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官场职场 > 驱虎英才
驱虎英才(萧峥陈虹)最新章节

驱虎英才笔龙胆

主角:萧峥陈虹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1 19:41:0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驱虎英才》小说简介

《驱虎英才》故事不断的发生转折,看得人热血沸腾,萧峥陈虹等人更是给读者很大的惊喜,不愧是笔龙胆所编写的作品,以下是《驱虎英才》内容:小月也有些诧异,时间过得太快了。她不由想起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说是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仿佛飞逝。……

《驱虎英才》精彩章节试读

萧峥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陈虹,是我。”

陈虹的声音却是淡淡的、冷冷的:“你要调动工作岗位的事情,怎么样了?”

陈虹是来问这个事情的!萧峥想起昨天在宋国明办公室的遭遇,很心塞。

但他不想告诉她这些,就道:“还在努力呢!”

“还在努力吗?你是不是去你们宋书记办公室,被赶出来了?”陈虹问道。

“你怎么知道……”萧峥忽然觉得这样回答不妥,忙改口。

“我去是去了,但没有被赶出来。”

陈虹道:“还没有被赶出来吗?宋书记都说让蔡少华把你‘领出去’呢!”

萧峥一下子明白了,陈虹之所以了解这些情况,又是蔡少华在嚼舌根了。

萧峥道:“陈虹,我希望你别听蔡少华胡说。蔡少华这个人,人品有问题,他对你的那份心思也未必是单纯的!”

陈虹却道:“萧峥,我不想听你说别人的坏话!”

萧峥有些不服气了:“到底是我在说他的坏话,还是他在说我的坏话啊?我可以告诉你,蔡少华之所以接近你们家,是因为你父亲最近提了农业局长,对他的提干有好处,蔡少华才会接近你的。”

陈虹道:“你看,你又在说人家坏话了。蔡少华就说过,你肯定会这么说他。”

萧峥愣了下,蔡少华这人果然够阴险,已经在陈虹面前说了这些话,让自己处于被动之中。

萧峥也不想多扯跟蔡少华有关的话题,就道:“陈虹,不管怎么样,还有五天时间!我还会努力的,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放弃调动工作岗位的。”

陈虹道:“随你便吧。”就挂了电话。

萧峥看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出神,他相信陈虹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只是她这个人有些没主见,有时候在她父母的说教下,会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萧峥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她真跟蔡少华在一起,只要蔡少华提干了,以后肯定不会对陈虹好到哪里去。

萧峥和陈虹是9年的感情了,他一方面不想就这么放弃这段感情,另外一方面他也不想她以后过上郁郁寡欢的日子。可惜,陈虹并不清楚他的心意。

都怪自己不够强,都怪自己没实力啊!打完了这个电话,萧峥也没有心情在山坡上待下去了。

他回到了镇**前面的小街上,在一家烟酒铺里买了一盒巧克力,一共六块,花了二十块钱。

萧峥心想,这钱一定得花。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饭时间了。萧峥走入了熟悉的**办,里面只有一个女生在,这个女生名叫李海燕。

萧峥知道她为了减肥,一般都不吃中饭。所以,这个时间段,应该就她一个人在办公室,正好可以说话。

萧峥将那盒巧克力在李海燕面前一放,说:“今天又不吃饭?”

李海燕一看巧克力,皱了皱眉头,说:“师父,你这是在引诱我啊?!你明知道我为了减肥,都不吃饭了,你还拿巧克力给我?”

萧峥说:“给人送东西,当然要送她最喜欢的东西啦。不吃饭,不就是为了能吃喜欢的东西吗?”

李海燕眯着眼睛想了想,道:“好像还真有点道理。”

她忍不住打开包装盒,拿出了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很是享受地咬了一口:“真好吃啊。”

萧峥在旁边看她享受地吃巧克力,也不说话。

李海燕过了巧克力的瘾,才看向萧峥问道:“师父,你已经好久没来**办了,今天不但来了,还给我送巧克力,肯定有什么事情吧?”

萧峥笑笑说:“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希望你能帮我留意一个事情。你在**办,从这窗口看出去,来来往往的人,你都看得到。”

李海燕朝窗外看看,说:“师父,你要我帮你看什么?”

萧峥道:“帮我注意一下,这两天县里有没有人来我们镇上?如果有的话,是什么级别的领导,以及我们镇上是什么领导接待?”

萧峥心想,“小月”既然答应了会找县领导调动工作岗位,或许就会从县里派人来协调这个事情。李海燕道:“就这个事情吗?”

萧峥想想又道:“你再帮我注意下,县里来的传真或者电话,有没有组织部或者人事局来的?”

李海燕点点头说:“没问题。我会帮你留意的。”李海燕管收发,要关注一下这些事情并不难。

李海燕比萧峥小,她来镇上工作的时候,萧峥是谠政办的副主任,对初来乍到的她,颇为关心照顾。

尽管后来,谠政办出了事,萧峥被调到了安监站没了职务,但是李海燕还是念着萧峥的情。

其实,李海燕一直觉得萧峥蛮帅的,尽管镇上的人都不大看得起现在的萧峥,可李海燕总是觉得萧峥还是蛮有优点的。

萧峥一听李海燕爽快答应,就伸手在李海燕的肩膀上拍了下,道:“好徒弟,太谢谢你了。”说着,萧峥就离开了李海燕的办公室。

拍者无心,但李海燕只穿了薄薄的裙子,当萧峥离开之后,她感觉肩头的皮肤上还留着萧峥的温度,脸上微微泛红。

萧峥刚走到镇**的大堂,竟然碰上了蔡少华。两人对视一眼,也不打招呼,就交叉而过。

蔡少华瞧萧峥是从**办走出来的,心中便存了疑惑,直接跑入了**办,问李海燕:“刚才萧峥来过了?”

李海燕瞧瞧蔡少华道:“是啊。怎么了?”李海燕其实有些小个性,并不怕蔡少华,有时候甚至敢给蔡少华脸色看。

因为李海燕做很多杂事,蔡少华还是得给她点面子,否则杂事就得自己干了。

蔡少华道:“萧峥这个人,很晦气,你以后少跟他接触。”

李海燕不以为然地道:“我们**办,谁都可以进进出出,他要来拿报纸什么的,我也没办法。”

蔡少华道:“反正你少搭理他就是了。他女朋友都看不起他,马上要把他甩了。”

李海燕一听,心头莫名多了一份想法,今天萧峥特意来给自己送巧克力,或许就跟他和女朋友分手有关系?

假如某天,萧峥来向自己表白,自己该接受吗?这么一想,李海燕的双颊,一瞬间灿若桃花,红得好看。

可一旁的蔡少华很不理解,奇怪地瞧着李海燕:“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李海燕忽然一怔,然后用手扇扇风,说:“房间里太热了!”

蔡少华道:“热,你就打空调啊!”

李海燕道:“你蔡主任不发话,我怎么敢打空调?”

蔡少华一听李海燕把自己当回事,顿时嘚瑟了,就说:“打吧,把空调打起来吧。”

接下去的几天,萧峥都在等着李海燕给自己打电话,送来好消息。

只要县里有领导下来,对萧峥来说就是希望!然而,李海燕那边却一直没有消息。

有一次,萧峥还专门打电话问李海燕,李海燕说,这两天县里都没人来。

李海燕说,这很反常,要是在以前,每个礼拜,总有三四天县里是有人来的。

这两天,很奇怪,好像县里的工作停摆了一般,文件啥的都少了。

萧峥有些失望,自己希望“小月”能帮到自己,恐怕还是想多了。

这天下班,萧峥又转到了**办,想再问问李海燕有没有新动静。

可李海燕已经走了。萧峥想走出去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又响起了熟悉的对话声,又是谠委书记宋国明和组织委员章清。

萧峥不想跟他们碰面,就躲入了**办的小仓库里。纸杯、茶叶和办公用具等都是塞在里面的。

萧峥刚躲入里面,就听到宋国明和章清进了**办。

只听章清道:“宋书记,县里新来的书记肖书记,您见到了吗?”

宋国明道:“还没有。那天会议之后,我本想去见,可县委办说肖书记有另外的安排。这两天我都在约,可县委办不是说肖书记忙,就是说她去市里、省里了,哎,到现在都没见到。”

章清略有抱怨:“县委办也真是的,其实应该早点安排您见肖书记啊!”

宋国明道:“谁说不是呢!不过,肖书记是个女人,总归难弄一些。”

章清却笑笑说:“宋书记这么有魅力,肖书记肯定也会对您留下好印象的。”

宋国明笑了两声,然后说:“车子到了,晚上我和县委办的人吃饭,你也一起吧。”

章清声音欢快地说:“好,谢谢宋书记。”

宋国明和章清原来是在**办等车的,车子一到他们也就出去了。萧峥这才从小仓库里出来。

萧峥回想宋国明和章清的对话,里面提到了肖书记,应该就是新的县委书记了。

令萧峥奇怪的是,镇谠委书记宋国明想要见肖书记,竟然没被召见。

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基层干部,镇谠委书记在萧峥眼中,已经是非常强势的存在了。

他没想到,宋国明巴巴想去见新县委书记,结果竟然被拒了。

刚才宋国明说,他等会要跟县委办的人吃饭,恐怕是去疏通关系了。

等到他见了新县委书记,恐怕还真能很快得到新县委书记的认可。

连萧峥都觉得,宋国明非但能力强,气场足,而且很会搞关系,这样的人很容易得到赏识。

萧峥又想起了“小月”以及她承诺的要替自己调动工作岗位的事情,不知“小月”认识的是什么人。

萧峥真希望,“小月”能早点帮自己办这个事情,晚了,等宋国明和新县委书记熟识了,恐怕到时候“小月”找了其他领导来说话,宋国明也不一定会给面子。

然而,又过了一天,还是没有任何自己的工作岗位将得到调整的苗头。

萧峥很想给“小月”打个电话问问,然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没要她的联系方式。

这时候,他才明白,其实他当时对她的承诺是不抱希望的。所以也没想以后要打电话问,所以联系方式也没要。

可现在,萧峥的心态却发生了变化。

在这个镇上,靠自己是真的办不成调动这个事情,靠别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帮助他。他剩下唯一的一张牌,也就是“小月”了。

可现在,他没有“小月”的电话,也不知道“小月”住在哪里,要找也不知去哪里找。

萧峥无奈,只能悻悻然地回到了宿舍。

距离萧峥与陈虹父母的约定只剩下三天时间了。

如果三天之后他仍然无法调动工作,那么,他只能跟陈虹分手了。

九年的感情付之东流,还有陈虹姣好的容貌、迷人的笑容和柔韧的身材,也都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

如果这段感情失败了,萧峥都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

可很明显,他现在除了等待,根本无能为力。

到了下班时间,萧峥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是李海燕的电话,萧峥一阵激动,难道有什么好消息吗?

萧峥立刻接起了电话,问道:“海燕,有情报?”

李海燕却道:“不是啊,我想问你,晚上有人给我安排了相亲,师父,你说我该不该去?”

萧峥一听是这档子事情,跟自己需要的“好消息”没半毛钱关系,心头黯然。

但是,相亲的事情,又事关李海燕的婚姻大事,作为“师父”,萧峥不得不关心。

他就问:“对方什么条件?”

李海燕道:“也是公务员,据说是县财政局的。”

萧峥想想道:“单位是不错,不过还是要看人的。”

李海燕听萧峥没有敷衍自己,似乎还真为自己在考虑,脸上微微笑了笑:“师父,那你说我该不该去?”

萧峥道:“既然没见过,见一见也无妨,但第一次见面,吃饭的时候不要喝酒,不要一起去看电影,不要去黑灯瞎火的小巷……”

李海燕道:“为什么?”

萧峥道:“容易被人占便宜的地方,都不能去。”

李海燕的脸上笑容更明显了,可见“师父”还是很在乎自己的。

她说:“好吧。不过,你放心吧,今天我去不了了。”

萧峥一愣:“为什么?”

李海燕道:“刚刚接到县委组织部的一个通知,明天要来推荐干部。今天晚上要打电话通知所有镇机关事业单位和村干部来参加明天的会议。”

推荐干部?

萧峥心头一惊!

难不成是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