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叶薄欢苏执
主角叶薄欢苏执小说爆款《叶薄欢苏执》完整版小说

叶薄欢苏执叶薄欢

主角:叶薄欢苏执
我曾经是红遍大江南北的钢琴家,和京圈千金叶薄欢浓情蜜意。但后来她封杀我,让我沦落为一个外卖员。……京市,户外综艺现场。我刚刚接了一笔两百杯奶茶的订单,穿着外卖员衣服下了电瓶车,正要送去。就看到被粉丝们围在中间的林曳,和我老婆——叶薄欢...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1 20:59:4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叶薄欢苏执》小说简介

知名作家叶薄欢编写的《叶薄欢苏执》,是一部都市生活文,书中讲述了男女主角温叶薄欢苏执之间的感情故事,详细内容介绍:叶薄欢迈着那高贵的步伐离开了,像是厌恶我这个‘撒谎’的贱民。我要开锁进家,却看到门把手挂着碘伏绷带。拿下,默默进……

《叶薄欢苏执》精彩章节试读

我和妹妹都愣住。

妹妹先反应过来,慌忙解释:“我哥就是一个外卖员,绝不可能伤害到林曳那种顶级歌手。”

“警察同志,我哥才是需要帮助的那个人,你看他被催债的那些人打的浑身青紫……”

警察叹息一声,无奈拿出视频:“我这有证据,是林曳粉丝送来的视频,你们自己看吧。”

我颤着手,从警察那接来手机,看了视频。

视频里所拍摄的角度,看起来确实像是我故意把奶茶泼林曳身上……

我苦涩,妹妹还想替我辩解:“是林曳故意的,他这三年来一直欺负我哥……”

我满是青紫的手拉住妹妹,没让她说完。

没用的。

这三年,类似的欺负我受的够多了。

林曳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欺负我,不过是因为有叶薄欢撑腰默许。

叶薄欢是京圈千金,她要颠倒黑白太轻松了。

警察也只是依法办事。

大约是看我可怜,警察多嘴了一句:“当事人说了,只要你按照他的意思赔礼道歉,他就不会追究。”

我明白,这恐怕也是林曳想要折辱我的手段。

但我更不希望事情闹大,影响到我和妹妹的安全,只好低头跟警察认错:“好,我明天就去。”

……

翌日,我再次回到综艺录制现场。

不知道今天是在录制什么,地点在音乐教室。

林曳和叶薄欢依旧在。

因为昨晚被打,我满身青紫,衣服也遮盖不住。

眼角还肿着淤血,看起来依旧狼狈。

林曳眼底划过讥讽,但嘴上假模假样关心我:“苏执,你是掉下水道去了吗?这么惨,我原谅你好了。”

然而下一刻,叶薄欢冰冷的声音却响起。

“苏执,你不是说钢琴是你的灵魂吗,现在滚过来用您的灵魂给林曳赔罪,弹到他满意为止。”

我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伤口好像又撕裂流血,我想极力挺直腰,可想起妹妹哭着的脸庞,我又一点点弯下脊梁。

我慢慢坐在钢琴前,抬起我这双破败,曾被生生踩断的手,正要按下——

“慢着!”

叶薄欢却突然走来拽起我,皱眉:“你怎么搞的,手变成这副鬼样?”

她一出声,苏围节目组的人全都看过来。

“好恶心啊,怎么那么粗糙臃肿啊,三年前,苏执这双手不是还被赞美为上帝吻过的完美的手吗?

“啧,你看他浑身都是伤,指不定私下干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被人废了手。”

脏水全泼我头上,明明我才是那个受害者。

我咬牙,颤着身子想要离开。

叶薄欢却抓着我的手强按在琴键,顿时一阵嘈杂刺耳声。

“给我弹。”

她脸色恼怒,像是觉得我是故意弄一身伤扮丑,来她面前恶心她。

但没用的,因为我的手三年前就废了,弹不了钢琴了。

下一刻,砰的一声巨响——

林曳居然使坏,琴盖直砸我手!

手骨像是被夹断,我没忍住:“疼!”

吃痛抽回手,苦涩看向叶薄欢:“江**,我的手已经废的很彻底了,你满意了吗,我可以走了吗?”

眼泪几乎要在下一秒坠落,可我忍住了。

叶薄欢有一瞬动摇,但紧接着继续冷漠隔岸观火。

门口挤进来一人,是心急如焚的妹妹。

“哥!”

她跑来,握住我满是血污的手,红着眼眶看向叶薄欢:“你毁了他的名声,毁了他的信仰,你究竟要把我哥折磨到什么地步才满意?!”

苏妙怎么来了?

眼见着叶薄欢的脸肉眼可见黑了。

我慌忙起身,要妹妹和我一起走。

她性子直,指不定要得罪叶薄欢。

妹妹不愿,可在众人目光中,我忍着痛强拉着她离开。

回去路上,妹妹又哭出来:“哥,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啊?你就要一直这样被他们欺负吗?”

“这三年来,不论你换什么工作,叶薄欢都能想方设法作弄你……”

我心里痛苦至极,抱住妹妹:“对不起,是哥没用。”

三年前,我伤了叶薄欢的腿,她记恨我三年。

她折磨我没关系,但我害怕她拿苏妙开刀,所以一直卑微地小心活着。

爸妈早死,妹妹是我唯一的家人。

我一定得保护好她。

妹妹在我怀里哭了一阵,说要回家帮我包扎手里的伤。

我知道现在是她上班时间,不敢再耽误她,只说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

回到破旧单元楼,天色已经黑了。

楼梯道的灯忽闪忽闪,到了家门口,才发现叶薄欢居然站在那。

她脸上全是不满,连带着身上的旗袍都散发着通身寒气。

手里盘的白玉珠子,似乎都要捏个粉碎。

“你的手到底怎么回事?”

她是来关心我吗?

我偏过头,眼眸灰暗,手被琴盖砸得依旧肿得发疼。

如实相告:“三年前,我和你一起被绑架的时候,手筋就被绑匪挑断了。”

可下一刻,她的冷笑就打消我所有期待。

“那些绑匪只是要钱,怎么可能伤害你。”

我鼻尖酸涩。

我就知道,每次我要解释,叶薄欢要么不听要么不信。

我没再解释。

叶薄欢迈着那高贵的步伐离开了,像是厌恶我这个‘撒谎’的贱民。

我要开锁进家,却看到门把手挂着碘伏绷带。

拿下,默默进屋,全扔进垃圾桶。

可扔完,眼泪却再也憋不住,靠着墙无力坐下,头埋在膝盖无声哭泣。

我知道碘伏和绷带是叶薄欢留下的,我多希望她是真心要帮我。

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敢相信了。

有次我过生日,她买了蛋糕给我。

我很欣喜,我以为她不生气,原谅我了。

我吃完了她送我的整个蛋糕,很甜,可刚吃完就过敏导致休克濒死,被妹妹带到医院洗胃,九死一生。

叶薄欢知道我对花生过敏,故意让人在蛋糕里混入看不见也闻不到的花生粉。

这三年来她对我类似的玩弄太多了,一点点耗去我去她的爱意。

我不敢再信她,也不敢再爱了。

我哭的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身上的青紫又开始密密麻麻虫啃般作痛。

醒来,昏暗的灯光下只有我一人。

妹妹呢?

打开手机一看时间,已经零点,妹妹居然还没回来?!

不安和恐惧在心中盘旋,我急促打开屋门出去。

跌跌撞撞忍着身上的疼跑下楼,外面居然一道惊雷!

哗啦——幽暗的楼梯道拐角,一个木棒朝我脑门敲来。

砰的一声重响,我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