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
抖音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by红果果在线阅读

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红果果

主角:陆安锦姬晏礼
身为雇佣兵团的顶级医护,陆安锦穿书了。穿成了怀有八个月身孕,被渣男贱女害死的倒霉蛋。占了原主的身子就要肩负起原主的仇恨,穿书之后,陆安锦不再逆来顺受!伤害她的,她要他们付出惨痛代价;算计她的,她要他们生不如死。她陆安锦主打一个有仇必报,强势碾压。可是,她也有犯愁的时候......“带着我的崽又出去跟...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1 20:53:1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小说简介

《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是作者红果果所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陆安锦姬晏礼,小说文笔清新,人物形象饱满,情节设定合理,小说摘要:陆晴霜上前挽住了柳氏的胳膊,将头靠在了柳氏的肩上,“姨娘放心,兆王对姐姐死心塌地的很,姐姐将来便是王妃,到时又何必把一……

《九千岁他疯批又恶毒,却实在娇媚》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捞上来!”

随着一声尖锐的嗓音,两个太监跳下水,顷刻就将一个昏迷的黄杉女子捞了出了河。

林公公伸手探了探鼻息,回身对着后面身形修长的锦衣男子道:“回禀千岁爷,人还活着。”

“**!**!”

被抓住的小丫头一下子甩开太监的手,噗通一声跪倒在女子身边,哭着说道:“九千岁,求你放过大**吧!大**心性纯良,这次只是一时糊涂......”

林公公满是沟壑的眼睛一眯,怒斥:“放肆,九千岁都没开口,你这个丫头就胡说八道!该打!”

下一秒,又重新被架回去摁在了地上。

“**,**你快醒醒啊!”梨香哭喊着,声音逐渐嘶哑。

陆安锦整个人被拖拽着,身体背部隐隐犯疼。

耳边的哭闹声不绝于耳,让她气息一动,直接猛地吐出了一口水。

头脑昏涨,她渐渐睁开眼,目光所及之处是满是石子的地面和一群太监模样的人。

她身上穿着一件黄色污浊的衣服,肚子高高隆起,看上去已经有七八个月的身孕。

陆安锦。

她喃喃,脑海里一片片不属于她的记忆如雪花般涌进脑海,让她头痛欲裂。

她穿书了,穿到她做任务前看的一本狗血小说里。

女主名为陆安锦,镇国公嫡女,虽然身份尊贵,但却是一个十足的草包,真心错付给了一个不爱她的男子,最后被害而亡。

原本以为自己腹中的胎儿是兆王的,但直到死了才知道,一切不过是他设下的骗局罢了。

而眼下的场景,就是因为原身爹逼迫她嫁给一个太监,聘礼都下了,她不从,以死相逼,所以直接跳了河。

虽然书中写她被救上来,但同时也因为她的反抗和自残,被九千岁囚禁在府邸五年。

想到这儿,陆安锦忍不住自嘲地勾了勾唇角。

她一个雇佣兵团的顶级医护,也算是在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如今却因为做任务时遭人陷害穿书到了一个没脑子的女人身上,简直天意弄人!

“**!**你没事就好了!”梨香见她转醒,声泪俱下。

陆安锦这才发现,梨香已经被架在地上打了十几大板,**后面也早已血肉模糊。

但即便是这种时刻,她依旧惦记的只有她。

她心中一动,吐掉了喉咙里再次涌出的河水,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

面前坐着一个身着殷红飞鱼服的高挑男子,他的面孔雪白,眉眼精致,饶是女子都比不了几分。

只是他眼位上挑,眼底噙着阴鸷暴戾的可怕气息,仿佛一说错话,就能被五马分尸。

“九千岁。”陆安锦挺着肚子上前,恭敬地喊了一声。

姬晏礼慢条斯理地将手中的杯盏放到了随从太监手里,抬眸一笑:“还活着,很好。”

陆安锦被他浑身的森冷气场震得有几分哽塞。

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好惹,也惹不得。

于是低眉顺眼乖巧说道:“不过是个丫鬟,九千岁大人大量,放了她吧。我会跟你回去。”

“回?回哪儿?是回你的镇国公府,还是回兆王府?”姬晏礼哑然失笑。

他给出的选项里,并没有自己的府邸,显然是在讽刺她。

陆安锦听了出来,舔了舔干渴的嘴唇,顿觉喉咙生涩不已:“我是九千岁的人,自然跟九千岁回家。”

周围的气氛顿时凝滞。

谁都知道陆安锦向来都看不上九千岁,不仅嫌他是个太监,还嫌他的脸比女人好看,这次更是投河也不愿意出嫁。

她这反话说的,妥妥在打千岁爷的脸啊!

林公公冷汗直冒,忙忙上来对着姬晏礼作揖:“爷,定是这陆大**撞到脑袋了,胡言乱语,要不还是寻个太医吧?免得又说出一些大逆不道的话来!”

“林公公,我很认真。”不等他开口,陆安锦便幽幽说道,“亲事是爹定的,聘礼也下了,就差八抬大轿迎我入门。不过差个形式,实则我已经是九千岁的夫人了,不是么。”

“放,放肆!都还未拜堂,怎就是夫人了!何况咱爷见你这般不愿,退亲了!今日不过是承了镇国公的恩,给你一些台阶下!你可切莫胡说八道!”

“可我肚里怀的是九千岁的孩子。”

陆安锦这话一出,周围的一切瞬间安静了。

“陆安锦!!”林公公吓得双腿发软,连尖叫声都不及平日有力。

“哈哈哈——”姬晏礼忽然肆意大笑起来,眼底的阴霾愈加浓厚,“好好好,真是精彩。”

他不紧不慢地拍着手,旋即手一抬,旁边的所有人都尽数退了下去。

就连梨香也被拖走,无声无息。

姬晏礼站起身,一步一步朝她逼近。

巨大的压迫感由远及近,最后落在了陆安锦面前。

他伸手粗暴地捏住她的下巴,周身散发着如同修罗般可怖的气息:“陆安锦,你知道胡言乱语的后果是什么吗?”

陆安锦浑身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她清楚知道这是来自原身对眼前男人的恐惧。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抬眸对上他那一双嗜血的眼睛,目光澄澈:“知道,可我并没有乱说话。倘若有些事九千岁忘记了,将来我慢慢帮你回忆。”

“陆安锦,你是在跟本座开玩笑?”姬晏礼定定看着她,仿佛像是要将她看透一般。

比起之前的无趣无脑,现在的陆安锦变得沉稳淡漠,而且......胆子也不小。

他舔了舔殷红的唇,笑得妖冶:“我朝太监的确可以娶亲,但你告诉本座,孩子从哪里来?嗯?”

“这城中无不知晓你与那兆王的关系,如今将本座生拉进来垫背,可知道后果?”

杀气铺天盖地而来。

在血泊中滚打生存下来的陆安锦对这种气息格外敏感。

他想杀自己。

可书中明确说了,这孩子不是兆王的,而是姬晏礼的。

对于她现在的处境而言,姬晏礼的身份地位,无疑才是对自己活下去最有利益的。

她是个重利益的人。

所以,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

更何况,她还知道他的一个秘密。

“千岁爷,”陆安锦突然扬起一个无辜而又真诚的笑,眨眨眼对着姬晏礼道,“你中毒未深,现在让我帮你还来得及,否则拖久了,命就没了。所以咱们不退婚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