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侯门闺香虐渣忙
书荒推荐侯门闺香虐渣忙(宁无忧陆珩)在线试读

侯门闺香虐渣忙空谷客

主角:宁无忧陆珩
前世,宁无忧是皇城最娇贵的侯门嫡女,却因君王多疑,宁安侯府一朝落魄,父母兄长皆遭流放,她则落入渣男手里,成为贪官污吏们的玩物,受尽折磨后,被活活烧死在铁笼里......重生后,宁无忧再也不让人拿捏她的命运......小白莲装柔弱构陷她,那便撕下她的假面具,白眼狼恩将仇报欺辱她,那便将他送上断头台,渣...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4 18:08:0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侯门闺香虐渣忙》小说简介

宁无忧陆珩《侯门闺香虐渣忙》是由大神作者空谷客写的一本爆款小说,侯门闺香虐渣忙小说精彩节选陆珩也对着林大人行了礼:“晚辈陆珩见过林大人、林夫人。”林大人笑了笑:“多年不见,陆珩都长这么大了,当年啊多亏了你父亲我……

《侯门闺香虐渣忙》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陆珩看了看木盒,才悠悠解释道:“太后娘娘虽久居深宫,但心系宁家,你与她亲近,她最是疼你,见着什么适合你的就给你集了起来,想等你觅得良人时,让你那良人亲手赠与你。偏偏宁家出了事,太后亲自求情也才只保下你一人,皇上龙颜大怒,她也因求情被禁足,这木盒是辗转了一番才到书院的,只是没想到太后看错了张铭润。”

宁无忧鼻子酸酸的,远在皇宫的太后也一直为她着想,只是那深宫大院却将太后困得牢牢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张铭润在太后面前谦卑有礼,安分老实,像是能护你余生的人。。”陆珩先前也和张铭润碰过几次面,见他仪表堂堂,举手投足里没有半点不合规矩的,属实没料到他是这种龌龊之徒。

无忧眉头皱起:“像是能护我周全的人?”

陆珩语塞,方才是不该多言的,他默默避开了无忧的眼神。

无忧眉头蹙得更紧了:“姑姑不会是要我嫁给张铭润吧?”

“嗯。”陆珩轻轻点了一下头,又及时纠正道,“不过好在看清了他的真面目,我这就回去跟父亲说说此事。”

宁无忧脸色这才缓和了些,以张铭润那无赖性子,肯定会找机会在太后面前反咬他们一口,倒不如先让他受到应有的处罚,免得日后麻烦。

见宁无忧眉间的怒气少了,陆珩道:“我这就下山,宁**好生休息。”

“好。”

陆珩临走前又交代道:“宁**且记住,你是太后护下的人,若有人再敢伤你分毫,那便是对太后不敬!”

无忧重重点头:“好!”

......

宁无忧转身抱着木盒朝着房间走去了,有人抬着木盆从她旁边路过,有人打开房门专门看看这个落破千金,有人指指点点,有人捂嘴偷笑......

她都视若无睹地穿过院子,踏进悠长的走廊。

到自己房门口时,宁无忧见里面烛火亮着,她目色下沉,单手将门推开。

馨儿正坐在梳妆桌前,头上插满了宁无忧的簪子发钗,脖子上带着珍珠璎珞,手上戴着白玉手镯,手里正拿着太后送宁无忧的金簪,对着镜子在头上找着合适的位置,可满头花里胡哨,早没了合适的位置。

宁无忧轻瞟了一眼馨儿,目光就落在了簪盒上。

馨儿回头看无忧,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被得意取代了。

“呦,宁**回来了。”

宁无忧走进去关上房门,馨儿拿着金簪起身走到无忧旁边显摆道:“你说这发簪戴在哪里好看呢?来,你给我簪上。”说着就把发簪递给无忧。

宁无忧伸手要接发簪,馨儿立马收了回去,她打趣道:“这些东西你也配拿?”

宁无忧笑意不达眼底地看着馨儿这小人得志的样,若早知是这样的结果,当初就不该救她。

十年前,前太子秦应心狠手辣,最爱把人放在猎场里猎杀,馨儿就是将被人贩子送进猎场的猎物,她当初见到宁无忧就突然冲出人群跪在无忧跟前,求宁无忧救她,宁无忧心软,出高价买下了她。

十年啊十年,养了个白眼狼!

馨儿完全没注意到无忧越来越冷的眼眸,她早就被宁无忧手里精致的木盒吸引住了,伸手就要抢,宁无忧闪身躲开了,馨儿刻薄道:“宁家都被抄了,你还私藏钱财,你不想活了?”说完又要去抢。

宁无忧再次躲开了:“这东西你若是碰了,你便活不过今晚!”

馨儿不屑一笑:“宁安侯倒了,宁家被抄了,你现在就是个人人嫌弃的罪臣子女,你还神气什么?”

“你来书院就学了落井下石,抢别人东西?”无忧冷声训斥。

南山书院是不允许带下人进书院的,馨儿能进书院都是宁无忧见她喜欢看书给她求来的机会,可她进了书院却忙着卖惨和拉帮结派,夫子教的东西是一点没学进去。

馨儿冷笑:“你让我来书院还不是为了让我照顾你起居!!”

在书院无忧都是遵从规定,自己的事自己做,从未使唤过馨儿,她还考虑到馨儿的怕别人看不起她是下人,曾提议过让馨儿喊她姐姐就行,不必以主仆相称,是馨儿自己坚持不能坏了规矩,宁无忧都无所谓就随了她,没成想这倒是成了馨儿在柳素染、林厌空面前卖惨的借口了。

事到如今,宁无忧也不顾及什么主仆之情了,她将木盒放在书桌上,馨儿以为宁无忧是怕了她了,伸手要拿木盒,可指尖才碰到木盒,就被无忧重重抓住手腕。

“我说过的,这东西你碰不得!?”宁无忧眼神寒如冰窟。

馨儿身子颤了颤,但想到宁无忧已是没有靠山的人了,又豪横道:“宁无忧,你能把我怎样?”

宁无忧不语,直接动手抓住馨儿的手臂,将她往后推倒在地,馨儿刚想起身,无忧按住她,抓着她的头发“啪啪”给了她两巴掌。

馨儿被打得晕头转向,回过神之后捂脸怒瞪宁无忧:“你敢打我!你不想见林公子了?”她最爱拿林厌空威胁宁无忧了,每次都能轻松拿捏宁无忧,屡试不爽。

呵!林厌空?

“我想不想见谁,何时轮到你指手画脚了?”说罢扯着馨儿的头发将馨儿往上提,馨儿疼得捂着头皮艰难地站起身来。

无忧打开门揪着馨儿快步穿过走廊,馨儿疼痛的喊叫声在长廊里回荡,她把馨儿甩到院子里,恰好柳素染的小团体就在院子里,她们一听到动静就围了过来,柳素染扶起馨儿,其他人逼近无忧,将无忧围在中间。

其他房间的人听着动静都跟了出来围观。

无忧扫视一圈,问道:“怎么,你们要仗势欺人?”

柳素染扶着馨儿走到宁无忧正对面:“宁无忧,你如今已然不是往日的宁**了,馨儿也不是你打得起的人了,在这里,你是最低贱的!做什么之前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配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