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军婚甜:八零军嫂致富撩夫两不误
主角是叶瑾玉宋亦行的小说叫什么《军婚甜:八零军嫂致富撩夫两不误》免费全文阅读

军婚甜:八零军嫂致富撩夫两不误笔墨成金

主角:叶瑾玉宋亦行
谁懂啊,新店开业当天被车创死了!谁料再次睁眼,她魂穿到了六零年代的小山村。原主是个方圆十里都不娶的大龄剩女,父亲家暴,母亲懦弱。刚穿过来就用扁担暴打家暴男?“不是爱打人吗?站起来打我啊!”一顿毒打过后,她泼妇的名声就此传开。大龄泼妇,双重BUFF叠满,乡亲们都等着看她嫁不出去孤独终老。可谁料,数年后...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24 20:01:3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军婚甜:八零军嫂致富撩夫两不误》小说简介

笔墨成金写的《军婚甜:八零军嫂致富撩夫两不误》这本书都非常的棒,是比较完美的一本书,叶瑾玉宋亦行给人印象深刻,《军婚甜:八零军嫂致富撩夫两不误》简介:旁边一婶子见叶瑾玉不但没离开,反而走上前,有些不忍道:“大丫,你爹今天心情不好,你赶紧走吧。”……

《军婚甜:八零军嫂致富撩夫两不误》精彩章节试读

辛辛苦苦十多年,一朝回到解放前,说的就是叶瑾玉。

明明上一刻,她还开车前往新酒店,准备去剪彩。

没想到在高速遇到连环车祸,下一刻就来到了这个又穷又破的地方。

浑身是伤的躺在木板床上,硌的她全身痛。

而这个家,唯一拿得出手的还就这个几块木板拼成的床。

不远处那个衣柜,破的柜门都少了一张,里面的衣服露出来,全是补丁。

整个屋除了破床与烂柜,连个桌子都没有,地面更是坑洼的泥地,让整个房间显得灰噗噗,家徒四壁的最佳写照。

“太阳都晒**了,还不起来。”屋外响起了骂骂咧咧的声音,正是原主的渣爹叶老三。

一个软弱的声音响起:“他爹,大丫昨晚发了一宿的高烧,今天让她多睡一下。”

叶老三大骂着:“发个烧而已,休什么休,谁家的孩子不生个病,第二天依旧去担泥巴的,她就比别人娇贵?”

借着原主记忆,叶瑾玉知道现在是1980年,正月初九。

原主昨天还在大河那边担了一天泥巴。

累到不行的回了家,却听渣爹说给她相了好人家。

原主今年二十,在他们这里,这个年纪可能娃都两个了,可原主连相看的都没有。

不是她长得丑,相反的,她长得很漂亮,浓眉大眼,皮肤白净,就算天天太阳毒晒,也要比一般姑娘白几分。

一个冬天过去,就更显白了。

之所以到这个年纪还没结婚,是因为十里八乡都知道,她有一个混不吝的家暴爹。

在外喜欢偷鸡摸狗,天天不事生产,动不动就打骂妻儿,再加上三个弟弟妹妹张口吃饭,谁敢娶?

而渣爹所谓的好人家,就是用二十块钱将女儿卖给经常与他一起喝酒的冯癞子,比女主大了十八岁不说,还满脸癞子,又丑又恶心,没人敢嫁给他。

原主自然不同意,顶了两句,就被叶老三扇了一耳光,打倒在地以后,连踢了好几脚,嘴里骂着:“快二十岁的老姑娘了,还天天赖在家里,***,你不嫌丢人,老子还嫌没脸。”

被踢到了头,再加上原主不想活,让出车祸的自己跑了过来。

叶老三在屋外骂的起劲,各种难听的话,张口就来。

原主妈不知道说了什么,他骂的更难听,更是听到了巴掌声:“你这个败家娘们,老子仅剩的一点白面,你都给她吃,那老子吃什么?”

耳光声与孩子的哭声,让叶瑾玉一惊,不顾眩晕的下了床。

打开门就看到原主妈被踹倒地上,男人对着她拳打脚踢,而旁边几个孩子连哭都不敢就更别说上前去阻止。

村民们显然对这种事情稀松平常了,只是出来看了一眼,居然又都进了门,谁都不敢来劝。

叶瑾玉看着这一幕,火气直冒。

看到屋旁放着一根扁担,拿起它就朝叶老三后脑勺而去,可惜身体太虚,没将人给砸死。

叶老三踢人正踢的痛快,只觉后背生风,嗡的一声,脑袋吃痛,让他下意识的捂着脑袋骂:“他妈的谁敢打老子?”

转头,看到手拿扁担,冷冷盯着自己的大女儿,看着她脸上明明没什么表情,可眼睛凶狠跟狼崽子似的。

怒骂着:“***白眼狼,老子辛苦将你养大,你居然敢动手打老子,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转身就要去抓扁担,被叶瑾玉一个利落侧身,扁担砸在他身上,冷笑着:“你来,今天看是你死,还是我亡。”

看向旁边傻站着的双胞胎弟弟,斥着:“看到这烂人打妈,还不过来帮忙,你们是死的吗?”

两个弟弟其实也瘦弱的很,可:“都十一二岁了,就算一人抱条腿,也能把他给撂倒。”

看着两弟弟如梦初醒,真的上前一把抱住叶老三的腿,让他怒不可遏的抬脚,就要甩开,嘴中还大骂:“小畜生,你们要反天吗?”

叶瑾玉直接上前又是一扁担,可惜没吃饭力气小,只是让叶老三倒在地上,她一声令下:“给我踢。”

两弟弟不敢,她直接上前就开始用脚踢,边踢边道:“他不是喜欢踢人,那以后他要是敢打人,就把他撂倒这样踢,要没命了,算我的。”

这样的烂人,他们一家子能忍,叶瑾玉这样的爆脾气忍不了,一连踢了他好几下脑袋。

踢的叶老三一时间站不起来,只能用手挡着,在那里哎呦哎呦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这难得吃瘪,让兄弟俩也忍不住去了一脚,气得叶老三怒骂:“***、哎呦,哎呦。”

叶瑾玉冷笑:“我们是***,你连狗都不如。”

边踢边冷声问:“下次还敢吗?”

“哎呦,不敢了,不敢了。”此时的叶老三,哪里还有半分刚才的嚣张,不停的在那里哀求着。

叶瑾玉全身是虚汗,昨天原主挑了一天的泥巴,回来还没吃口饭就被打,现在饿的发虚。

知道要是再打下去,自己得先倒地,只能停下来。

叶老三一见,从地上爬起来,刚想放狠话,只见她一瞪眼,吓得他赶紧转身跑。

边跑边在那里道:“你给老子等着,弄不死你。”

说完,出了院子,一溜烟跑了。

原主妈黄兰秀在那里含泪着急道:“大丫,趁着那烂人没回来,你拿几件衣服,先到你姑妈那边去躲几天。”

叶瑾玉摇头:“不用。”

一个烂人而已,她还真不怕。

摇头让她眩晕的不行,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黄兰秀赶紧上前,关心的问:“大丫,你没事吧?”

又哭着道:“是妈没用,让你受苦了。”

她宁愿丈夫打自己,也不愿意儿女们受这个苦。

听着这关心的问话,让从小没母亲的叶瑾玉,看着眼前面黄肌瘦的妇人,软了声音:“妈,我没事,我就是饿了,家里有吃的吗?”

她得赶紧吃点东西,让自己身体好起来,这样才能会那烂人,以及赚钱。

这个家太穷太苦了,既然自己过来了,她会帮原主好好照顾母亲与弟弟妹妹,绝不会让他们再受到任何人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