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女扮男装后,王爷手把手教我如何撩他
《女扮男装后,王爷手把手教我如何撩他》(苍羽唐圣宁)精彩小说目录阅读

女扮男装后,王爷手把手教我如何撩他柠青青

主角:苍羽唐圣宁
……且说前院这头,萧无心眼见梁太师想求见定国公主受阻,正担心着苍羽,却又不能表露,正是心急如焚的时候,又有几道慌张仓促的脚步从他们一行人身后传来,并着太监尖利的声音响起:“太师、太师……不好了!”梁太师是最重礼仪的,此刻见着那太监领着几个人火急火燎地冲过来,顿时蹙眉叱道:“早已吩咐,这里是殿下休憩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4 19:58:1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女扮男装后,王爷手把手教我如何撩他》小说简介

以苍羽唐圣宁为主要讲述对象的古代言情小说《女扮男装后,王爷手把手教我如何撩他》,是作者“柠青青”正在全力创作的一篇高人气佳作,故事中主要情节为:唐圣宁看了眼不远处的小楼,忽然淡淡地问:“那些驸马候选人可有出幺蛾子?”云醒眼底闪过一丝……

《女扮男装后,王爷手把手教我如何撩他》精彩章节试读

即使这筵席上不过是被抓来凑数的也多是官家子弟,却没几人会如苍羽一般地撸袖子呛声。。

梁太师见状,蹙眉起身打断了他们的争执,神色冷冷地道:“好了,诸位,赏花观景,美酒当前,不必起争执,这里终归是皇家筵席。”

卢飞立刻起身恭敬地行礼:“是学生鲁莽了,失了些分寸。”

见卢飞这般干脆地道歉,甚至没有找借口,梁太师脸色缓和了不少。

这里的不少人家子弟虽然未必想成为皇家的乘龙快婿,但是没有人想令桃李满天下的太师不悦。

家族荫封是一回事,但能入仕任实职却不是靠家族荫封就够了的,不少人还希望走科举之路入仕。

这也是为什么太后自己不出面,挑了太师出来主持筵席的原因——

逼得还对自己未来官途抱有希望,想要为家族挣得荣耀的驸马候选人,就不敢轻易在太师面前故意做出轻狂模样。

但这些人里可不包括苍羽。

所以,她自然是无所谓的,见梁太师面色冷淡,她便也只对太师拱了下手,嘴里却道:“今儿是看在太师面子上,不与你这破落户计较。”

卢飞冷笑一声,并不答话。

只是苍羽的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愈发给众人留下了她——粗鲁、粗鄙、无礼平白浪费了那张美少年脸皮的印象。

梁太师到底是经历了许多事的人,一会便面色如常地摸着胡须含笑道:“好了,既然是秋日赏宴,诸位不妨以这山水之色为题,赋诗接文,或者行飞花令如何?”

苍羽忽然举手:“学生倒是觉得这山色如诗,很适合饮酒舞剑。”

众人齐齐无语,还没有人在宴会上做这等提议的。

潘堂宇轻嗤一声:“苍二公子,你若是不会赋诗或者飞花令,只管坐着就是,我们可没有你那能扛马车的气力。”

在座的公子们皆忍不住低笑起来,笑声里难掩讽刺。

梁太师也蹙了眉,倒是慕勤见状,不忍苍羽尴尬,出声为她打掩护:“好了,诸位,咱们还是听太师的,咱们先各自先行以秋景赋诗罢。”

于是众人也不再把目光放在这位苍家二公子身上了,仿佛多看他一眼都是对自己的玷污,各自开始取了纸笔写诗做赋。

只是没有人看见苍羽垂下的清亮眸子里闪过放松与得逞的笑意,她暗中瞥了眼太师身后那面精致的百鹤飞云屏风。

她表现得这般“乡野村汉”,哪怕曾救过定国公主,应该也不会成了这些候选者的威胁眼中钉,更入不了太后和公主殿下的眼才是吧?

……

没有人知道这屏风用特殊的材料制成,屏风外的人看不见屏风后有没有人,但屏风里的人却可以清楚地将一切都看在眼底。

雪白高贵的人影在屏风后的红木雕花椅上静静地坐着,将酒筵之上的一切都纳入了眼底。

他的目光落在苍羽身上,精致的眼底闪过一丝莫测的光:“这厮倒是为了不当这个驸马,豁得出去的。”

“他竟半点不想着自己的前途,在太师面前这样失态。”风眠摇摇头。

这样的人,不是太蠢,就是太聪明。

唐圣宁盯着苍羽片刻,幽幽沉沉的目光仿佛猫盯着老鼠。

他忽然弯起唇角:“你说,若本宫直接下旨让他当这个驸马,他能活到跟行完六礼,拜天地的时候么?”

虽然看不见自家殿下面纱下的表情,但那声音里带着兴味的冷酷让风眠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殿下……这个苍羽到底是玉家最后的一点直系血脉。”

风眠虽然也很不喜苍羽那滑头的样子,玉大元帅当年曾立下不世功勋,几个子侄也都曾镇守边关,奋勇杀敌,也算是满门忠烈了。

唐圣宁冷冷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倒是个心软的。”

那道幽冷仿佛能浸入骨髓的目光下,风眠不敢再做声。

唐圣宁又将目光落在苍羽身上,

……

苍羽自己的戏份演完了,她只管坐在一边吃茶看戏。

且说这头,宴席上左一番吟诗作对,右一番飞花酒令,虽然大部分人都有些刻意不要表现太突出,但也有那真想抱得美人归的。

慕勤却是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竟隐隐跟卢飞两人有打擂台的意思,萧家的那个被放在庶子萧无泷则是在一边做和事佬。

苍羽本就看不惯卢飞那狗眼看人低的嘴脸,看热闹不怕事儿大,没事儿帮着慕勤对卢飞挑衅一番,气得他跳脚,一时间诗词上表现不佳。

慕勤确实是胸中有墨水,最后竟赢了飞花令的游戏,连诗词也被太师点评拔了头筹,生生压下了有第一才子之名称的卢飞。

着实把卢飞一行人气得脸色铁青。

如此这般也到了中场休息分,小太监们领着各家公子们分头休息更衣去了。

慕勤是四大世家的嫡出公子,自安排他单独的偏殿休息室,但苍羽却是没有的。

她自乐得清闲,跟着小太监往休息之处而去,正盘算着等会跟萧无心见上一面。

走到水边回廊上,却忽听的有人在她身后恶狠狠地喊她:“苍羽,你这无耻莽夫,给本公子站住!”

苍羽转头一看,卢飞领着潘堂宇正朝着她怒气冲冲地疾步而来,他们身后还跟着一脸担心的萧无泷。

“哟,卢大公子,找我什么事儿啊?”苍羽微笑抱着胸,好整以暇地问。

卢飞一步步逼近她,站定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冷冷道:“你这卑鄙小人,方才在筵席上是故意激怒我,好让慕勤在太师面前长脸是不是?”

苍羽挑眉:“你自己没有本事赢,倒是来怪我了?”

看样子,定国公主的权势还是吸引了不少不怕死的人啊。

“我家表哥一惯素有第一才子美名,若不是你这莽夫与慕勤勾结,刻意激怒他,他怎么就会输!”潘堂宇拿着扇子狠敲掌心,气得脸红脖子粗。

苍羽大眼弯弯,含笑道:“人说大丈夫泰山崩于眼前,面不改色,自己心胸狭窄,是个小人自然沉不住气啦。”

这几个不敢去找慕勤的麻烦,却来找她的麻烦,无非也是欺软怕硬的货色。

“你们若是不服气,只管去太师那鸣不平,来这找我有什么用,彰显你们懦弱无能?”苍羽嗤笑一声,转身就走,她懒得理会这些家伙

却不想,忽然一双手从背后猛地一推她:“你这莽夫在说什么,竟敢如此羞辱我!”

苍羽身处的这处回廊是没有栏杆的,她没料到卢飞竟敢在这里动手。

卢飞虽是公子哥,却到底是男人,怒极之下力气又大,出手极狠,苍羽毫无防备地被他猛然一推,整个人一晃就往水里栽去。

她本就有些畏水,顿时心头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