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被西北硬汉蓄意偏宠
《被西北硬汉蓄意偏宠》佟言周南川by五颜免费看

被西北硬汉蓄意偏宠五颜

主角:佟言周南川
佟言嫁给了周南川,新婚夜被迫大了肚子。她恨他恨得发疯,拼了命逃离西北,而她不知道,他爱了她十余年,娶她是他费尽心思求来的。......佟言:“你的钱给我干嘛?”周南川:“男人的钱不都是给给老婆保管?”“我听说很多结了婚的女人手里握着钱才有安全感,希望你也能有。”周南川一手搂着她,“你想花就花,我努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24 20:07:5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被西北硬汉蓄意偏宠》小说简介

精彩小说《被西北硬汉蓄意偏宠》,由网络作家五颜编著而成,书中代表人物分别是佟言周南川,讲述一段温馨甜蜜的现代言情,故事简介:佟言听不得他的声音,一听就想哭,就好像本来可以忍受委屈,可一有人来安慰,就会忍不……

《被西北硬汉蓄意偏宠》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周南川对她的态度,完全可以说是无视。

佟言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好话说尽了周南川依旧阴阳怪气,她也懒得主动讨好。

园子里几个帮工在摘苹果,周南川在另外一边的猕猴桃园子里抽烟,梁莲花手里拿着个肉夹馍,递过去,“川哥,给你的......”

动作带着几分羞涩,看起来却又显得自然。

“谢谢。”

“谢什么呀川哥,顺手的事儿,以后你早上想吃,我天天给你带。”

周南川点头,抖了抖烟灰。

梁莲花叹了一口气,“昨晚是不是没睡好,黑眼圈都出来了。”

佟言就那么点大的身板,占床占得多,他就差点掉床底下去了,睡得并不踏实,揉了揉眼睛,“有吗?”

“别揉,脸上还有伤呢。”

梁莲花一脸担忧的看着他,正打算说点什么,看到了佟言从不远处过来。

“嫂子!”

梁莲花隔得老远喊了一声,“嫂子啊,你过来也不说一声。”

佟言注意到周南川眼睛根本没往她这边看,梁莲花倒是显得跟她特别亲热似的。

“嫂子,我给川哥带了点肉夹馍,川哥喜欢吃这个,你觉得口感如何,要不以后早上我也给你带一份。”

“不用。”

周南川咬了一口肉夹馍,吃得倒是挺香,站着看面前的一片林子,风刮过来,佟言眼睛都睁不开。

梁莲花拿了自己的围巾,“嫂子戴上吧,有肚子的人,别受了寒了!”

说着就跟佟言戴上,她摇摇手表示拒绝,“不用,谢谢你的好意。”

她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怎么能戴人家的围巾。

“嫂子,你这是嫌弃我呢?”

“不是。”

“很干净的,我今早上出门刚戴的。”

“怎么称呼你?”

“我叫莲花,叫我莲花就好了。”

佟言没有半点继续跟梁莲花说话的意思,梁莲花继续呆着,还跟佟言找话题。

“嫂子,海城大城市吧,风景好不好,我看网上的图片可美了,真漂亮啊,好多电视电影都在那边取景,真厉害呢!”

佟言笑了笑,“你不用陪我了,有事去忙你的。”

“好,那我忙去了嫂子,你跟川哥有话好好说,夫妻之前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儿,川哥多好的人呀......”

人走后佟言看了一眼周南川,那厮正若无其事的背对着她吃肉夹馍,她走到他边上,看他鼓起的腮帮子。

“我要回家拿东西,昨晚里面的衣服没换洗,不习惯。”

周南川想了想,又咬了一口肉夹馍,“我送你回去,别来了。”

周南川这是在躲她,她看出来了,真配合他躲得躲到什么时候?

她喉咙有些不舒服,清了清嗓子,“不行,我拿完东西还要过来的。”

风又卷起了风沙,连着地上的树叶。

“你怎么来的?”

“什么意思?”

周南川将最后一口肉夹馍咽下去,扫她一眼,“你怎么来的怎么回去,要回去拿东西管我屁事。”

她怀孕了,怀的还是他周南川的骨肉,他一句话的事就可以让人送她回去,结果还要她走这么长的路,还有今天的风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是从她相反的方向过来的。

逆风前行,吹了她一脸沙子。

在园子里一晚上哪哪都不方便,衣服没换,没洗澡,出门的时候脸都没擦,走到周家的时候出了汗,脸上干巴巴还被沙子盖了一层,跟脱水了似的。

婆婆邓红梅在院门口晒腌菜,“回来了......”

佟言白她一眼,邓红梅却没有像以往一样熟视无睹,“怀了孕的人哪来这么大火气,你在家闹闹就算了,园子里那么多人,你是不给南川留脸面了是吧?”

“我跟你说话,到外面难不难看?”

“难看就难看。”

村里关于她的闲言碎语早就不少了,也不差这么一两个的。

“你既然嫁到我们周家来了,有了孩子你就该安分点,晚上我给你杀只鸡你多吃点,你看看你这身板......”

“用不着。”

佟言蹲下来收拾东西,邓红梅又担心又急,“你搞清楚啊,是你们佟家要把你嫁过来,不是我们求你们的,你成天在我们面前撒泼有什么用?”

安静一阵,佟言停下了动作。

“你......你干什么?”

“是,当年我爷爷做不厚道,我们佟家欠你们家的,这事儿是不是一辈子都翻不了篇了?三天两头拿来说事,你们累不累?”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佟言将眼泪咽进去,她在大城市长大,受过良好的教育,只因为佟经国一句话决定了她的人生,这与她过去的岁月里所接受的教育完全背道而驰。

让她生在大城市,又让她回到了农村。

“嫁过来了肚子里有了,安心把孩子生了,南川是个好爷们儿,不会亏待你......”

佟言不说话。

当年周家条件很不好,佟经国进城后周尽忠留在村里郁郁寡欢,家里穷娶不到老婆传宗接代,后经人介绍最后娶了个哑巴,生了两个儿子,因为穷没能养活,病死了一个,就剩下周南川的爸爸周有成。

周有成倒是健健康康的,没什么先天性的疾病,可天生不是个读书的料子,周尽忠怎么教也不开窍,小学读了几年就扔下了,帮着家里种地,下力。

再大一点去火炮厂当帮工,因为一次意外诈聋了一只耳朵,左耳听不见,人人都喊他聋子。

村子里男多女少,谈婚论嫁说不到好的对象,最终经人介绍娶了婆婆邓红梅,邓红梅没什么文化,压根儿就没读过书,简单的认识几个字,在农村呆了一辈子,嘴里半句道理也说不出来,却又觉得自己很有道理。

婚后生下了周南川和周雪琪兄妹俩,后来的日子里周有成在县里的工厂打工,邓红梅在家操持家务下地,夫妻俩一起将一儿一女抚养长大。

在周南川做生意前,周家的经济并不好,所以周南川将近三十岁了都还没结婚,据说前几年经人介绍过一个,只是嫌周家穷,后来没成。

周家这样的情况下,能出一个周南川也是奇迹。

再看周南川一母同胞的妹妹周雪琪,初中没毕业就嫁了人,三天两头回娘家要钱,满嘴粗话。

就佟言嫁进周家这么两个来月,周雪琪来的次数,没有十回也有八回了。

收拾到一半,佟言又跑出去吐了,邓红梅上赶着过来给她递纸巾,递水漱口,她走了一路早就累得不行了,也没矫情,接受了她的好意。

“这么远的路你怎么不让南川送你,那边不是有车吗?放在那不开浪费了!”

佟言拍了拍胸口,抑制住想吐的冲动,“你儿子让我走路。”

佟言心想,你儿子理亏了吧?你总没话说。

邓红梅眉色深重,“哎呀,那肯定是你昨天把他惹急了,我都听莲花说了,脸都挠破相了,你又挠又咬的那不行的,说什么也是男人,你这么不合适,你这指甲要剪了,不能留了......”

抓着佟言的手就要看伤他儿子的“凶器”,佟言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指甲呢,她指甲怎么没了?睡了一夜起来竟然不翼而飞,也是怪事。

“你自己要自觉,我们家也不是什么狼窝,南川肯定会对你好的,现在家里条件也好你正好赶上好时候,趁年轻跟南川多生几个娃,我来带......”

佟言拿了个老花托特包,装了几件里面换洗的,拿了些补水的面霜和面膜,围巾,保温杯,剩下的都是零零碎碎的。

她平时就爱在屋里倒腾,周南川两个多月没回来,这屋子里已经完全看不出男人的痕迹了,像是她的房间似的。

邓红梅不爱收拾,屋里乱糟糟的,平时在家也就是倒腾咸菜,喂喂鸡,喂喂猪。

至于于公公周有成,大多数时候是抓不到人影的。

周有成不爱说话,现在家里经济好了,也天天跑到县里的火炮厂去上班,厂里工作一天十多个小时,早出晚归,吃住都在厂里,放假才会回来一趟。

回来也呆不住,修修凳子,换下灯泡。

约莫十天前回来了一趟,砍了竹子编了摇篮,意思也是看着新媳妇进门了,赶紧给家里生个孙子传宗接代。

佟言腹诽,这些人怎么天天都盘算着让她生孩子,偏偏她还真的有了。

“你收拾东西做什么?”

邓红梅见她不理人,叹了一口气,“佟言啊,我们是打你了还是骂你了?你别弄的我们欠你一样。”

佟言站直了,冷静下来,脑海中浮现周南川那张冷漠的脸,以及那句“管我屁事。”

她忽然间发现,她闹了这两个月都是笑话。

自己一肚子火,到头来什么都没解决,周南川完全不在乎。

他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他不在乎她怎么闹,也不在乎她怎么歇斯底里。

就算把他的脸刮得稀烂,扇他巴掌,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他,人家都风轻云淡的不带半点情绪,甚至还趁她睡着了把她手指甲剪了。

她这是在跟谁较劲呢?

她缓缓起身拎着包准备去跟周南川再谈谈,不知是气的还是早上没吃东西,眼前黑乎乎的一片,她没站稳,邓红梅也没反应过来。

人倒了,脑袋正好砸在桌角上,“咚......”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