在我重伤之际挖走我体内灵丹,害死了我!

咽气前,她笑着抢走我手里续命的灵草:

“师尊,我把你的灵草献给宁玄之助他破境,他收我为徒,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到那一刻我才明白,是她一直爱慕宁玄之。

我问她,在她心里我算什么,我可算一个好师尊。

她笑了:

“柳浮玉,你修为不济也就算了,怎么脑子还不好,要不是你有一个掌门爹撑腰,我会跟你虚与委蛇这么久?”

“呵呵,就你,也配当我师尊?”

她把我的尸首烧了栽赃给魔族,但她万没有料到掌门会用禁术召回我的魂魄,为我重塑肉身。

重活的我终于清醒了。

我下定决心,既然已经死过一回,就算再死,也要拉林音如垫背!

可惜在我刚复活准备复仇之前,魔族大举入侵。

一夕之间,天一宗满门被灭,我也不甘地咽了气。

但系统又给了我重活一世的机会!这次,我不仅要保下天一宗,还要让林音如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一世,被我选择的李乐游反应十分不寻常。

被第一大宗天一宗的仙君挑做内门弟子,她怎么也该笑一笑,但这小女孩子一路上都垂着头默默跟着我。

想到漪澜奚落她的话语,我才意识到她可能是自卑了。

我所居的峰名为星月峰。

进峰后,我带她到居所,坐在一旁喝了一壶茶看她收拾完后,我开口夸赞:

“徒儿你收拾得很利索,师尊很是欣慰。你无须理会别人的闲言闲语,你本来就很优秀。”

“做最好的自己!受委屈了师尊会给你撑腰!”

李乐游看了我一眼,没有答话。

她怎么不甜甜地说谢谢师尊呢?

我有些丧气,但还是清了清嗓子继续道:

“你放心,你脸上的红疤师尊我会想办法帮你祛除-”

李乐游打断我:“不必,我累了,要休息。”

我还想再开导开导她,但被她赶出了房门。

“还是我鲁莽了,想必是戳到她痛处了。”

就在我担心这个徒弟比林音如更难带,胆小自闭不能成大事时,我很快就发现我错了。

哪还有比她更省心的徒儿!

她生活规律早起早睡,除了给院里打扫就是在修炼,半点也不需要我操心。

而且我偷看过她修炼,已隐隐有大能之风。

不愧是咱未来的掌门啊。

李乐游收剑望向我:“师尊,你没穿鞋,是买不起吗?要我去接秘境任务吗?”

我皱了皱眉头。

宗门发的物资我都给白眼狼林音如了。

但堂堂仙君,怎么能让一个小徒弟抛头露面。

我决定自己去赚钱。

李乐游一路跟着我到秘境门口:“师尊,你修为太低了,我跟你去。”

此时,远方传来癫狂的笑声:“柳浮玉,你和你的丑徒儿是想笑死我吗。”

漪澜停在了我跟前,他坏笑道:

“知道你学艺不精,没想到你还不自量力,这可是高级秘境!”

我本来懒得理他,但他居然又诅咒起我徒弟:

“你这徒弟虽有进阶,但跟着你这么个窝囊废,又能有什么好下场?还不是落到高阶灵兽的肚子里!”

我双手叉腰,准备与他一争:

“你不就羡慕我有个好徒弟么!有本事就和我赌谁能拿到秘境价值最高的兽蛋如何?”

漪澜愣住了,然后仰头哈哈大笑。

“柳窝囊废,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好啊,赌!输了你和你的徒弟给我磕一百个头,每磕一个就大喊自己是技不如人的废物怎么样?”

我小声和乐游说让她放心。

“师尊不会让你磕头的。”

毕竟上一世我获得了此次秘境中珍贵的凤凰蛋。

我怕啥?

我正准备应下,姗姗来迟的林音如忽然出声:

“我觉得不妥。”

漪澜眼中闪烁。

我毕竟有恩于林音如,她若是出言帮我,漪澜看在林音如师尊宁玄之的面子上,断不敢再为难我。

林音如朝我们行完礼后,走到漪澜身旁:

“漪澜仙君,既然要赌,就要讲究公平。”

“浮玉仙君是和徒儿一道入内,而仙君您孤身一人有失公平,音如请愿和您共同入内。”

她刚说完,漪澜便满意地大笑起来:“好好好!只怕浮玉不敢再赌了哈哈哈。”

我深深看了林音如一眼,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上一世起初她性格可没有这么恶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