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新婚夜被强迫对待,这叫不近女色?
新婚夜被强迫对待,这叫不近女色?知乎后续免费试读

新婚夜被强迫对待,这叫不近女色?巫溪

主角:虞听晚谢临珩
太子谢临珩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多年来从未与任何女子亲近。建安二年,皇帝重病,太子掌权。为了见到母亲,虞听晚不得已求到了谢临珩面前。世人都说,太子殿下鹤骨松姿,矜贵独绝,最是温和宽容。曾经虞听晚也这么认为。直至一天夜里,他撕下所有温和伪装,将她逼到墙角,蛮横地抵着她后颈发狠深吻。虞听晚本能反抗...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4 18:45:5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新婚夜被强迫对待,这叫不近女色?》小说简介

新婚夜被强迫对待,这叫不近女色?虞听晚谢临珩这是一本及其优秀的一部作品!无论是从作者巫溪的文笔还是对人物设定,剧情设定,都能够让读者代入进去,精彩内容推荐:“刚才我去了一趟清月那边,由于你不肯见她,你家妹妹正在自己宫里生气呢。”谢临珩眼都没抬。就他这臭脾气,沈知樾也……

《新婚夜被强迫对待,这叫不近女色?》精彩章节试读

虞听晚眼前有一瞬的发黑。

她脑袋往后撤了一点。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大氅上极致的黑。

接着,是争先恐后钻进鼻尖的清冽雪松气息。

虞听晚愣了一下。

立即抬头。

正好和谢临珩垂眸看下来的目光撞在一起。

一个诧异,一个不动声色。

“有没有伤到?”他问她。

在这里碰见谢临珩,完全在虞听晚的意料之外。

尤其,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她轻垂下眸子,摇头。

“没有……”

说着,她往后退,想拉开距离。

谢临珩瞥着她的动作。

手掌不紧不慢地从她腰上松开。

虞听晚屏住呼吸,下意识道谢:“多谢皇兄……嘶!”

就在猛地往后退一大步时,钻心的疼痛骤然传来,她眉头霎时拧起。

谢临珩及时抬手扶住她。

只是这次,他扶的只是她手臂。

漆如深渊的眸,落在她脚踝上。

“扭到了?”

虞听晚脸上闪过痛色,很轻地抽了口气,“……好像是。”

被这一通眨眼间的变故怔得刚刚回神的岁欢,快速上前,想扶住自家公主。

手刚抬起来,指尖还没碰到衣角,就见素来不与人亲近的太子殿下弯下腰亲自将公主打横抱了起来!

岁欢刹那间惊得眼睛睁圆。

此时此刻被谢临珩冷不丁抱进怀里的虞听晚同样一脸懵。

她浑身不自觉地僵硬绷紧,慢动作仰头看向谢临珩。

“皇、皇兄……”

谢临珩没等她说完,中途打断。

“我送你回去,这里离你的阳淮宫很远,你自己走回去伤势会加重。”

他抱着她一路走去阳淮宫太过惹眼,虞听晚本就在宫中处境尴尬,不想再徒增是非,更何况,是和谢临珩牵扯过甚。

在他话音落地的瞬间,她就委婉地开口推辞。

可不等她说完,腰上束缚的力道明显重了两分。

对上他漆黑冰冷的眼眸,虞听晚话音止住。

谢临珩正要转身离开。

身后蓦地响起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

沈知樾拎着同样成为落汤鸡的谢清月,浑身湿答答地站在荷花池边上,撩起衣袍的一角一拧,“哗啦啦”的水成串落下来。

跟下雨一样。

“谢临珩!你这损友,动手之前不知道说声?”

谢临珩脚步一顿。

回头。

看了他和谢清月一眼。

神色不起波澜。

“你不是天天吹自己的身手有多好?这么浅的池子,捞个人上来,还能把自己弄得湿透?”

沈知樾凭白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有准备的情况下,他自然是滴水不沾就能把谢清月捞上来,

可刚才,他一心护着他心爱的玉萧,生怕它剐蹭在冰碴子上,这才耽误了捞人的最佳时机。

而谢清月这边,她一开始是想把虞听晚推池子里,结果虞听晚没掉下去,她自己摔了进去,弄得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干的。

再加上这会儿她同父同母的皇兄不仅不关心她,还极为亲密地抱着虞听晚,谢清月心中的愤懑当即涌到极致。

“皇兄!”她怒指着他怀里的虞听晚,“她把我推进了荷花池!你都不管吗?”

“不是你先有的害人之心吗?”谢临珩的眼神毫无温度地落在她身上,“我自己有眼,会看。”

说完,他不再停留。

也没管身后谢清月的愤怒,直接抱着虞听晚回了阳淮宫。

见自己皇兄抱着虞听晚就走,气得谢清月狠狠跺了跺脚。

恨声抱怨道:

“父皇为了她母妃冷落我母后,现在皇兄也为了她冷落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回想着刚才谢临珩为了虞听晚,二话不说将他扔进池子里,

再看着此刻谢临珩抱着虞听晚离去的背影,沈知樾心底渐渐多了两分凝重。

一旁的侍卫将玉萧送过来,沈知樾敛去心神,慢腾腾接过自己的萧,恢复了平时的懒散。

见谢清月冻得直打喷嚏,他看向侍女,“还不快带你们公主回宫换衣服?”

去阳淮宫的路上,岁欢诚惶诚恐的跟着后面。

直到踏进寝殿的门。

谢临珩掠过外面跪了一地的侍女和太监,径直抱着虞听晚去了内殿。

将人放在软榻上。

他问墨九:

“太医到了吗?”

墨九往门外看了眼,回道:“殿下,已经到了。”

虞听晚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身体。

试图拉开些距离。

谢临珩沉眸盯着她受伤的脚踝。

刚弯下腰,想看看她伤得怎么样。

还没碰到她裙摆,就见虞听晚立刻拢着衣裙,往旁边一躲。

他动作顿住。

眼皮半抬,看向她。

虞听晚抿了抿唇。

睫毛覆垂,轻颤。

“男女有别,皇兄,让太医来治就行。”

谢临珩没有说话。

静静看了她两秒。

随后,无声直起身。

指了几个侍女细心侍奉,便离开了阳淮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