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盛情难却:夫人又撩又难追
盛情难却:夫人又撩又难追小说(连载文)-叶锦星贺泽禹无广告阅读

盛情难却:夫人又撩又难追席宝儿

主角:叶锦星贺泽禹
一场意外她被当作小姐失了清白,回到男朋友家却又撞见他们相拥而睡,她绝望而狼狈的逃离出国。五年后,叶锦星带着儿子以作曲家身份回归,成为音乐界抢手红人,儿子自告奋勇参加小提琴大赛,勇夺第一,当场给她征婚。不久后,一个神秘男人找上门接受挑战。哄完孩子,男人直接把叶锦星抵到了角落里,“说,什么时候偷生我的孩...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1 20:06:2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盛情难却:夫人又撩又难追》小说简介

知名网文写手“席宝儿”的连载佳作《盛情难却:夫人又撩又难追》是您闲暇时光的必备之选,叶锦星贺泽禹 是文里涉及到的灵魂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漆凡你…我哪里不如她了,我哪里差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叶瑶一把扯掉她的头纱,气得像个疯子一样哭喊着。……

《盛情难却:夫人又撩又难追》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一个女孩主动到这种地步,男人若是有感觉,早就搂在怀里温存了,可是漆凡却推开了她站起了身,“瑶瑶,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叶瑶的眼底闪过强烈的怨恨,谁又知道这四年来,漆凡就没有再碰过她了呢?即便她次次主动送上门,漆凡也各种理由拒绝。

如果不是两家是世交,加上漆氏股市出问题,需要联姻拯救,就算她再怎么逼他,漆凡也不一定会娶自己的。

这一切都怪叶锦星,如果她死在了国外,漆凡就真得死心了。

可她不但没死,偏偏还回来了。

叶瑶只得忍下这一切,她想,只要明天举办完了婚礼,她成了漆凡的妻子,就一切尘埃落定了。

“那明天婚礼上见,漆凡,我爱你。”叶瑶温柔而深情的望着他的背影说。

漆凡没有回头,只是手里拎着一只酒杯的他,又喝了一口。

叶瑶满怀失望的出来了,不过,她痛快的想,漆凡一定不知道吧!他最爱的女人却给别得男人生了个野种回来了。

到底叶锦星生了谁的孩子?看那个孩子的发色和肤色,一定是个亚洲男性,说不定就是她在国外乱搞出来的。

连孩子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那种乱搞。

......

清晨,儿子还没有醒来,叶锦星已经工作了一个小时了,她伸了一个懒腰,摇晃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谱曲的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很需要灵感。

但她有信心能谱出动人的音符。

今天漆家大婚,在网络上,各大财经类频道上都在相继播送着,漆家可谓是在A市能排得上名的豪门,而叶家虽然不是豪门大家族,但父亲手里经营着一家国内品牌电梯上市公司,虽然平日低调,却也是财政稳定,资金充足的上升型企业。

叶锦星一早把小家伙送到了方半夏那边,方半夏迫不及待想要体验带孩子的感觉了。

而且,她也知道叶锦星和漆凡曾是金童玉女的事情,如今,前任和她的继妹结婚,最隔应的就是她了。

她的好姐妹是该过去好好找回场子了。

“来我的工作室,今天的你交给我来负责。“方半夏说道。

叶锦星把小家伙送过来,小家伙也很乖乖听话,不打扰妈咪去办正事。

在化妆间里,方半夏把叶锦星按到她平常的化妆位上,“我的专业化妆师早就等你了,我还给你借了一款超级漂亮的晚礼服,绝对能让你艳压新娘。”

叶锦星不由笑道,”我就是去喝个喜酒的。”

方半夏俯下身道,“那也不能让新娘子太得意。“说完,她端详着镜中这张脸,“锦星,你没出道真得可惜你这张脸了。”

镜子里的叶锦星,当真生得芙蓉面,凝脂肌,五官精致,美得很高级。

半个小时之后,叶锦星踩着一双高跟鞋,一袭银白色缎面晚礼服,上身是斜肩设计,胸前蕾沙面料缀着碎宝石,下半身是丝光布料,包臀,坠地,性感得恰到好处,柔美又高雅。

“确定要这样吗?“叶锦星无奈的看着方半夏。

方半夏满意的打量着她的杰作,打了一个响指,“完美,去吧!我的保母车等着你了。“

坐上方半夏的保母车,前往漆家名下一所七星级酒店,那是叶谣的婚礼地点。

一路上,叶锦星的思绪有些出神,但很快她拉回来了,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往前看,抚养孩子搞事业,至于男人。

这辈子不碰。

叶锦星故意选在婚礼快到吉时的时候入场,因为她只是过来喝个喜酒的,没打算闹事,漆凡娶叶谣也可以给父亲的公司打响名气,带来利益。

叶锦星刚迈步大厅,便看见电梯旁边站着一抹挺拔高大的身影,他也在等电梯,叶锦星站在他的身边,倏地。

男人看她,她也扭头看男人。

一双深邃似海,一双清亮如星,就这么碰触上了。

贺泽禹瞳仁微眯,很难得有让他眼光一亮的女孩了。

叶锦星瞳眸一睁,见鬼了,这男人怎么那么像她儿子?

电梯门叮得一声,男人修长的身影先一步进去,叶锦星也准备迈进去,倏地,有人突然踩住她的晚礼服裙尾。

等到身后那个男客人意识到踩到她的拖地裙尾时,立即松开脚,而叶锦星的那股往前力量立即倾斜。

“啊!”她扑向了电梯里的男人。

贺泽禹本能的伸手搂住她的细腰后退两步,他背靠电梯墙,而怀里的女人也是结结实实的搂住他的腰,脸蛋贴靠在他的怀里,亲呢暧昧之极。

电梯门关上了,刚才那个男客人尴尬的没进来。

所以,此刻,电梯里只剩下两个更尴尬的男女。

“对…对不起,冒犯了。”叶锦星立即扶墙站好,一张俏脸浮起一抹红晕。

贺泽禹骨节分明的手整了整偏移的领带,淡淡道,“没事。”

这时,电梯门打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下了电梯,此刻,宾客盈门,满朋高欢,吉时过去两分钟,新娘子挽着父亲的手臂已然入场。

叶瑶左右看着首席的那几张桌席,没发现叶锦星的身影,身着洁白婚纱的她,看着台上那个英俊温雅的新郎,她想,她的梦想马上就要达成了。

大堂里响起了神圣的婚礼进行曲,就在她一步一步走向了礼台的时候,那扇刚刚关上的大门,突然又被童生从两边打开了。

因为有贵客到达。

婚礼正在进行时,突然又打开的门,着实让宾客们感到诧解和纳闷。

谁这么不懂规矩?在这个时候打扰新人的婚礼?

漆红的大门外,一对比新郎和新娘更为出色的男女同时迈步进来。

贺泽禹和叶锦星。

台上的新郎漆凡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孩,他震惊得瞳仁瞠大,不敢置信他深爱的女人会在他的婚礼上回归。

叶瑶也转身怨恨的盯着叶锦星,她什么时候不来,偏偏在她要上台的时候来,她故意的吗?她故意要破坏她的婚礼吗?

叶锦星也没想到,她只是迟到而已,却不想直接成了百名宾客注目的对像。

而就在这时,她没有发现迈下礼堂的时候,有一小段台阶,她忽略了,所以看着前面的男人往前走,她也往前走。

直到脚下踩空。

“啊!”她一声惊呼,本能的伸手去挽某个男人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