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她是与他没有血缘的孤女,唤他小叔
《她是与他没有血缘的孤女,唤他小叔》快手热推温宁陆晏辞免费阅读

她是与他没有血缘的孤女,唤他小叔晏清清

主角:温宁陆晏辞
她是与他没有血缘的孤女,唤他小叔,却被他视为掌中之物。他是权门继承人,却为她布下天罗地网,步步为营。十年前她踏入陆家的那一刻起,一生已被锁定。她被人欺凌想要报复,他不动声色的纵容她复仇。她从小无依,想要宠爱,他编织爱网,任其在网中沉沦。却没想到,有朝一日,掌中物脱离了掌控.....她爱的人却是别人!...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1 18:26:0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是与他没有血缘的孤女,唤他小叔》小说简介

《她是与他没有血缘的孤女,唤他小叔》里面的内容这本小说是晏清清出的,主角是温宁陆晏辞,主要讲述的是:质地优良的白色衬衣勾勒出男人劲瘦的腰身,黑色西裤包裹着一双长得没有边际的大长腿,清冷矜贵又气势迫人。……

《她是与他没有血缘的孤女,唤他小叔》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也是这样的夏日蝉鸣。

女孩羞怯的眼神和汗湿的鬓角,和那个午后重叠在一起。

这三年来,每晚入梦,搅得他夜夜燥热难安。

陆晏辞磨了磨指尖,感觉刚才女孩碰过的地方开始发烫,连空气似乎都变得躁动起来。

不过,他很快收回目光,仍旧是冷沉尊贵的模样:“进去吧。”

温宁顿时松了一口气,像得了赦令一般夺路而逃。

她当然看不到,车上男人如野兽一般掠夺成性的目光。

进入陆家大院后温宁才发现,不仅是陆家人全来了,陆晏辞从前的朋友也都来了。

那群**个个身份显赫,陆晏辞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温宁不止一次见识过他们的荒谬行径,只得打起十分的精神避开这群人。

可是,一副女主人派头的沈兰玉不肯放过她。

“我不得空,你把这些酒给你小叔送过去。”

温宁拒绝不了,只得硬着头皮进了房间。

房间里觥筹交错,一片纸醉金迷。

一身淡蓝色连衣裙的温宁站在门口,就像一朵清新白玫瑰混进了刺玫瑰中一样扎眼。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她。

即使灯光幽暗,仍能看清她乌发红唇,媚骨天成,连头发丝都带着美貌。

尤其是那一身冷白的皮肤,在淡蓝色裙子的映衬下,白得勾人魂魄。

短暂的惊艳过后,有人嗤笑出声。

“小三爷,你家的小养女,几年不见长大了,看起来蛮好吃的嘛。”

陆晏辞也没想到她会进来,他眉心微不可蹙的皱了一下,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

“吃了陆家几年饭而已,谈不上什么养女。”

他声音很冷淡,就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风轻云淡就划清了和温宁的关系。

同时,也把温宁从陆家的关系网中剔了出去。

温宁心微微下沉,手紧紧的抓住托盘。

陆晏辞和从前一样,知道用什么刀子扎人最疼。

她没有直视陆宴辞。

此刻即使他坐着,她站着,她也觉得他是在俯视她,她的姿态低到了尘埃里。

迎着这些人审视和不屑的目光,她把酒放在了桌子上:“小叔,你们的酒。”

陆晏辞的目光在她嫩藕般的小腿上停了一秒,然后微眯起眼睛,声音里带着一丝冷意:“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所有人都用看好戏的目光盯着温宁。

温宁觉得自己像是在太阳底下被扒了衣服一样难堪。

她几乎将唇咬得出血,放下托盘后快速的退到了门外。

身后传来一阵阵起哄的声音。

“小三爷,干嘛那么无情,好歹是个小美人,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小三爷,让她下来喝两杯,反正没姑娘陪酒。”

温宁指尖轻颤,原来,在陆晏辞和他朋友眼里,她和陪酒女差不多。

她没再继续听下去,迅速的离开。

室内,陆晏辞握住酒杯的手顿了顿,似笑非笑的道:“想**别在这里发疯,晚点去酒吧,那里什么类型都有。”

那人不知死活,继续起哄,“她反正也不是陆家的人,能陪我们喝酒,是抬高她的身价。”

“啧,腿不错,又白又细,缠在腰上应该挺销魂。”

陆晏辞笑了笑,没说话。

但丝丝戾气却从那冷冰的眸子里泄了出来。

他突然站起来,抓起桌子的酒瓶,直接砸在了那人的脑门上。

酒瓶碎开,那人头上开了瓢,暗红的酒液混着血,流了一地。

所有人都惊呆在原地。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站起来,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一切,“小三爷,这......”

陆晏辞扯了扯衣领,漫不经心的开口:“这么好的酒都堵不上他的嘴,挺扫兴的。”

他的声音风轻云淡,就好像刚才那个暴徒不是他本人。

“可是,小三爷,他是过来给您接风的,您怎么......”

陆晏辞拿过纸巾一根一根的擦拭手指,表情极淡,但眼里的寒意让在场人都打了个寒战。

“陆家地界上的东西,哪怕是一条狗,也轮不到别人来放肆。”

他刀子般的凌厉的目光划过那人的脸,“滚!!”

那人被砸懵了,一身狼狈,顶着血淋淋的脑袋,不敢抬头。

虽然都是**,但陆晏辞是里面最顶端的存在,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

那人甚至不敢去抹掉糊在眼睛上的血,颤抖着道:“对不起,小三爷,是我唐突了。”

陆晏辞扔了纸巾,转身出了房间。

他一言不发,但身上凛冽的寒意却比刚才的行径更让人觉得可怕。

有人扶起了那人,低声道:“你走吧,从后门走,别坏了他今天的兴致。”

温宁在自己的小房间躺了一会,打算离开。

哪料刚出门,就看到陆晏辞站在二楼楼梯口,正慢慢的往下走。

她身子一顿,想要回房间,却来不及了,陆晏辞已经看到他了。

她一手握住门把手,一手紧紧抓住包包,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进还是退,只得靠在门上,不自然的唤了一声“小叔”。

陆晏辞看着头顶小小的发旋,一步一步向她走去。

她望进陆晏辞的眼睛,不自觉的想要后退。

那双眼睛无比冷寂,望向她时,顷刻间,她就觉得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瞬间,时光仿佛倒流到十年前。

也是这样湿热的夏天,她被小姨领到陆家大厅。

陆景礼的儿子和女儿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小狐狸精,将她的行李如数扔到门外。

耳边充斥着小姨的哭声,她无措的捏着自己的裙角,感觉被全世界抛弃了。

直到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陆西洲,陆雪,你们的礼仪老师就是这么教你们对待客人的?”

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温宁抬头一看,那个瞬间让她记了一辈子。

中式低奢的别墅里,陆家旋转楼梯的尽头,站着一个少年,白衣黑裤,清贵逼人,脸更是好看得过份。

他迈着修长的腿从旋转楼梯上慢慢往下走,整个人仿佛融进灯光中,美得像是一副刚出世的油画,惊艳了温宁年少时的贫瘠时光,

沈兰玉扯了扯温宁的衣服,低声道:“这是你小叔陆晏辞,也就是景礼的弟弟,快叫小叔。”

温宁低着脑袋不敢直视他,只觉得胸腔颤抖得厉害,过了好久,她才用小猫一样细弱的声音低低的唤了一句“小叔”。

陆晏辞轻淡的“嗯”了一声,掠过她向外走去:“以后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了,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和管家周叔说。”

他声音清冷,好听得要命,温宁呆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

直到门外传来哈雷摩托低沉的引擎声,她才惊觉陆晏辞已经走远。

后来在很久的一段时间里,温宁都以为陆晏辞是个好人,直到有一天她跪在他面前疯了一般求他,他却无动于衷,只用居高临下的眼神冰冷的看着她。

那时候她才幡然醒悟,陆晏辞从未对她有过怜悯。

陆晏辞这样的人,哪里会是什么善男信女,他本身就是从腥风血雨中长出来的恶之花,强取豪夺的事看多了,干起来也就得心应手。

她究竟有多傻,才会以为陆晏辞是个好人?

陆晏辞很快到了她面前,盯着她,眸色又深又暗,“你从陆家搬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