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玫瑰美人
玫瑰美人免费阅读全文,主角许歌周琛小说完整版最新章节

玫瑰美人素颜

主角:许歌周琛
【港城商圈大佬X明艳玫瑰美人】【婚恋+豪门+极限拉扯+占有欲强+暗恋成真+年龄差】许歌是港圈顶级大佬娇养长大的女人。她乖巧也骄纵。直到他的未婚妻出现。她被他亲手放逐国外。他说:“走吧,离开港城别再回来,别逼我亲自送你。”他给了她十年宠爱却又尽数收回。再见面。她红唇勾人:“躲什么,以前我都睡在你怀里....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4-06-11 20:54:3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玫瑰美人》小说简介

《玫瑰美人》是一部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作者是“素颜”大大,书中主角分别是许歌周琛,精彩情节概述:“小歌,怎么不和小.叔打个招呼?”许歌闻言微微抬了抬眼帘,睫毛似乎颤了又颤,像是惧怕,像是忐忑……

《玫瑰美人》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周子墨仰靠在沙发上。

直到结束,女人才拿着支票满足的离开。

卧室内的许歌听着外面动静结束后才慢慢睁开了双眼,想起威廉发给她的资料。

姚梦凡,十九岁,花季少女身怀六甲最后却死在了异国他乡。

一尸两命,F国警方以自杀结案。

幽灵侦探社,是她们在国外成立的组织团队,专门接手调查各种棘手案件。

一个月前侦探社收到来自女孩父母的求助,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查清楚女儿死亡的真相。

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调查显示,周子墨就是姚梦凡曾经交往过的对象,虽然只有短暂的两个月,即便水过无痕,也定会留下些蛛丝马迹。

所以姚梦凡肚子里的孩子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就是周子墨的。

更重要的是在姚梦凡离世前三天,周子墨也曾去过巴黎。

姚梦凡的死极有可能也和周子墨有关。

她要做的便是查清事实真相究竟如何。

许歌心里想着事情,虽然睡不着,但还是闭上了眼。

直到次日......

门外响起对话的声音,许歌才慢慢坐起身体,听清来人是谁后,她唇角缓缓上扬。

“你怎么还把那些女人带回家来?你就不怕被你爸爸和爷爷知道?”

妇人埋怨的声音响起,视线不停的扫向卧室的房门。

周子墨看了一眼房门,沉了眼眸,“妈,您先回去。”

陈茹闻言脸色顿时变的凌厉起来。

“你为了见不得光的小贱.人让我走?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你给我起来!”说着她就直奔卧室的方向。

周子墨额头青筋一跳,他不怕他往家中带女人被母亲发现,只是卧室里的人......

“妈!”

可惜还是晚了,因为卧室的门此刻已经被缓缓推开,许歌衣裙褶皱,长发凌乱,睡眼朦胧的出现在两人视线之中。

周子墨闭了闭眼,松开陈茹快步挡在了许歌面前。

陈茹在最初的惊愕过后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似乎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认错了人。

可许歌却忽然歪了头盯着周子墨,满眼诧异。

“你......子墨?”

周子墨忍不住在心底骂了一句,但他还是尽量的维持自己温和的语气。

“你先进去好不好?”

许歌似乎有些松怔,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里,于是她转头看向了陈茹,迟疑的叫了句。

“婶婶?”

陈茹顿时瞪大了双目,不可置信的看着几年未见的人,可如今却从她儿子的房间里出来。

她脸色青白的向后退了几步,狠狠盯着许歌。

“许歌!你为什么会在这?”

许歌皱了皱眉,似乎也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于是只能沉默。

可这副作态看在陈茹的眼中就是另外一种解释了。

陈茹急喘几声后转头看向客厅的垃圾桶,一脚将其踹翻。

周子墨脸色终于大变,厉声道:“妈,你做什么?”

陈茹盯着垃圾桶的一片狼藉,仿佛被刺痛了双眼,有些失控的吼了一声就朝许歌扑了过去。

“啊,贱.人,你和你妈一样,自甘堕落,下贱,你那个贱.人妈就知道勾引男人,勾引我丈夫,如今你又来勾引我儿子,贱.人!”

许歌受惊般的向后退了几步,“婶,婶婶,你误会了......”

周子墨将母亲牢牢抱住,扫了一眼地上的狼藉,眼中闪过一抹懊恼,早知道昨晚做完就该毁尸灭迹。

“妈,你冷静点,我和歌儿不是你想的那样。”

陈茹可听不进去任何解释,她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证据。

“贱.人,你勾引阿琛不成,如今就来祸害我儿子,你们母女到底想把周家毁成什么样才满意?”

“你这个不知羞耻,小小年纪就爬上自己小.叔床的**,谁准你回来的,谁准你出现的?”

许歌冷眼看着陈茹发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所以她早就能够冷静看待,仿佛一个旁观者。

或许一开始心里会难受,会痛苦,可如今的她完全不会。

陈茹一把推开周子墨,杨手就是一个耳光,“你这个不孝子,你是不是要气死我?你玩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非要玩她?她是你小.叔睡过的!你是捡破烂的吗?”

周子墨脸色有些难看,“妈,你别这么说她,你知道我一直都喜欢......”

‘啪’的一声,又是一耳光下去。

“你给我闭嘴!”陈茹气的浑身发抖,已经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周子墨有些紧张,但也不敢硬抢,“妈,你要干嘛?”

陈茹冷笑一声,“我给你爷爷打电话!”

“妈......”周子墨脸色发寒,双拳紧握,似乎是在克制。

而许歌眸光却是微微一闪,终于要来了吗?

“歌儿,你先走。”

许歌抬眸看了一眼周子墨,表情有些复杂,打算离开。

陈茹顿时瞪圆了眼睛,“贱.人你还想跑?”

陈茹出入是一直有保镖跟着,许歌最终还是没能走掉。

而是被人押上了车,前往周家老宅。

她被被拽下可车,衣服液还是昨天的,身上全是酒味,可依然遮挡不住她惊艳的美。

直到许歌被用力推倒在了地板上,这一次她没有立刻起身。

时隔四年再次踏进这里,模样还真是够狼狈呢。

“爸,许歌这个小贱.人竟然勾引子墨,两人昨晚竟然......这个贱.人偷偷摸摸的回来,一回来就爬了子墨的床,这事您说怎么办?”

周老爷子已经事前接到了通话,这会也只是盯着地板上的女孩看。

一时间除了陈茹的急促的呼吸声,气氛异常寂静。

周子墨忍不住上前将许歌扶起来,以保护的姿态揽住她的肩,第一次勇敢的和周老爷子对视。

“爷爷,您别听妈胡说八道,她太激动了,说的根本不是事实。”

陈茹气的正要开口就被周老爷子一个眼神给吓退,只能不甘心的闭上了嘴巴,可看着许歌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给千刀万剐了。

周老爷子眯了眯眸,看着始终不肯抬头不开口的女孩叹了口气。

“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小歌她怎么会在你那里?”

许歌像是有些紧张不安,不由往周子墨的怀里靠了一些。

周子墨见状低眸看她一眼,只好将她护的更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