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南汐温锦衡
南汐温锦衡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大结局

南汐温锦衡温锦衡

主角:南汐温锦衡
洗手台上静置的验孕棒出了结果。鲜红两道杠。南汐抬手揉搓脸,眼中密密麻麻的血丝,满脑子天崩地裂,形容不出的害怕,只剩一个想法。这是禁忌。绝不能暴露。...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24 20:50:5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南汐温锦衡》小说简介

南汐温锦衡是小说《南汐温锦衡》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近期在网络上非常火爆,作者“温锦衡”正在紧锣密鼓更新后续中,概述为:“她气你什么?医生还在吗?”沈黎川带她往诊室走,“我问问注意事项,以后好照顾你。”诊室门重……

《南汐温锦衡》精彩章节试读

洗手台上静置的验孕棒出了结果。

鲜红两道杠。

南汐抬手揉搓脸,眼中密密麻麻的血丝,满脑子天崩地裂,形容不出的害怕,只剩一个想法。

这是禁忌。

绝不能暴露。

窒息间,庭院传来引擎声,楼下当即热闹起来,有脚步声快速走到她门口,保姆王姨唤她,“南汐,大公子出差回来了。”

南汐手一抖,只觉猝不及防,西南项目紧急,温锦衡怎会提前回来。

不等她深想,门外王姨又催。

南汐只得嘶哑应一声,“马上。”

她迅速拉开洗手台镜子,胡桃木壁柜第二格,放有温锦衡很久以前的打火机和烟盒。

拿起火机,一把火将罪证全烧了,又拧开水龙头,仔细冲净缝隙灰烬。

南汐这不是谨慎过头。

温锦衡当过兵,有常人想象不及的机警敏锐。南汐觉得他那一双眼,洞若观火,能透视人心。

门外王姨第三次催,“南汐,夫人叫你,大公子带了礼物。”

“来了。”

南汐开门下楼。

挑高三层的大客厅灯火通明,南汐第一眼望见她母亲。

五十岁的贵妇,皮肤莹白细腻,衣着打扮温柔,比太多豪门贵妇的雍容华贵,多添了仁和慈爱。

宠溺望着把玩珍珠的亲生女儿简文菲,眸光柔和能凝出水来。

南汐心头一涩,揪得她近不了一步。

十八岁以前,她也是被简母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但简文菲带着亲子鉴定回来,一切天翻地覆。

简文菲才是简家正牌大**。

而她,只是个被抱错,又因为简母良善不舍留下的外人。

“靛省盛产玉器,送我碧玺玉镯,菲菲耳坠,那你父亲呢?”

坐在侧位沙发的简父摆手,“几十岁的人了,不讲究这个。”

伫立对面的男人轻笑,递上礼物盒子。

从南汐这个角度,单看男人背影,属于英贵成熟那一挂,兼具宽肩劲腿,穿着一身高定深色系西装,风姿出众,气势沉着。

乍一看,稳重又严肃,还有一种冷漠疏离的禁欲感。

可南汐亲身体会,温锦衡是一头披着文明外衣的狼。

内里是最阴鸷,疯狂,残暴的灵魂。

简父干咳一声,打开盒子。

沙发上母女猝然间一阵大笑,间歇相互对视,默契十足的促狭。

因为温锦衡正巧挡着,南汐看不见是什么礼物,只瞧见简父佯怒瞪眼,随即绷不住笑出声。

一片灯火中,温馨欢乐的景象。

南汐情不自禁走过去,立在简母沙发旁边,“爸,妈,文菲姐,大哥。”

笑声戛然而止。

简文菲腻在简母怀里,撇她一眼,“你怎么下来这么晚?哥哥出差很累,还好心带礼物,你好意思让他等你。”

南汐望温锦衡,简家祖上有混血,到他身上格外显化,长相立体,眉骨高,眼窝深,鼻简直挺。

灯火一渲染,眼窝阴影浓重,更衬出他眼神锐亮发冷,直插人心。

南汐后背直冒冷汗,低头避过,“抱歉。”

简文菲心中畅快。

南汐嘴刁牙利,单打独斗,她没一次是对手,可哥哥回来就不一样了,哥哥永远站在她这边儿,而且深深厌恶南汐。

简文菲偏头面向温锦衡,眼睛却一直盯在南汐身上,不怀好意问,“哥哥,南汐是什么礼物?”

温锦衡笑一声,声音磁性醇厚,语气却漫不经心,“她没礼物。”

简文菲立即喜笑颜开,简母张嘴想说什么,被她一把拉住。

偌大的客厅沉寂几息,才有简父出声,“为什么没有?”

温锦衡一派从容镇静,轻描又淡写,“她不是我妹妹。”

南汐一阵窒息。

四年前简文菲回到简家,温锦衡迅速从部队退役,而后没多久,为了简文菲闯进她房间,强占了她。

从那天起,白天她是不受待见的外人,晚上沦他发泄放纵的禁脔。

当然不再是妹妹。

气氛更向凝滞划落。

几息后,简母径直转移话题,“菲菲和黎川的婚事提上议程,接下来三个月忙着张罗,今年我们家的体检就提前到这个星期,你们做好准备。”

南汐一怔,只觉得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冻她骨头发凉。

简家每年体检,一般安排在年尾。

她本来算好还有两个月。

足够她处理肚子里的炸弹,现在骤然紧迫到一星期了?

简文菲第一时间注意到南汐的不对。

“你害怕?害怕什么?害怕我和黎川结婚?”

南汐心里更乱了。

黎川,沈黎川。

以前南汐的未婚夫。简文菲对沈黎川一见钟情后,温锦衡帮忙,变成了她的未婚夫。

因为这个,沈黎川是个雷点,南汐碰一回,炸一回。

果然简文菲话音未落,所有人就都看向她。

其中,温锦衡眼神最阴戾。

四目相撞,如刀如刺。

温锦衡最厌恶她贼心不死,再跟他的亲妹妹抢沈黎川。

南汐好不容易把笑脸端住,“你想多了,我是怕医生又诊断我不孕不育,再加腹腔镜,疼得要人命。”

她输卵管天生不畅,子宫也有问题。年年检查结果出来,温锦衡都会强迫她接受各种腔镜手术。

南汐想到手术室的天花板,无影灯,冰冷的长导管戳进身体,心情更差。

忍不住看简文菲,“他做你未婚夫四年,跟我才两年半,论日久生情,你怕什么。”

简文菲面色难看。

订婚是两年,可谁不知道南汐跟沈黎川青梅竹马。

“哥哥——”简文菲搬靠山。

“道歉。”温锦衡声音结了冰,寒瘆瘆的警告,“菲菲结婚前,不准你见沈黎川。”

南汐:“……”

真是无语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无语家了。

四年来,哪一天允许她见过。

下一秒,余光扫见简母满脸不认同,简父不耐的焦躁。

她惨淡一笑,低下头。“抱歉。”

一场合家欢,不欢而散。

……………………

洗漱后,南汐拉开浴室门。

床边多了一双米白色简约男士家居拖鞋。

她顿时僵住,立在原地不动了。

温锦衡倚在床头,意有所指,“念念不忘,不甘心?”

南汐清楚刚才楼下的事,她不交代清楚,不算完。

“不至于。”

温锦衡冷笑一声,几步跨过来,扣住她后脑勺,力道强悍。

“知道我为什么提前回来,还不给你礼物吗?”

温锦衡愠怒时,有一种雷霆万钧的犀利威慑力。

明明他声调不高,面容也不狰狞,可那种冷峻凛冽的怒意,从眼眸射出,能将人四肢百骸都冻住。

南汐本能的开始颤抖,咬紧牙关,“因为你不认我这个妹妹。”

温锦衡手顺着后脑勺,摸到她的脸,“还想隐瞒吗?你最近做了什么?”

南汐瞳孔紧缩。

她这几天就做一件事,发现自己好像怀孕,上网买验孕棒,测试确认,消灭证据。

难道……

他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