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被抹杀后,我成了男主白月光
热文被抹杀后,我成了男主白月光小说-主角沈醉严蓁蓁全文在线阅读

被抹杀后,我成了男主白月光梅子雪

主角:沈醉严蓁蓁
这是我攻略沈醉的第九次失败。系统在我的耳边宽慰我不要慌,第十次失败才会被抹杀掉。但我累了,眼泪滑过我脸颊的同时,也割碎了我的心,碾得粉碎。我用力把眼泪向上拂去,平静地对系统道:“不想再有下次了,太痛了,你直接抹杀我吧。”“蓁蓁,还有一次机会呢。你都攻略到这了,过了这个琳琅,他得偿所愿登上帝位,再也不...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4-02-22 17:33:1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被抹杀后,我成了男主白月光》小说简介

精彩小说《被抹杀后,我成了男主白月光》,由网络作家梅子雪编著而成,书中代表人物分别是沈醉严蓁蓁,讲述一段温馨甜蜜的古代言情,故事简介:还没走近,娇俏婉转的声音就传入了我的耳朵。“沈郎真是坏死了,昨天人家怎么求都不肯放过人家!”“那还不是琳琅真的太……

《被抹杀后,我成了男主白月光》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我违背了铁律

终究我没有做到老师临行前殷殷叮嘱的不听不看不接触,免得违反三大铁律之二的不得对这里的“人”动情。

我简单治疗了失血过多昏过去的少年,然后叹了口气,取出了一颗特效药,给那个被他藏在柴房的老叟服下。

第二日,我便出门雇了些村人葬了尸体,重新打扫了这院落。

大约真的是如今这个世道杀戮遍地,村民们似乎对一夜死如此多人并不感到惊讶,只是麻木的干着活,然后争先恐后的向我要钱。

第三日,在我失了仆从,饿得不行,不得不胡乱做饭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过了我手里的锅铲。

少年似乎很擅长此道,他一边添柴,一边翻炒,还能一边笑着同我说他叫沈醉,那位老叟是他的爷爷。

沈醉第一天就做了满满一桌子菜,不是那种按比例精确**的菜肴,但却出乎意料的好吃。

虽然我还是因为胆怯自己会犯铁律很少和他说话,不愿意和他接触,但是他却似乎并不在意。

除却每日替他爷爷擦洗身体,喂药,他就是变着法地逗我开心。

春日里他会替我抓回软软的小兔子,编织好看的花环,夏日里他会给我做冰酪,剥莲蓬,带我去田间抓萤火虫,秋日里他带我去海边捡贝壳,抓石蟹,冬日里他会替我堆各色的动物小雪人,酿新曲酒......

一轮的寒来暑往,沈爷爷的身体渐渐康复了七八,我慢热的性子也慢慢对他们依赖信任起来。

又是一年的七月节,沈爷爷一双巧手替我梳着飞天髻,他那苍老的声音配着牛郎织女的故事听得我几乎入迷。

院子里早在前一天就被我们三人挂满了灯盏,沈醉正拿着蜡烛在挨个点亮。

门外的沈醉,半隐半现在柔和的灯光里,鸦羽般的睫毛,白净的脸庞,高挺的鼻梁,不点而红的嘴唇,灯盏摇晃,晃进了我的眼里。

故事讲完了,髻也梳好了。

按照沈爷爷和沈醉的坚持,我也和这里的姑娘一样拜起了月神。

拜完月神,我撒娇要吃冰酥花,沈爷爷却笑着作势要敲我的头,虎着脸道:“我们小丫头前次葵水时,不还疼得哭天喊地说再不食冰冷寒凉了嘛,今日怎么又作怪起来?”

我讪讪躲避着沈爷爷的眼神,只是小声嘟囔道:“只用几口,含热了食用,应该是不妨事。”

这还没争辩完,沈醉已经拿着他亲手编的兔子灯塞进了我手里。

“行了,小馋嘴,和我上街吃糖葫芦行不行。”

街上的人熙熙攘攘,脚踩脚,肩挨着肩,沈醉却始终紧紧地拉着我的手。

我眼馋地看着街上琳琅满目的美食,但却因印银机在大火中被损坏而囊中羞涩。

沈醉眼见我如何都不肯走过甜水摊时,只得无奈地摇摇头,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便掏出了他贴身的几个铜板。

我“咕咚咕咚”几口就喝了精光,他细心的替我擦去嘴角的水渍,然后笑着问我要不要去买糖葫芦吃。

他宠溺的笑好像三月的春光,那样的深邃和温柔,我几乎要被吸进去。

但是当我眼稍瞟见他因为打猎卖钱而被野狼咬得伤痕累累的胳膊,我鬼使神差地摇了摇头,只是央求他托我起来去看花魁娘子在灯楼的表演。

到了那一年的冬日,格外的冷,雪连着下了两个月,大地上白茫茫一片。

我们三人的吃食渐渐也成了问题。

我几次想拿食物压缩胶囊,却被系统死死按住。

“蓁蓁,你别犯傻,这可是违反三大铁律的!被执行者发现后果不堪设想!而且这些胶囊食物他们的身体也不一定能适应。”

系统一遍遍地在我耳边念叨,甚至偷偷藏起了我的迷你仓,只肯每日给一颗我吃的胶囊。

可是眼见沈爷爷因为饥饿而渐渐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我别无他法,只能每日走更远的路和沈醉到处去找树根草皮。

夜里,沈醉喂完爷爷一碗树根药,突然拉着我问道:“蓁蓁为什么我看你几乎什么都没吃,却好像并不怎么饥饿。”

沈醉充满质疑和满是期待的眼神让我几乎说不出话。

我愣了一会,才按照耳边系统编的回答,说是因为我自小吃得少,吃得好,底子比较厚吧。

那一夜的沈醉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他失望的情绪好像要溢出来,我被吓得几乎不敢多说什么。

接连几日沈醉好像明里暗里都在指责我藏私,希望我坦白,态度冷淡得厉害。

我只能每日走得更远,找得更久,希望弥补我们之间的嫌隙。

直到几日后,沈醉破天荒的带回来了一袋馒头和一大块羊肉,他说我们这么饿下去大概是没出路了,只能他去前线搏命,换口粮食了。

临走前,他缱绻地看着我说:“蓁蓁,如果可以,我真的想一辈子陪着你。”

他的眼神诚挚而又灼热,我几乎不敢直视,沉默了良久,我只是讷讷地说:“你肯定会平安的。”